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檔案

〈偷拍檔案099〉白天賣鴨肉晚上賣人肉 燒臘店崩壞淫亂直擊

宜蘭2019年7月最熱新聞,莫過於當地退休潘姓刑警,涉嫌勾結人蛇集團,安排中國女子到礁溪溫泉區賣淫。不過,宜蘭礁溪區史上被揭露過,最荒唐的色情行業,莫過於《壹週刊》2008年直擊的「粵香坊」燒臘便當店賣淫案。

北宜高速公路礁溪交流道旁,當年有家「粵香坊」燒臘便當店,以鴨肉好吃聞名,招牌上畫著二隻鴨子,連老闆外號都叫「鴨肉」,當地警察也常買便當。

《壹週刊》2008年曾踢爆「粵香坊」燒臘便當店賣淫案。
《壹週刊》2008年曾踢爆「粵香坊」燒臘便當店賣淫案。

2008年,有讀者向《壹週刊》投訴,「粵香坊」白天是燒臘便當店,一到晚上,就變身色情卡拉OK店,便當店老闆變馬伕,帶大陸妹、越南妹脫光幫客人打手槍,崩壞程度,讓人匪夷所思。

《壹週刊》調查發現,便當店和色情卡拉OK,是同一個老闆「鴨肉」開設。白天他委託弟弟賣便當,晚上他自己賣人肉。鴨肉娶的老婆是陸配,白天在便當店幫忙,晚上則在色情卡拉OK店當櫃檯。

「粵香坊」白天賣燒臘便當,晚上變為色情卡拉OK店。
「粵香坊」白天賣燒臘便當,晚上變為色情卡拉OK店。

2008年三月十二日晚上十點,《壹週刊》透過預約,得以進入層層監視器防護的「粵香坊」燒臘店二樓。

上樓後,左邊是櫃檯,旁有監視器,右側是三間包廂。包廂天花板上有紅色警戒燈,當燈亮起,表示有警察臨檢,小姐可以馬上著裝。

進入包廂後,操著大陸口音的老闆娘拿著白天賣剩的叉燒、油雞和燒鴨入內,安撫男客說:「小姐等一下就到了。」。

一進店內,老闆娘就端著白天賣剩的食物上桌。
一進店內,老闆娘就端著白天賣剩的食物上桌。

五分鐘後,老闆帶四名小姐進入,邊遞菸給客人邊說:「這四個有三個是『過鹽水的』(大陸妹),一個是越南的…」。

四名小姐花名分別叫小青、小敏、娃娃和小愛,年齡在二十八到三十五歲之間。她們都是用假結婚名義來台,從事色情行業。

小青一進包廂就抱住一名男客嬌嗲說:「唉唷,大哥,來這玩又不是挑老婆,我們保證會玩、敢玩,一定會讓大哥開心,讓我們留下來陪大哥嘛!」說完臉已貼在男客胸膛。其他三女也立即依偎到在場男客身旁撒嬌,讓男客完全沒有「打槍」退貨的機會。

付錢後,四男四女就在這家燒臘便當店二樓,玩起性愛遊戲。為了多賺小費,四女使出渾身招數。

在包廂內,小姐使出渾身解數討男客歡心。
在包廂內,小姐使出渾身解數討男客歡心。

短短二小時,玩了「擲骰子脫衣」、「拔陰毛相送」、「火車性愛便當」和「鬥鳥比賽」等花招。脫一件內褲,收二百元;拔一次陰毛,收二百元;打一次手槍,收一千元。

戴眼鏡的大陸妹拿碗公和男客玩擲骰子脫衣。她對身旁男客說:「大哥輸了就給小費,我們輸了就脫衣服,外衣一件一百元、內衣褲一件二百元…」。

五分鐘不到,眼鏡大陸妹已脫得一絲不掛,嬌嗲喊著:「上次有客人輸了八千元,人家還沒脫光,今天才贏九百元就沒了,真是虧大了…」。

另一邊的越南妹,運氣較好,贏了一千五百元,身上還有內褲。男客拿錢叫她脫,她竟自己拉開內褲露毛,叫男客把錢塞到內褲。然後跨坐在男客大腿上磨蹭。

這時戴眼鏡的大陸妹不甘示弱,和男客玩起「玩骰子拔陰毛」遊戲。

男客擲骰子贏了,大陸妹讓他拔毛,男客不敢,大陸妹自拔一撮陰毛,放在男客手中說:「這個送給大哥做紀念。」。

小姐主動拉開內褲,要男客將錢塞到內褲。
小姐主動拉開內褲,要男客將錢塞到內褲。

玩完擲骰子脫衣和拔陰毛後,四名小姐開始和男客玩「火車便當」遊戲。男的站著,女生赤裸雙腿跨在男的腰部,身體後仰,姿勢如同小販在火車月台叫賣便當。

四男四女在包廂玩了一個半小時性愛遊戲,男客已油盡燈枯。二位女子抓住男客命根子,邊搓邊說:「我們二個幫你打手槍,一千元…」話沒說完,二個大陸妹連拖帶拉把男客拉到隔壁空包廂「解決」。

