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全裸專業戶1〉傅孟柏裸體成自然 三脫演獸慾反派【壹特報】

【變態心理片】傅孟柏第三度全裸演出,相較之下,「傅孟柏又脫了」可能還不如「傅孟柏演反派」來得讓人驚喜。

他本人卻靦腆一笑,說這次「本來」以為的最大挑戰,是「在工作人員面前赤裸地呈現欲望」。

他說起話來幾乎是想一個字吐一個字,就怕詞不達意,但在講起《緝魔》中那場「有點變態」的全裸洩欲戲,卻罕見地連珠炮:

「你想要詮釋某種快感好了,那個快感可以被要跨出去的那一瞬間,來移情到你的演出。就好像暴露狂一樣,把你的身體展現給別人看,讓你得到的那個快感。」

傅孟柏兩年前演出電視電影《最後的詩句》(右圖),突破身體與情緒尺度,一舉奪得金鐘獎。(圖片來源:《壹週刊》、公視)
傅孟柏兩年前演出電視電影《最後的詩句》(右圖),突破身體與情緒尺度,一舉奪得金鐘獎。(圖片來源:《壹週刊》、公視)

欲望是欲望,裸體是裸體,把內外分開來想,對他來說,身體的赤裸不成問題,把內心的欲望在眾人面前攤開,才是更進階的赤裸。這場戲的難,在於角色的荒謬噁心,而且理所當然。

跨越道德標準使人恐懼,但也是因為恐懼,跨越了才會產生愉悅。傅孟柏提起一股豁出去的氣魄,就完成了這場本以為是重大挑戰的戲,事後回想起來,才意會到自己遊歷了好多層次。

傅孟柏1987年生,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導演組畢業,2016年首次擔綱男主角演出電視《一代新兵八極少年》,就入圍金鐘獎最佳男主角。(攝影:徐嘉駒)
傅孟柏1987年生,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導演組畢業,2016年首次擔綱男主角演出電視《一代新兵八極少年》,就入圍金鐘獎最佳男主角。(攝影:徐嘉駒)

為了演出《緝魔》中外表高富帥,實則是性侵慣犯的反派角色,他有參考美劇《雙面人魔:漢尼拔》中,丹麥演員邁茲米克森的表現方式。

「這種角色的世界觀跟一般人不一樣,所以他總是輕描淡寫。」

「在他的世界裡,『你們都比我低階』,但我同時要保護自己,所以還是要在正常遊戲規則下偽裝。」

「我不怕你,但還是必須不告訴你」…他說著自己在演出之前所做的人物設定,像是津津有味在回顧一趟地獄之旅。

傅孟柏(右)去年以《范保德》入圍金馬獎最佳新人,戲中有一場與黃仲崑共浴戲。(圖片來源:鏡象電影)
傅孟柏(右)去年以《范保德》入圍金馬獎最佳新人,戲中有一場與黃仲崑共浴戲。(圖片來源:鏡象電影)

記得他曾說過很想演超級英雄,我問他,如果可以許願,希望能擁有什麼超能力?

他說:「想活得比別人久,但也不用太久,我想死就可以死,不想死就不用死,我想看到一百年後的地球,看一眼再死。」

這個史無前例的答案,讓我也有點驚奇,笑他太多但書。他以大男孩style俏皮地說,這是這一個小時想要的超能力。

「那你有想像過比較平凡的超能力嗎?像是可以飛,或是瞬間移動?」我反問。

大男孩忽地換上先知神情搖搖手:「不想飛。瞬間移動不好,你看不到旅途你可以看到的東西。」

這個世道多的是渴望走到飛的人,三十歲才開啟演員生涯的傅孟柏倒是不慌不忙,慢慢演,慢慢咀嚼,慢慢說自己的故事。(撰文:鄭淳予 攝影:徐嘉駒、陳孔顧 剪輯:姚敘帆)

傅孟柏2017年憑《最後的的詩句》榮獲第52屆金鐘獎迷你劇集最佳男主角。(攝影:徐嘉駒)
傅孟柏2017年憑《最後的的詩句》榮獲第52屆金鐘獎迷你劇集最佳男主角。(攝影:徐嘉駒)

温貞菱(左)、傅孟柏(右)合作《最後的詩句》,一同抱回金鐘迷你劇集男女主角獎。(攝影:娛樂組)
温貞菱(左)、傅孟柏(右)合作《最後的詩句》,一同抱回金鐘迷你劇集男女主角獎。(攝影:娛樂組)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