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檔案

蔡衍明曾年賠1億 敗家子靠米果逆襲【富豪列傳蔡衍明1】

想知道富豪的成功之道嗎?想知道富豪的祕密生活嗎?

壹週刊即日起推出,【富豪列傳】系列故事。細數台灣富豪們的出身、崛起之路,以及不為人知的豪門恩怨、愛恨情仇。每周1 位、每天更新,從不同角度重新認識這些大家耳熟能詳的上億富豪。

本周登場的是米果大亨、旺中集團創辦人蔡衍明。

 

今(2019)年元月,《彭博社》公布全球500大富豪排行,蔡衍明以身價54億美元(約新台幣1600億元)擠下郭台銘,再次登上台灣首富之位。

很難相信,年輕時曾經一度被說是「敗家子」的蔡衍明,靠著起源自日本的米果逆襲成功,如今旺中集團已是橫跨食品、飯店、媒體與保險業、年營收突破兆元的龐大企業。

1976 年, 19 歲的蔡衍明甫高中肄業,剛好父親蔡阿仕從朋友那接手, 1962 年成立、從事水產罐頭生產與外銷的宜蘭食品廠。但因蔡父沒時間經營加上距離又遠,所以就讓蔡衍明去宜蘭管工廠。

1977 年,蔡衍明升任為總經理,接下公司經營權。當時蔡衍明覺得做魚罐頭代工要看國外客戶臉色,決定轉做內銷,自創品牌推出新產品「浪味魷魚絲」。

只是,欠缺經驗與能力的蔡衍明根本沒想到,代工魚罐頭外銷,只要把握成本、報價、交期、匯率等關鍵項目就能夠獲利;跟自創品牌內銷進軍零售市場完全是天差地遠的兩碼事,尤其在台灣,通路下游廠商都會要求月結再開票多少天,也就是要賒帳。

位於冬山鄉的旺旺集團宜蘭食品廠,雖然蔡衍明在此創業曾經失敗,但也可說是他的起家厝。
位於冬山鄉的旺旺集團宜蘭食品廠,雖然蔡衍明在此創業曾經失敗,但也可說是他的起家厝。

回想當時的狀況,蔡衍明表示,「這帳我也看不懂,人也不認識,我也不敢問,損益表示賺是賠,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東西賣出去,卻收不到錢回來。

1 年多下來,蔡衍明賠掉上億元,不僅賠光原本廠裡的所有資金,最後還要家族出面貼錢來補救,也讓他成為人家口中的「敗家子」。

其實蔡家是台北大稻埕望族,位於承德路與太原路口的「蔡合源宅」是蔡父蔡阿仕的起家厝,興建於 1947 年;對面則有專門播放日本首輪片的「中央戲院」、「麗都游泳池」、「麗都冰宮」等,都是當時盛極一時的娛樂產業,也由蔡父所經營。

位於承德路上,蔡父蔡阿仕當年所經營的麗都游泳池。(旺旺提供)
位於承德路上,蔡父蔡阿仕當年所經營的麗都游泳池。(旺旺提供)

至於蔡母陳招,同樣也是出身萬華望族,家族握有「大洋塑膠」等老牌上市公司。

由於蔡衍明排行老么,從小就受父親寵愛,不愛念書。他曾說:「以前念書的時候,早上起來,窗戶打開,樓下的人都在排隊等我逃課。因為我口袋零用錢多啊。」

當時,對蔡衍明來說,大部分知識都來自電影與街頭,在父親所開的中央戲院, 1 天能看上 10 部電影;至於讀書,他毫無熱情,反而覺得「在街頭看 1 年,勝過讀 3 年書。」

不過,面對首次創業就慘賠、還要家族出面幫忙善後的失敗,讓個性好強的蔡衍明完全無法接受,一度深陷負面情緒之中無法自已。

旺旺集團蔡衍明的父親蔡阿仕(左)、母親蔡陳招(右)照片。
旺旺集團蔡衍明的父親蔡阿仕(左)、母親蔡陳招(右)照片。

經過近2年的時間,蔡衍明終於走過人生的低潮,重新振作。而這段期間,他也開始正視自己的缺點,尋求改進,同時積極尋找東山再起的機會,好擺脫「敗家子」的名聲。

1979年,23歲的蔡衍明自創品牌「旺仔」重新發展臺灣市場。他注意台灣發生稻米過剩的問題,而經常往來日本的他,認為米果相當具有市場潛力。於是他找上日本三大米果廠中的岩塚製果,希望合作,但遭岩塚社長楨計作拒絕。

經過2年的努力,楨計作終於同意幫忙代工。1981年,日本生產的「旺旺仙貝」引進台灣造成轟動;之後,蔡衍明更取得生產米果的技術授權。

1983年5月,台日技術合作的旺旺仙貝終於問市,甫上市就賣到缺貨,米果也成為蔡衍明事業逆襲的第一步。而「旺旺仙貝」廣告詞「旺上加旺」,結合民間祭拜習俗,台灣市佔率一度高達95%,連統一、義美都不得不黯然退出米果市場。

旺旺集團所生產的各式米果與餅乾。
旺旺集團所生產的各式米果與餅乾。

1992年,蔡衍明決定西進中國發展。有別於科技廠商多選擇在廣東、福建、上海等沿海城市設廠,蔡衍明則是選擇湖南作為落腳中國的第一站。由於旺旺是湖南的第一個台商,獲得當地政府重視與大力支持。

正式投產後,由於外包裝吸睛醒目,搭配「你旺我旺大家旺」廣告詞,帶動「旺旺仙貝」銷售不斷向上,當年中國營收達2.5億人民幣,也吸引其他食品業者搶進米果市場。

位於中國湖南省長沙市的旺旺首間工廠,正在生產旺旺仙貝。
位於中國湖南省長沙市的旺旺首間工廠,正在生產旺旺仙貝。

1994 年,中國居然有 200 多家廠商加入米果大戰。由於市場競爭激烈,原本米果每公斤價格是 50 元人民幣,市價已降至 30 元。蔡衍明主動更進一步祭出「殺敵一千、自傷八百」的流血價,直接降至 5 元,還同時推出 4 個低價副牌米果一起降價。

蔡衍明曾說:「除根之後,才好做」。就在流血競爭的同時,蔡衍明加快、加大在各地設廠擴產。就在旺旺達到加大產能、降低成本的規模經濟後,米果價格也恢復到原有水準,但再也無法撼動旺旺的米果霸主地位。(財經組)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