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點就報

〈公墓裡的男童1〉不甘被分手 同居人酒後虐殺10歲童【壹點就報】

高雄覆鼎金公墓改建之前的歷史相當久遠,可追溯自清朝,有主、無主的先人都有,據殯葬管理所估計,地面上的有主、無主墓地有1萬6千多門,地面下更多,估計堆疊6萬多具遺骸。

坊間一般都認為,墓地聚集大量陰氣,所以人們不會閒閒沒事跑去那裡;雖如此,卻成了學生們試膽的地方,常有「白目」的屁孩跑去試膽,卻卡在墓區出不來,發生鬼打牆事件者時有耳聞,直到今日,各種靈異之說仍在人們口中流傳。

2004年1月底,眼看就要過農曆年了,但那幾天夜裡卻格外不平靜,騎車或開車經過公墓的民眾,常聽到公墓裡的野狗集體吹狗螺,加上天氣寒冷,讓路過的人直打哆嗦。

當年的小年夜,有民眾趁白天時去掃墓,畢竟快過年了,幫祖先打掃一下房子,讓祖先也能過個好年,卻遠遠飄來一陣屍臭味,走近一看,竟發現大批野狗在啃食一具屍體,屍體軀幹上肉幾乎被啃光,景象駭人,嚇得連滾帶爬逃離現場,衝下山向警方通報此事。

2004年小年夜,高雄覆鼎金公墓被發現一具10歲男童遺體,被大批野狗啃食。(繪圖:壹週刊)
2004年小年夜,高雄覆鼎金公墓被發現一具10歲男童遺體,被大批野狗啃食。(繪圖:壹週刊)

「那是非常偏僻的地方。」時任高雄市警局三民二分局刑警方崧榕回憶,發現屍體的地方是覆鼎金公墓內一條小路的叉路,平常根本沒有人會來,即使他本身負責當地刑責區,也不曾來過。

「肚子、骨盆都是中空的,都被野狗啃光了。」方崧榕說,那景象很恐怖,屍體疑似是小孩子或身材嬌小的女性,被咬得稀巴爛,還有蜈蚣、蟲子在上面爬,軀幹的肉被啃光之外,四肢也被啃到有一塊肉、沒一塊肉的。

「你是誰?」「你怎麼會在這裡?」各種疑問在員警心中盤旋,有現場員警分析,或許是撿骨師在作業,但這也不合理,撿骨通常是在死亡多年之後,骨頭上不會有肉。警方百思不得其解,僅有的線索就是死者身上所穿的條紋上衣,及一件普通的褲子。

三民二分局通報轄下各派出所,查看是否有失蹤的兒童或女性,必須先查出身分,才能確認是否為一樁命案。派出所員警拿著死者衣物逐一詢問失蹤人口的家屬,其中一名蔡姓女子一看到衣物,立刻痛哭失聲,說那是她10歲兒子的衣服,兒子在8天前失蹤,至今沒下落,再見面時卻成了一具被野狗咬爛的屍體。

警方追查後發現,10歲男童母親的同居人鄭春中涉有重嫌,於是將他逮捕。(圖:蘋果日報)
警方追查後發現,10歲男童母親的同居人鄭春中涉有重嫌,於是將他逮捕。(圖:蘋果日報)

警方調查,蔡女是一名單親媽媽,平日在釣蝦場當清潔工,經濟狀況不佳,而且交友單純;兒子更是單純,除了上學之外,連補習也沒有,同儕就只有同學,到底是誰殘忍奪走幼小的生命?

經查,與母子倆最親近的只有男子鄭春中(時年46歲),他是蔡女的男友,是一名工地的工人,身材魁梧,平常做人不錯,但他有一個缺點,就是酒品不好,喝酒前、喝酒後判若兩人,酒醉時瘋瘋癲癲,有時連自己在做什麼也不知道。

鄭春中有一次酒後向蔡女求歡不成,竟動手毆打蔡女及男童,蔡女不捨兒子被打,她認為:「你打我就算了,竟然還打我兒子。」不打算原諒鄭男,於是一狀告上警局,鄭男因此被警方送辦。蔡女為了保護兒子,決定跟鄭春中分手。

鄭不甘「被分手」,某天晚上在夜市碰到10歲男童,竟挾著酒意找男童麻煩,對他呼了一巴掌,導致男童頭部撞上路旁硬物,當場昏厥,鄭男非但沒有將他送醫,還把他放置在機車腳踏墊上,載往覆鼎金公墓丟包,最終鬧出人命。

但這僅僅是鄭春中單方面說法,根據法醫驗屍報告,10歲男童卻是遭到虐殺。(撰文:楊逸宏)

更多壹週刊新聞

●〈公墓裡的男童2〉螺絲起子插腦門 棄屍荒野任狗啃

●〈公墓裡的男童3〉凶咒罵屍體不認罪 蟲卵鐵證判無期

鄭春中落網後僅坦承毆打男童,導致男童頭撞到欄杆而昏厥,否認殺人。(繪圖:壹週刊)
鄭春中落網後僅坦承毆打男童,導致男童頭撞到欄杆而昏厥,否認殺人。(繪圖:壹週刊)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