不到十分鐘,拉男客去隔壁的二個小姐,先後走回包廂,邊甩手邊說:「手好痠。」一個用右手比「爆開」的手勢,暗示客人已射精。

兩名小姐圍著其中一位男客,說服他付一千元讓她們「服務」。空包廂,
兩名小姐圍著其中一位男客,說服他付一千元讓她們「服務」。空包廂,

脫衣陪酒行業花樣眾多,不過,用燒臘便當店當掩護,晚上變色情卡拉OK,「粵香坊」堪稱首創。

卡拉OK小吃部的隱密性和消費便宜,是吸引酒客主因。很多店家根本沒招牌,只靠熟客介紹,一般人無法得知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因為消費便宜,所以這類店家大多沒裝潢,小姐素質參差不齊,年紀普遍偏高,也有飄洋過海來台撈金的大陸妹和越南妹。

這些脫衣陪玩性愛遊戲的小姐,每天中午開始營業,直到天亮,她們有客人才接,沒客人就在宿舍休息,平常出入都有馬伕接送。

暗藏在燒臘店內的色情卡拉OK店,只有當地人或是曾玩過的人才知道,「訂席電話」就是招牌上的電話,打電話要求預約小姐陪唱歌,接電話的便當店老闆「鴨肉」,會仔細詢問客人怎麼知道他的店?誰介紹的?藉此過濾客人身分、逃避查緝。

取得信任後,他會問:「要幾個小姐?卡愛幾度的(指小姐的年紀)?我們有三十幾度,也有二十幾度的小姐。」他接著說:「小姐有本土的,還有過鹹水的(指大陸或外籍女子),本土的一點鐘一千元,過鹹水的價格卡俗,七百元,基本起跳二點鐘。」。

約定時間後,老闆開始調度小姐,並趕到便當店內坐鎮,他還會幫忙拿冰塊、餐點到包廂。擺在桌上主要餐點,就是便當店沒賣完的烤鴨、烤雞、叉燒肉。

有人稱讚鴨肉,老闆得意說:「當然啦,鴨肉是我樓下開的便當店招牌菜,當然好吃呀,所以我的名字也叫『鴨肉』。」。

在包廂內淫亂進行中,老闆還會進包廂遞送茶水冰塊。
在包廂內淫亂進行中,老闆還會進包廂遞送茶水冰塊。

小姐賺小費,便當店則賺包廂費。設備簡陋的便當店二樓包廂,一小時要一千五百元。

客人能點的菜就是白天便當店沒賣完的燒臘,平常一隻烤鴨,白天在便當店賣三百五十元,但晚上在包廂裡,半隻鴨開價六、七百元,此外,二顆哈蜜瓜切成的水果盤也要七百元。

二個小時消費,客人連包廂和小姐小費,最少要一萬多元,才能走出來。

宜蘭礁溪曾有「小北投」稱號,以溫泉為號召,1970年代,情色行業大舉進駐,原本「溫泉鄉」成了名符其實的「溫柔鄉」,直到1990年代,情色行業才跟著礁溪觀光行業沒落。

隨北宜高速公路開通,台北到礁溪車程不到1小時,不但讓礁溪觀光重燃希望,情色行業也有死灰復燃現象。

一些不知名的小飯店,為了生存,與情色行業結合,打著「泡湯兼打炮」雙享受攬客,小姐不但陪泡湯洗澡,還有「全套」性交易,40分鐘只要1,500元。

「粵香坊」便當店兼營色情卡拉OK多年,當地民眾說:「粵香坊曾被警方查獲,之後搬到別的地方營業,後來又回來。不知是風頭過去了,還是已打點好當地警方。」。

2008年三月五日晚上七點,粵香坊便當店打烊前,《壹週刊》目擊有礁溪警分局巡邏車開到店門口,警察下來買了便當後離去,沒多久,便當店鐵門拉下,霓虹燈亮起,變身色情場所。

晚上礁溪警分局巡邏車員警到店內買便當,警察一走,便當店隨即搖身變為色情卡拉OK。
晚上礁溪警分局巡邏車員警到店內買便當,警察一走,便當店隨即搖身變為色情卡拉OK。

一個小小的燒臘便當店,夜幕低垂後,立馬崩壞成淫亂脫衣陪酒店。當地住戶都知道,顯然,2008年時,當地政府與警方查緝色情不太靈。(撰文:朱中愷)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