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韓國瑜是口誤失言 還是真情至性?【每天都是世界末日】

高雄市長韓國瑜接見東京大學教授松田康博(左)率領的訪問團,笑說「今天我沒有遲到、我等了25分鐘」等語引發爭議。 圖源:蘋果日報
高雄市長韓國瑜接見東京大學教授松田康博(左)率領的訪問團,笑說「今天我沒有遲到、我等了25分鐘」等語引發爭議。 圖源:蘋果日報

◎傅紀鋼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9月6日接見「日本東京大學兩岸關係研究小組」,聲稱「等了日本人25分鐘,今天我沒有遲到」,事後被訪團召集人松田康博教授發文打臉:「難以理解韓國瑜和其團隊的作風」。韓粉因此連夜大舉進攻松田康博臉書,該篇文章湧入超過1萬2000則留言,韓粉大肆攻擊,也有不少台灣人前去聲援。

總體來說,韓國瑜此次的說法,被外界普遍認為是「失言」,被韓粉認為是「日本人的陰謀」,而在日本媒體報導後,也引起不少日本網友給予負面評價,讓台灣網友大嘆「丟臉丟到國外」。

那韓國瑜「失言」事件,代表了什麼意義?

就事論事。韓國瑜明顯就是替自己的遲到「找藉口」,把問題丟給日本訪問團。而對日本參訪團來說,韓國瑜擺明了唬爛,還要他們背黑鍋,所以給了一個中規中矩的澄清回應。

原本事情真相大白後,韓國瑜就是失禮,給日本學者不好印象,對他來說只有傷害沒有好處,各方笑笑就好。但韓粉灌入松田康博臉書謾罵,也激起一波台日敏感的話題,讓整個事情變複雜。

哪裡複雜呢?韓粉的行徑沒什麼好多討論的,就那樣。但一些反韓(或討厭韓)的台灣人,卻高談台日友好,把韓國瑜當成台灣之恥,然後把「日本東京大學兩岸關係研究小組」捧得比天還高,把日本的「台灣研究」,當成極度尊榮,並狠罵韓國瑜,這我就不能接受。

我不是要替韓國瑜說話。如果這些挺日本學者的人,都純粹就事論事,那就是對的。但好些言論是把若林正丈、松田康博對台灣政情的研究,當成一種恩惠式的付出,並視為台日友好的表現,就太過分了。

韓國瑜與來訪的日本學者、台灣學者包括政大教授蔡增家(右一)等人合照。 圖源:蘋果日報
韓國瑜與來訪的日本學者、台灣學者包括政大教授蔡增家(右一)等人合照。 圖源:蘋果日報

這些學者的專業就是研究台灣政情,是他們的工作。若去看其論述,也可發現都是學術中立的立場,把台灣當成一個課題,其中並未參雜情感。當然這些學者因為研究台灣,而愛上台灣人文,那也是他們的個人感受。但關鍵是,就國際政治來說,台灣跟世界各國的往來,永遠都存在競合關係以及國家利益的考量。台灣最大的盟友是美國,日本在東亞戰略情勢下,對台灣友善,追求的也是日本自己的利益。

台灣在成為美國亞太戰略的附庸下,因而親日,也是有台灣的利益考量。面對國家的概念,人民的情感比不上利益。否則日本何以對釣魚台問題絕不退讓,以此拘捕、驅離台灣漁船,毫不手軟?台灣在太平島的軍事戰備,與台灣跟東南亞的關係略顯緊張,又為何不乾脆放棄?因為這都與國家利益有關。

台日友好,除了民間的情感成分,也涉及國家利益,不是不能做,甚至有必要做。但親日的同時,也不能就放棄了台灣人的尊嚴。國際政治有個原則:「不卑不亢」,雖然台灣尚未建國,還不是一個國家,但你自己放棄尊嚴,把台灣視為比日本低下的存在,光是日本學者就事論事,理所當然的研究跟姿態,就當成「天大的恩惠」,那實在是完全把「華人」文化中的奴性,表現得淋漓盡致。

所謂的尊嚴,就是對等。日本學者研究台灣,有他們的目的,要視之如常。而不是今天台灣被個什麼先進國家的個人或團體肯定,就欣喜若狂,當成恩惠。台灣人對此該有的態度是:「道謝(而不是感謝)」、「自尊」、「不卑不亢」,不要把這種小事放大。反過來說,台灣研究日本的人遠比日本研究台灣的人多,根本就不對等。甚至該把這種狀況視為警訊,並反省為何台灣人會那麼瞧不起自己,為何無法做到對等?如果我們不如日本,又是什麼原因,該如何改善。

而不是反過來覺得羞愧,還大力感謝日本人的注意,那真的就太「卑躬屈膝」了。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作者簡介:傅紀鋼,詩人,《前進》文學誌發行人,塔羅牌占卜師。肥宅+魯蛇+變態。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