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點就報

〈慾望酒店3〉酒店女都敗金? 經紀解密:當婊子賺更快【壹點就報】

胡黎相當注重自己的外表,什麼衣飾配什麼妝容,都會仔細與化妝師討論過。
胡黎相當注重自己的外表,什麼衣飾配什麼妝容,都會仔細與化妝師討論過。

酒店經紀人胡黎蹬著高跟鞋喀喀喀,穿梭人群間。她過著吸血鬼的生理時鐘,晝伏夜出的夜生活,別的酒小姐因為日夜顛倒生病,胡黎不會,她捂嘴著呵呵笑:「嘿,我適合夜生活,比較不會生病,白天曬到太陽,免役系統還會莫名其妙下降喔。」

為防止小姐被其他經紀「洗」走,酒店經紀都會親自到店裡走走,我們來到北市一間便服店,午場時間客人不多,她先熟門熟路和幹部打一圈招呼,迎面一個長相頗韓系美男的少爺走來,她也調戲一下:「我們家小姐很喜歡你欸!」

「我很大聲講啊,我想做便服店,可是沒辦法嘛」,早期便服店不接受小姐有刺青,胡黎嫁了黑道老大,礙於阿嫂身份也沒辦法做,「我常看到我們家妹妹,比較厲害的一個月賺30幾萬,我都想,我帶你們這些小蘿蔔頭幹什麼啊,一個月賺沒幾萬塊經紀費,我自己下現場賺比較快。」

胡黎八大職涯一晃眼十多年,她的慾望事業,從一開始的視訊公司、酒店經紀、情趣用品,在北市知名酒店也有入股,「但跟老一輩比起來,在這個圈圈我還是嫩草啦。」她講起不同時代,酒店小姐迥異的眾生相。

胡黎覺得自己比較適合夜生活。
胡黎覺得自己比較適合夜生活。

早期酒店業,不像現在因應不同客群、消費,衍生便服、禮服、制服店等不同形式玩法,「以前只有酒家,那種那卡西、圓桌,酒女在旁邊陪你吃飯,比較高檔的會用榻榻米。」她突然賣起關子:「你知道以前大哥為什麼都不太穿襪子嘛,因為踩在榻榻米上,打架的時候會跌倒啊!」見我一臉不信,胡黎再強調一次:「唉唷,真的啦!」

那時候,酒女與黑道老大,就有著微妙的共生關係,「酒女債還完要上岸,碰到不好的媽媽桑,就把她關在套房接性交易,所以酒女都會尋求和黑道大哥在一起,不要說做正宮啦,只要在一起,媽媽桑就比較不敢欺負她。」

胡黎18、19歲進入酒店業,台灣社會百業蓬勃,酒店發展成包廂型式,是白花花鈔票賺不完的黃金年代,「那個時期酒店就三種女孩子,第一種她很快速,進來半年就賺幾千萬,之後馬上搬家,電話、戶籍地址都換,從此改頭換面,這種是最聰明的;第二種,就像我這種人,我們不會上岸了,就留在這個圈子,平常也很少露面,我是因為還有在做YouTube,比較愛玩。」

第三種,也是對酒女普遍的迷思,「大家最愛渲染,載浮載沉的酒女,酒店悲情故事永遠有,但這種人最多嗎?其實並沒有,八大就來來去去。」

「我以前是會打小姐的,喝醉很盧」,原來那個小姐曾經也是老闆妻,只是老公生意失敗欠債、又罹癌,她不得已下海,但下海還是看條件的,「就是這麼現實,快40歲上不了頂級酒店,只能去舞廳」,老公罵她破麻、上班又哭又鬧又喝,「我就會賞她兩巴掌,這時候妳應該想怎麼賺有錢、怎麼讓客人送你名牌包好變現,這才是你來的目的!」

「酒店就是賣皮賣笑,銀貨兩訖的地方。」
「酒店就是賣皮賣笑,銀貨兩訖的地方。」

不管駝著什麼故事下海,酒店就是賣皮、賣肉、賣笑的所在,「八大它非常光鮮亮麗,但光鮮亮麗只是你賺錢的工具,妝卸了,不要忘記真正的你,當初下海的初衷是什麼。」

政府大力掃黃,八大行業型態也隨著社會在改變,酒店小姐半年、一年就能海撈千萬的黃金年代過了,「現在我的小姐一個月平均8到15萬,以為酒店都是敗金女嗎?這對淘金女已經不夠敗了!現在只要找個乾爹,也不用辛苦喝酒,淘金女怎麼會想來酒店上班?」

「現在小姐比較多是單親媽媽,她寧可做酒店,不看男人臉色。另一種是迷失妹,這就比較失控,她沒有目標,來這邊只為了有酒喝、可以化漂亮的妝,也不在乎賺多少,現在的小姐真的比較難帶。」

青春財有限,有一天小姐們上了岸,「最多的就是賣衣服,有些會留下來做行政、或是做彩妝美髮師,做八大雖然是夜生活,可是你也不能和白天的生活失聯,不然上來你也不知道要幹嘛。」

八大已經成了她的本命,她也享受其中,「如果到了那天姊死了,我的靈堂如果有破百個小姐,來瞻仰我的遺容、幫我上香,我覺得那會是我人生最大的成功。」

(撰文:郭逸君 攝影:林玉偉)

「我為什麼上不了岸?其實我已經潛沉海底,根本不會想要上岸。」
「我為什麼上不了岸?其實我已經潛沉海底,根本不會想要上岸。」

更多壹週刊報導
〈慾望酒店1〉她為養敗血兒下海脫衣 「誰做八大乾淨過」
〈慾望酒店2〉視訊女郎嫁黑道老大 老公:這麼愛搞沒接S太可惜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