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全裸專業戶2〉一句入魂 金鐘影帝出家式獻身表演【壹特報】

【視帝心得片】 《緝魔》首映記者會上,主持人例行公事讓主創演員發表自己的參演心得。

其實這對演員來說從來都不是件容易的事,他們講得出來的版本可能有30分鐘版、2小時版,畢竟進組一次就是幾個月的歷程,認真要說,一天一夜也說不盡。

男、女主角邵雨薇和莊凱勛都得體地說個2分鐘點到為止。傅孟柏欲言又止,最後說得有點支吾,被虧是還沒從戲中陰鬱氛圍走出來。

不管是記者會或聯訪,傅孟柏的節奏總是顯得格格不入。他自己也坦言:「我的問題就是我講話很空泛。」

傅孟柏在《緝魔》(左圖)中飾演居心叵測的整形醫師。(合成圖片,華映娛樂提供)
傅孟柏在《緝魔》(左圖)中飾演居心叵測的整形醫師。(合成圖片,華映娛樂提供)

不善言辭的他其實有點像是隨時都在為自己儲備能量,避過言語機鋒,讓他在真正需要爆發力的時刻,像個充滿原始本能的野獸。這也是他的表演留給人的深刻印象。

《最後的詩句》當中,有一場戲是他因吃醋暴怒而意圖侵犯女主角,但因為女主角的哀鳴讓他懸崖勒馬,自慚形穢轉而自卑感滿溢,最後情緒崩潰。

不到三分鐘,最賁張的欲望與情緒如洪水氾濫般衝擊觀眾,然後又再造成破壞後散去。

又如《范保德》中帶點二愣子個性的兒子,在內心掛著三代父子包袱的父親面前,輕盈帶領觀眾直視父執輩說不出口的執念,面對沉重卻不被拖累,行雲流水恰如其分。

傅孟柏(左)在《緝魔》中飾演反派,與飾演警察的莊凱勛有諜對諜的交手。(圖片來源:華映娛樂)
傅孟柏(左)在《緝魔》中飾演反派,與飾演警察的莊凱勛有諜對諜的交手。(圖片來源:華映娛樂)

專訪過程中,他像隻匍匐前進隨時可能就停下來的龜,他也坦承,這就是他平時沒工作時的狀態。最爆炸的表演,來自平靜無波的日常。

回到那場記者會,最後主持人又要求大夥兒再為這部片說些期許,無話可說的傅孟柏乾脆高舉雙臂喊道:「大賣~!」尾音還不忘拉長以示雀躍。

別在他沒準備好的時候逼他,他可會變成忍者龜(那麼ㄎㄧㄤ)。(撰文:鄭淳予 攝影:徐嘉駒、陳孔顧 剪輯:姚敘帆)

傅孟柏1987年生,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導演組畢業,2016年首次擔綱男主角演出電視《一代新兵八極少年》,就入圍金鐘獎最佳男主角。(攝影:徐嘉駒)
傅孟柏1987年生,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導演組畢業,2016年首次擔綱男主角演出電視《一代新兵八極少年》,就入圍金鐘獎最佳男主角。(攝影:徐嘉駒)

傅孟柏(右)去年以《范保德》入圍金馬獎最佳新人,戲中有一場與黃仲崑共浴戲。(圖片來源:鏡象電影)
傅孟柏(右)去年以《范保德》入圍金馬獎最佳新人,戲中有一場與黃仲崑共浴戲。(圖片來源:鏡象電影)

傅孟柏兩年前演出電視電影《最後的詩句》(右圖),突破身體與情緒尺度,一舉奪得金鐘獎。(圖片來源:公視)
傅孟柏兩年前演出電視電影《最後的詩句》(右圖),突破身體與情緒尺度,一舉奪得金鐘獎。(圖片來源:公視)

温貞菱(左)、傅孟柏(右)合作《最後的詩句》,一同抱回金鐘迷你劇集男女主角獎。(攝影:娛樂組)
温貞菱(左)、傅孟柏(右)合作《最後的詩句》,一同抱回金鐘迷你劇集男女主角獎。(攝影:娛樂組)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