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檔案

〈老司機帶路3〉鄰居少婦被誤認妓女 警察開罰單大家出

1970年代興起的鳳山林森路「低厝仔」私娼寮,曾是頂頂有名的風化區。

不過,這對當地的良家婦女來說可是一大困擾,李明富說,一個里民的老婆某天在屋外洗衣服,突然一個老頭子鬼鬼祟祟靠近她,一副神秘的樣子,最後向這位良家婦女問:「多少錢?」

這句「多少錢」讓這位良家婦女氣炸了,嘶吼罵道:「你青瞑(瞎眼)喔?我像是在賣的嗎?」良家婦女的丈夫見狀,同樣是氣急敗壞,對著這名嫖客飆罵,把嫖客罵得落荒而逃。

高雄鳳山私娼寮「低厝仔」附近,曾有少婦在住家外洗衣服,卻被阿公搭訕詢問多少錢,讓少婦當場氣得破口大罵。(繪圖:壹週刊)
高雄鳳山私娼寮「低厝仔」附近,曾有少婦在住家外洗衣服,卻被阿公搭訕詢問多少錢,讓少婦當場氣得破口大罵。(繪圖:壹週刊)

「那時候,這個地方的名聲,真的很差!」李明富說,早期若有人問他住在哪裡?他說鳳山第一圖書館,別人馬上回說:「我知道,就是『開查某』的那邊。」這讓當地民眾很困擾,尤其良家婦女們。

因此這幾十年來,也有很多民眾報警,警察會做做樣子,稍微去取締一下。事實上,當年的警察都很同情私娼的處境,畢竟她們也要生存、要活下去,沒有其他技能才會去賺辛苦的皮肉錢。

當警察上門取締時,私娼們也會平均分攤罰款,有難同當,雖然不能說是姊妹情深,但畢竟同是天涯淪落人,妳同情我、我同情妳,大家互相幫忙,日子才能過下去啊!

當警察上門取締時,私娼們也會平均分攤罰款,有難同當。(繪圖:壹週刊)
當警察上門取締時,私娼們也會平均分攤罰款,有難同當。(繪圖:壹週刊)

早年有部分居民出來抗議,但多是不了了之,無論當地民代、警方,都對私娼們表示同情,畢竟她們不偷不搶,靠最原始的能力賺一口飯吃,只是當地民眾抗議聲浪越來越大,當時高雄縣警局也備感壓力,只好派人去站崗。

但警方前往取締時,私娼們有些會跪地求饒,直向警察哭訴自己的遭遇,讓第一線員警左右為難,不知該如何是好。就連鳳山圖書館的職員也同情她們,認為「姊姊們」很守秩序,不會阻街拉客,不會造成讀者或學生們的困擾。

但隨著時代演進,公民意識高漲,居民抗議聲浪不斷,警方的取締手段也越來越強硬,從2011年縣市合併那一年開始,端出「守雞」策略,派人24小時站崗,如此一來,低厝仔的來客數銳減,生意一落千丈。

因當地居民不斷檢舉,警方後來乾脆派人24小時站崗,才讓「低厝仔」私娼寮從此銷聲匿跡。(繪圖:壹週刊)
因當地居民不斷檢舉,警方後來乾脆派人24小時站崗,才讓「低厝仔」私娼寮從此銷聲匿跡。(繪圖:壹週刊)

部分私娼改到附近街道,以阻街方式攬客,成了流鶯;但也有誓死守護城池的私娼,她們偕同老闆在屋外裝設監視器,以監控警方行動,或讓嫖客從後門進出,或以手機聯繫性交易的時間和地點,透過各種手段繼續討生活。

前里長李明富說,在強力取締之下,低厝仔在2011年縣市合併那一年開始瓦解,直到2014年前後,全部銷聲匿跡。

低厝仔現在也已改建成停車場;至於圖書館,現在也搬走了,雖然外觀沒什麼變化,但已改由衛生所進駐。

當年鳳山第一圖書館就在私娼寮旁邊,圖書館現已搬走,改由衛生單位進駐,但外觀沒有太多改變。(圖:壹週刊)
當年鳳山第一圖書館就在私娼寮旁邊,圖書館現已搬走,改由衛生單位進駐,但外觀沒有太多改變。(圖:壹週刊)

低厝仔瓦解之後,私娼們還是要生活,她們不能定點做生意了,只好改打游擊,到附近街道去阻街,偶爾警方抓到流鶯時,一問之下才知是從林森路出來的。

就像電影台詞「生命會自行找到出口」,私娼也是人,她們也要生活,或許有人會說她們沒尊嚴,但「不偷不搶」就是她們的尊嚴。(撰文:楊逸宏)

畫面左側的停車場,就是當年「低厝仔」私娼寮;右側樹木後方就是圖書館。(圖:壹週刊)
畫面左側的停車場,就是當年「低厝仔」私娼寮;右側樹木後方就是圖書館。(圖:壹週刊)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