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檔案

林韋君 陶喆 戀火狂燒 3天夜奔男家【壹週解密】

會了掩人耳目,林韋君還刻意將車子停到要走七分鐘路程的停車場。
會了掩人耳目,林韋君還刻意將車子停到要走七分鐘路程的停車場。

台灣壹週刊自18年前創刊以來,踢爆過不少名人,報導過許多勁爆內幕,這幕後有許多精彩的故事,即日起每週三為讀者一一解密。

2007年陶喆與林韋君兩人在夜店In House的聚會上經由朋友介紹認識,當晚兩人互留電話後,陶喆就對林韋君展開追求。不過,礙於林韋君一直是狗仔追逐目標,兩人認識後,從原本還會與友人相約用餐,到後來進入「兩人世界」,兩人的互動也隨之神祕。

也因為林韋君和家人同住較為不便,所以約會模式多半是入夜後,由林韋君到獨居的陶喆家約會,絕不外出,更不會在其他地方碰面,兩人小心翼翼,就是怕「遭人目擊」。而兩人熱戀的消息,卻是陶喆向友人得意透露,才悄悄流出。

2007年八月一日晚上九點,本刊在陶家附近直擊,穿著低胸爆乳小背心搭配牛仔短褲的林韋君,熟門熟路走進陶家巷內,她先在樓下以手機聯絡,隨後陶家公寓大門自動打開,她隨即進門。過了約三個小時後,凌晨零時一分,只見林韋君頂著一頭像剛睡醒的凌亂頭髮,匆匆走出陶喆家,邊走邊以手順頭髮,走到約七分鐘路程外的光復停車場,開著她的BMW座車離去。

第一天,林韋君在陶喆家待了3小時後,凌晨零時一分,頂著一頭像剛睡醒的凌亂頭髮,匆匆走出陶喆家。
第一天,林韋君在陶喆家待了3小時後,凌晨零時一分,頂著一頭像剛睡醒的凌亂頭髮,匆匆走出陶喆家。

陶喆在與朋友餐後返家時,還東張西望地檢查是否有狗仔駐足。
陶喆在與朋友餐後返家時,還東張西望地檢查是否有狗仔駐足。

林韋君一身低胸爆乳裝,用手遮著嘴鬼祟地快閃入陶喆家。
林韋君一身低胸爆乳裝,用手遮著嘴鬼祟地快閃入陶喆家。

解密一:如何證實兩人在家約會?

據本刊觀察,陶喆家是四層樓的老舊雙併公寓,每層只有兩戶人家,而與陶喆同住二樓的住戶,因與一樓打通,而將二樓的門封死,以致二樓僅剩陶喆出入,三樓其中一戶被分割成兩戶,故共有三戶人家,但都早早熄燈就寢,而四樓兩戶打通且正在裝修,顯然林韋君來探訪的不是別人,正是陶喆。

林韋君又再度來到陶喆家樓下,她戴了頂卡車帽,還刻意壓低帽簷,一講完電話就推門進陶喆家。
林韋君又再度來到陶喆家樓下,她戴了頂卡車帽,還刻意壓低帽簷,一講完電話就推門進陶喆家。

隔天在陶喆家又待了3小時,林韋君戴著卡車帽不出樓下大門時,還刻意壓低帽簷。
隔天在陶喆家又待了3小時,林韋君戴著卡車帽不出樓下大門時,還刻意壓低帽簷。

隔日晚間七點十分,陶喆獨自回家後,近午夜十一點四十分,林韋君又再度來到陶喆家樓下,她戴了頂卡車帽,還刻意壓低帽簷,一講完電話就推門進陶喆家。又是待了三個鐘頭,在三日的凌晨兩點三十八分,林韋君「準時」地下樓,再度一頭亂髮,以小跑步到陶喆家的巷口,才把避人耳目的卡車帽摘下,她趕忙開車,還逆向駛離該處,返回位於民族東路的住所。

 

八月七日零點二十七分,懷疑被狗仔盯上的林韋君這回卻像餓虎撲羊地坐計程車,幾乎以跑百米速度衝入陶喆家,似乎說明了她對投入新戀情的不顧一切。直到本刊七日中午截稿前,都未見林韋君步出陶喆家。

解密二:如何拍到關鍵鐵證?

陶喆家前的巷子無法臨時停車,使得狗仔沒有絕佳的取景角度,而且也容易暴露身份。幾經思量,只好使用小型攝影機,才順利拍到三度夜訪陶喆家的林韋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