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檔案

〈老司機帶路〉嘉義水上三線路千歲團 無齒70歲阿嬤下海討生活【嘉義水上三線路】

嘉義縣水上鄉台一線龍德村附近,早期是交通要道,人稱「三線路」,南來北往的貨車司機常在此處休息,然而,男人的汗臭,需要女人香來調和,休息變成「QK」,逐漸形成風化場所,曾於1970至1980年代豔名遠播。

「月色照在三線路…風吹微微,等待ㄟ人,那沒來…」貨車司機口中哼著老歌「月夜愁」。

但這首歌的三線路並不在嘉義,而是在台北,但嘉義的三線路更有名,且豔名遠播。司機們愛唱月夜愁,但心裡一點也不愁,他們是要去爽的。

水上鄉三線路的兩旁,早期是私娼聚集處,多屬掛羊頭賣狗肉,客廳是一般卡拉OK,裡面暗房卻是在搞性交易,俗稱「開查某」,司機們有事沒事就去「路過」一下。

嘉義縣水上鄉台一線龍德村附近,早期是交通要道,人稱「三線路」,曾於1970至1980年代豔名遠播。(圖:壹週刊)
嘉義縣水上鄉台一線龍德村附近,早期是交通要道,人稱「三線路」,曾於1970至1980年代豔名遠播。(圖:壹週刊)

已經取老婆的有婦之夫,或者未婚的小夥子,都喜歡到這裡來,他們白天開大車,晚上開查某,這裡的女人不會瞧不起他們的工作,也不會排斥他們的汗臭,因為大家都是賺一口飯吃,大家都是基層民眾,是庶民。

「就是這條路,兩邊都是啦!」小魚開車載著《壹週刊》採訪團隊,隆重介紹當年紅極一時的三線路私娼寮,她是衛生稽查人員,曾在三線路一帶進行性病防治、抽血驗血等工作,經驗長達11年。

加上她是土生土長的嘉義人,對三線路私娼寮有深入研究,她說,這些店家通常登記為美容業、餐飲業等,客廳都是正常營業,不會大喇喇搞性交易,畢竟前方不遠處就是水上派出所,總要給警察一個面子。

出來賣的女人大致可分為兩種等級,一種是「千歲團」的阿婆級,年紀最大的有70歲左右的阿嬤,價格當然比較低;另一種是越南籍、大陸籍等外配組成的「外籍軍團」,通常是失婚的外配,為了養兒育女才拋棄尊嚴下海賺皮肉錢。

嘉義水上派出所就在「三線路」附近,因此讓店家不敢太囂張,多屬掛羊頭賣狗肉的方式在做情色生意。(圖:壹週刊)
嘉義水上派出所就在「三線路」附近,因此讓店家不敢太囂張,多屬掛羊頭賣狗肉的方式在做情色生意。(圖:壹週刊)

「我曾遇過一個資深女士,外表看起來約4、50歲,實際上已是7旬老嫗。」小魚說,這名女士臉上雖然有點歲月痕跡,但是穿細肩帶上衣,皮膚好,白拋拋、幼迷迷,粉嫩到一度找不到抽血的血管,而且笑容可掬,但一張開嘴巴時,才知道她牙齒掉光了。

「那年我32歲,我的歲數,就是阿嬤的年次,她32年次。」小魚說,換算下來,這位阿嬤當年已經70歲,但燈光昏暗之下仍有朦朧美,只是嫖客們如果得知她的年次,不知會不會後悔?原本抬頭挺胸搞不好會變成垂頭喪氣。

阿婆級的店家,當年有兩家,每一家都十多名女性駐點,加起來近千歲,雖然吸引不了年輕男子,但許多在地的老頭子很喜歡光顧,畢竟大家年齡差不多,喝起酒來比較有話聊,如果有性需求,5、6百元就可以解決,經濟又實惠。

一名不願上鏡頭的7旬老頭子告訴《壹週刊》,他是送瓦斯的工人,以前常常載瓦斯去私娼寮,當然也是私娼寮的常客,且幾乎每一間都去過,當中他最喜歡一個沒牙齒的女性,因為口技一流,吹起來很爽。

這名瓦斯阿伯講的女性,極有可能是稽查人員小魚所說的細肩帶阿嬤,但畢竟是10年前的往事,阿嬤大概也已經退休了,無從考證。

瓦斯阿伯雖然不肯上鏡頭,卻大方分享他數十年來的戰功,還說最近幾年警察會來抓,所以很多私娼轉為個體戶,他大方介紹2、3個幼齒的要給記者,表現得相當熱情;但當記者表明身分後,瓦斯阿伯嚇了一跳,急急忙忙跑走了。(撰文:楊逸宏)

曾在三線路一帶進行性病防治、抽血驗血等工作的衛生稽查員小魚,娓娓道來當年三線路的熱鬧風華和所見所聞。(圖:壹週刊)
曾在三線路一帶進行性病防治、抽血驗血等工作的衛生稽查員小魚,娓娓道來當年三線路的熱鬧風華和所見所聞。(圖:壹週刊)

更多壹週刊報導
〈老司機帶路2〉大學生茶室當會計 晚上兼差怕得病
〈老司機帶路3〉男客極樂茶室 她只能摸手指頭插針頭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