推薦

《樓上畫家》 一代宗師

相片由澤東電影提供  
相片由澤東電影提供  

當《一代宗師》殺入奧斯卡最佳外語片九強之際,標準影迷也曾在能力有限的網絡上瘋狂傳達這個喜訊,而我那惡毒的戲劇導師則笑語:瞧您這般熱心,還以為是您拍的電影。 說的也是,雖然《明報周刊》的阿俠說這可能不是王家衛最差的電影,標準影迷卻一直認為《東邪西毒》和《2046》可能是王導更好的電影。 回想《一代宗師》在戲院上演的第二天清晨就沐浴更衣迫不及待選定IMAX超大銀幕身歷聲不被爆谷騷擾而又有眾多王粉聚集的早場,專心觀賞。 從葉問那一橫一豎的雨中功夫決鬥開始,上過「金樓」見識武壇霸主的真正內涵,再識男女主角因比武而結出的一段未了緣,接著國破山河大時代的來臨,又遇上宮二家族門派的巨變,再來一場中國電影從來未見的火車站決鬥場面,蒙太奇細膩動人直逼愛森斯坦的《波特金戰艦》,風雨中一個一個時代過去,二人歷盡滄桑重逢香江,章子怡黃金夕陽中對梁朝偉輕吐一句「我心裡有過你,可也只能到喜歡為止……」,鄰座觀眾已淚如雨下……既有兒女私情的對白,也有氣勢磅礡的哲理「習武之人有三階段,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所有最精彩的對白,都讓章子怡小姐一個人說光了。

梁朝偉的「一橫一豎」功夫論,畢竟不及一句「都說人生無悔,那是賭氣的話,如果真無悔,該有多無趣」。不論宮二小姐是否王家衛在眾多一代宗師們中最得寵的一位,肯定章子怡在電影《一代宗師》中是最有生命的角色。
這部金雕玉琢的功夫電影和天馬行空的《東邪西毒》與《2046》迥然不同,一時間標準影迷也不知如何反應。
影片秉承了幾乎所有王家衛電影元素,唯一欠缺的就是苦澀令人思考不清的留白。標準影迷開始陷入一個自我批判鬥爭的漩渦,開始思考王導以往種種令人迷醉的重複。
《2046》中章子怡的白玲就是鞏俐在《愛神》中的華小姐,二位花旦分庭抗禮各有千秋百看不厭。《阿飛正傳》、《花樣年華》、《2046》中三個蘇麗珍四種不同身份的重複,更是電影中的文學,令人回味。那就更加別提《重慶森林》和《2046》中男主角分別為躺在床上的林青霞與劉嘉玲脫高跟鞋,鏡頭重複。還有對白重複的張國榮梁朝偉,分別在不同影片中問張曼玉劉嘉玲的姓與名,答案同樣是「為什麼要告訴你」。
至於林青霞在《東邪西毒》中,十餘分鐘內二度唸出「我是堂堂大燕國的公主,慕容家的小姐……」語氣一則以怒一則迷幻,是為王氏最短距離最快重複之戲劇高峰。
筆到此刻,您開始懷疑標準影迷是個孤芳自賞所謂的鑑賞家,自以為能人所不能,卻不能接受平易近人賞心悅目的王家衛。

憑什麼只有你才能解開《東邪西毒》中桃花的秘碼和《2046》樹洞與手指的奧妙?你不知道在你之前已有多少人討論過這些問題。你不是說王家衛喜歡重複自己,難道你看不出章子怡講「我在最好的時候,遇見了你」和張曼玉在《東邪西毒》的「我最好的時間,他不在身邊」也有種互通的重複?你以為自己真是王家衛肚裡的蛔蟲?
宮二回憶父親說過:「學武千年,不在乎一招一式,而在意整個武林。」宮二來到了香港,看到街道武館招牌林立,對葉問說了一句:「原來,武林已在這裡。」你說是多大的諷刺,中國千年的武學居然盡在九龍深水?大南街。導演趙良駿卻以為這話在提醒人們一段被人遺忘或從沒注意的歷史。說是那刻,他極為感動。你這標準影迷怎沒感覺他人所見?

不知是哪位影評人說話:藝術是少數人的專利。這句話真了不起!標準影迷你真以為自己就是那少數人?可以享有專利?你就不能容忍王家衛變得大眾。
你不但自大,更且天真。江澤民不是這樣形容你們香港人:very simple, sometimes naive。
確實像電影文化交際花王小弟所說,《一代宗師》是王導演和觀眾距離最近的電影,幾乎沒有人說看不明白。直截了當,只有喜歡或不喜歡,結果是絕大多數的喜歡。
台北名媛伊麗莎白太累女士毫不客氣說《一代宗師》太過造作,但是補上一句「我就是喜歡那過分的造作」。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意見,太累女士居然一連看了三場。
至於蘇富比拍賣總裁程壽康則更加激動。說是對白既富民國情懷,又不牽強,既浪漫又工整。其中「憑一口氣,點一盞燈,有燈就有人」更是一絕。他說不太明白點燈為何要有氣,有燈有人又怎樣?但是聽起來就像有什麼大道理,多麼哲學,多麼高級!肯定不明白的大多數人都不敢承認。壽康先生是該片最佳宣傳,在戲院一口氣看了五次。

經過壽康先生這麼一說,標準影迷又在那「氣」字中找回王家衛的電影元素,譬如說梁朝偉花了加許多時間練出的詠春,怎麼在影片中不露全相?原來那些功夫已形成一股只可以感覺到的「氣」,串流在影片中每一個畫面,與《東邪西毒》中的盲劍客自不可同日而語。至於苦練八極拳終而成師的張震,八卦拳最後宗師的王慶祥,張晉的馬三,金樓中客串出現的盧海鵬劉洵張智霖等等又等等,當然不能不提美麗穿著豹子皮高領大衣不發一言而又正式學過普通話的葉問夫人宋慧喬……
看慣王導以往的沒骨寫意畫作,驟看艱苦煎熬十年籌備四年攝製的工筆鉅作,標準影迷應該自我檢討,是否應選擇另一心態迎接此一巨變?觀點一改,《一代宗師》居然輕舟已過萬重山,數個版本看過,愈發入戲。
您現在明白,標準影迷決不是所謂鑑賞家,只是一個會犯錯的影迷。以往說過,做影迷真幸福,雖然有時會為了偶像而過分癡心或傷心,但是更有權力不負責任地改變自己的看法。昨日之惡可成今日之喜,分分鐘轉軚。不像可憐的影評人們,背負著滿口仁義道德,前言必須配對後語。
開竅後的標準影迷,看到中國版Bazaar用「十冠之后」來形容宮二小姐的章子怡,興奮之情自不在影片入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九強之下。更何況3D版即將面世。
王家衛這沒完了的武林故事,春風吹又生。

作者
知名電影導演,近年再執筆寫作,
前著《少年遊》、《西藏行》、《美麗傳奇》等,新作《楊凡時間》及《花樂月眠》。最新作《楊凡電影時間》。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會員《壹訂友》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