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點就報

〈移工與惡的距離4〉飛越千里見「家人」  空姐二探返鄉移工

【看〈移工與惡的距離〉專題全文】

「我相信台灣有不好的雇主,但也有很好的雇主,只是我們在新聞上看到的都是負面的事情,說移工在台灣遭受不公平的待遇。」曾飛往印尼探視移工的作家李牧宜有感而發的說著。 

談及印尼人對於台灣的印象,李牧宜說:「其實傳回他們的國家多半也是負面消息,當我去到印尼,跟當地村民互動時,他們對我們的到來很驚訝,他們會覺得『天啊!我們以前聽到台灣都是不好的雇主,怎麼會有台灣雇主對我們隔壁鄰居的小孩這麼好,願意來到印尼?』。」 

一句承諾促成印尼行

除了作家身份,李牧宜先前還有一個職稱-空服員。她坦承年少時也對移工保有距離感,「一直到我上飛機工作,實際去服務來自東南亞的移工,看到他們在被服務時的不安全感,才瞬間有一種感覺,『我們不都是一樣的人嗎?』。」 

換個角度思考,李牧宜與來照顧外婆的移工安妮建立起姊妹般的情誼。2016年,安妮期滿準備回國,促成李牧宜和媽媽的「千里探親」之旅。 

「安妮要回家的前幾天,一直說她等回家的這一天等了三年,每天都在盼這天,但突然要回去又覺得很不捨。」李牧宜突發奇想,「我跟安妮說,『會不會有一天我去印尼找妳』,她一聽立刻大笑,回說『姐姐,要不要我跟妳分享我是怎麼從印尼家鄉來到台灣的?』。」

李牧宜(左一)與媽媽廖敏夙(右一)前往印尼探視曾到李家幫忙的移工安妮(右二)和伊卡(左二)。(李牧宜提供)
李牧宜(左一)與媽媽廖敏夙(右一)前往印尼探視曾到李家幫忙的移工安妮(右二)和伊卡(左二)。(李牧宜提供)

原來,安妮跟爸爸騎了十二小時摩托車,從家鄉騎到雅加達,再從雅加達搭飛機來台灣。李牧宜聽完有點傻眼,卻因此更好奇安妮究竟來自怎樣的地方?生活的環境又是如何? 

經過二個月的計畫,李牧宜和媽媽果真飛到印尼。「我們先飛雅加達、再飛到日惹,和安妮會合。」她們一開始跳上車時很興奮,但開了三、四個小時的車之後,已經二眼發直,「最後更從一般的柏油路,開到泥巴地,前後大概開了八個多小時才抵達安妮家。」  

生氣媽媽而跑走的女孩

李牧宜母女的到來,在安妮的家鄉造成轟動。「我們隔天睡醒,發現安妮家的客廳已經坐滿來看我們的人。」貴客遠道而來,甚至讓安妮的爸爸必須在門口發號碼牌,李牧宜說:「如果我沒記錯,好像還有人帶雞鴨來當見面禮。」 

更讓李牧宜印象深刻的是,當地生活品質與台灣的落差,「當地用水大部分依賴井水,我和媽媽每天都得在井邊刷牙洗臉。」當初安妮因覺得台灣電鍋好用,特地帶了一個回印尼,但李牧宜到了當地才發現連電鍋都派不上用場,她說:「當地電力不足,只要安妮一用電鍋,全家的電力就跳掉了。」

原來,安妮跟爸爸騎了十二小時摩托車,從家鄉騎到雅加達,再從雅加達搭飛機來台灣。李牧宜聽完有點傻眼,卻因此更好奇安妮究竟來自怎樣的地方?生活的環境又是如何? 

經過二個月的計畫,李牧宜和媽媽果真飛到印尼。「我們先飛雅加達、再飛到日惹,和安妮會合。」她們一開始跳上車時很興奮,但開了三、四個小時的車之後,已經二眼發直,「最後更從一般的柏油路,開到泥巴地,前後大概開了八個多小時才抵達安妮家。」  

生氣媽媽而跑走的女孩

李牧宜母女的到來,在安妮的家鄉造成轟動。「我們隔天睡醒,發現安妮家的客廳已經坐滿來看我們的人。」貴客遠道而來,甚至讓安妮的爸爸必須在門口發號碼牌,李牧宜說:「如果我沒記錯,好像還有人帶雞鴨來當見面禮。」

更讓李牧宜印象深刻的是,當地生活品質與台灣的落差,「當地用水大部分依賴井水,我和媽媽每天都得在井邊刷牙洗臉。」當初安妮因覺得台灣電鍋好用,特地帶了一個回印尼,但李牧宜到了當地才發現連電鍋都派不上用場,她說:「當地電力不足,只要安妮一用電鍋,全家的電力就跳掉了。」

「但因為實際到過印尼,才發現我過去都用台灣人的角度去解讀移工的感受。」三年後,李牧宜有了第二趟印尼「探親」之旅。「安妮回去後,換成安妮的同學伊卡來家裡幫忙,後來伊 卡也要回去結婚,於是我和媽媽決定再次啟程。」 

由於無法趕上伊卡的婚禮,李牧宜母女特地選在開齋節再次前往印尼,並和伊卡、安妮一起過年。她們也前往探視目前正在台灣李家工作的賈娜家人,「我跟媽媽看到一個畫面同時眼眶泛紅,就是賈娜家人在和台灣的賈娜視訊時,賈娜的女兒卻生氣跑掉,因為一個四歲的小女孩真的沒辦法理解媽媽為什麼要離家去賺錢。」李牧宜在旁看得揪心,卻也更加感受到移工們的無可奈何。

第二任移工伊卡返家後,李牧宜和媽媽再次前往印尼,並和伊卡的家人一起度過開齋節。(李牧宜提供)
第二任移工伊卡返家後,李牧宜和媽媽再次前往印尼,並和伊卡的家人一起度過開齋節。(李牧宜提供)

不一定要和移工變家人

二次的探訪行程,讓李牧宜母女成了許多人心目中的雇主典範,然而,她卻有不一樣看法。

「我真的不希望我們跟移工成為家人的故事,變成台灣移工跟雇主關係唯一的典範,也覺得雇主和移工不一定要成為家人,畢竟每個家庭都有各自相處的模式,只要打開心去溝通,就是一個好的開始。」她認為,目前被聽到、看到的都是極端的例子,「也許我們需要聽到更多『中間』、『正常』的故事,只要讓這群的數量變多,就能消泯掉那些不好的極端例子。」 

看待移工時,先入為主的觀念少一點,標籤少一點,是李牧宜對台灣雇主的建議,「讓更多事情正常化,就能建立更友善的移工環境」。 (撰文:謝祝芬)

更多壹週刊新聞

●〈移工與惡的距離1〉踢爆違法買工費橫行  移工被剝兩層皮

●〈移工與惡的距離2〉為養失明母親 他賣地來台卻換來一身債

●〈移工與惡的距離3〉來台10天被雇主趕走  她為賺回20萬仲介費逃跑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