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坦白講》躲債 躲成隱形人

阿財 57歲,桃園市 租賃車司機
阿財 57歲,桃園市 租賃車司機

我們兄弟的名字裡都有個「財」字,我想我爸媽是種田種到窮怕了,希望子孫免種田、能發財。我國中畢業就出來賺錢了,我記得好清楚第一次當工人,第一個月領到薪水六百元,那時覺得六百好多啊!窮慣了,也不知道怎麼花錢,我把錢都存起來,心想:六百加六百一直加下去,好日子不遠了。

退伍後,我給某立法委員開車,錢更多了。跟著老闆幾年,我的眼界大開,吃穿越來越挑。有一次國中同學會,我帶大家進入當時一般人不能進去的碧海山莊吃飯,那種被大家羨慕的感覺,說真的,滿爽的!趁著身上有點錢,我開了間小店,夏天賣冰,冬天賣肉圓、肉粽,好日子沒幾年,九○年代開放產業外移,本來常大宗訂購的企業都跑到大陸去了,收入越來越差,我開始轉跑計程車,也開始辦信用卡。本來辦卡是想說方便,也是趕流行。前面好幾張卡,都是銀行人員拜託我辦的,信用額度一直增加,我從沒想過那個甜頭其實是毒藥。十幾年前,我老婆被倒會,我只好刷卡去還被倒的會錢,為了還卡債,只好再辦另外一張卡、辦信貸…,本來我還會繳最低應繳金額,直到有一天,我發現十幾張卡每個月要付的錢都快二十萬了,我還要繳車貸,到底要怎麼還?只好擺爛啊。我的房子早就過戶給大哥了,反正政府查不到我名下任何財產,我也不用繳稅,銀行催繳打我手機也沒用,號碼早就換掉啦,我有時候想:對政府來講,我這個人早就不存在了。欠銀行的錢可以不還,但欠親友的錢我每個月還是多少會還一點。為了還錢,我跑車跑得很勤,每天睡不到五小時。兩年前,我累到小中風,終於休息了一個月。我現在身體很差,但還是拚命跑,小孩今年終於考上公立高中了,我會撐著,等他上大學,我就可以放心去死了。

撰文:王錦華 攝影:李智為 設計:簡崇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