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檔案

〈老司機帶路1〉高雄鳳山粉味低厝仔 阿公找樂子說去圖書館

有人的地方就有花花世界,台灣經濟起飛的年代,男人們口袋裡開始有錢,俗話說:「男人有錢會變壞,女人變壞會有錢。」男人有需求,女人想賺錢,情色行業如雨後春筍般冒出。

但高檔消費不是每個人都消受得了,例如比較沒錢的老頭子,他們有些是單身漢,但也有生理需求,想要「鬆一下」的話,只能往低價、實惠、速戰速決的私娼寮跑。

高雄鳳山最有名的私娼寮,是位於林森路上的「低厝仔」,從1970年代末期,一名綽號「合伯」的盲眼老翁開始,沒人知道他的來歷,只知道他獨居在林森路的一間工寮內,生活起居不方便。

高雄鳳山早年的矮房子外觀。(圖:李明富提供)
高雄鳳山早年的矮房子外觀。(圖:李明富提供)

有一天,一名女子上前跟合伯攀談,見他眼盲、生活起居不便,興起一股憐憫之心,加上自己也有在「賣」,乾脆請合伯提供房間給她做生意,她則願意照顧合伯的作息。

兩人一拍即合,就這樣合作起來,沒想到當地因只有一戶娼寮、一名妓女,竟然供不應求,3、4名女子陸續加入,她們一邊做生意,一邊照顧合伯,與合伯就像小丑魚與海葵一樣共生共榮,互蒙其利。

地方經濟發展之下,人口越來越密集,市場越來越大,越來越多女子加入賣淫行列,私娼寮也一戶一戶開,從2、3戶變成5、6戶,最後多達10幾戶,全盛時期約在1990年至2000年代。

高雄鳳山私娼寮「低厝仔」現已改建為停車場。(圖:壹週刊)
高雄鳳山私娼寮「低厝仔」現已改建為停車場。(圖:壹週刊)

「查某應該超過100人。」鳳山區南成里前里長李明富回憶,「低厝仔」有段時間豔名遠播,尋芳客除了鳳山本地人,周邊區域的人也會跑來,就連屏東也有人包計程車來嫖妓。

1970年代末期,每次性交易25至30分鐘,要價2、3百元,後來漲到5、6百元,男客人多以老頭子居多,甚至很多人都是七旬以上的老翁,對他們而言,這群50多歲女子算是「妹仔」,很幼齒,如果再塗上一層厚厚濃妝,就更年輕了。

「低厝仔」位於鳳山第一圖書館旁,這群老頭子每次說要去圖書館看書,其實都是跑去嫖妓,「去圖書館」也成了朋友間的暗號,互相眉來眼去、色瞇瞇奸笑,或以「最近有沒有去圖書館」來互相打招呼。

李明富打趣說,男人們明明是要去「開查某」,卻說要去圖書館。(圖:壹週刊)
李明富打趣說,男人們明明是要去「開查某」,卻說要去圖書館。(圖:壹週刊)

「最老的,有一個90幾歲的。」李明富說,曾在里內遇見一個行動緩慢的老翁,一問之下也是來湊熱鬧的,老翁明顯是「無望再舉」的年紀,沒辦法做,只能用看的,付多少錢不知道,但就是進去用看的。

老頭子樂此不疲,說要來看書,其實是看女人,而這個地方的女人最多,打扮得花枝招展、濃妝豔抹,無論你怎麼看,也沒有人會怪你,或罵你色狼,光天化日直到深夜時分,都可以大喇喇地看女人。

李明富為了讓讀者更進一步了解這段歷史,帶著《壹週刊》採訪團隊重回現場,並擔任起導遊的工作,聊起早年「合伯」和私娼們相濡以沫的故事,心中仍有一分感動,很懷念早年台灣社會的人情味,他伸手直指著合伯當年的私娼寮,就在停車場某一端。

AN6A0015前里長李明富指著停車場的右側說:「當年『合伯』的查某間就在這裡。」(圖:壹週刊)
AN6A0015前里長李明富指著停車場的右側說:「當年『合伯』的查某間就在這裡。」(圖:壹週刊)

此外,李明富也找來2、3個老頭子,由他們親述低厝仔當年的盛況,但他們一看到攝影記者拿起錄影器材,緊急聲明:「不是我們哦!我們沒有『開查某』,那些都是外地人。」

但話匣子一開,老頭子你一言我一語,彷彿回到30年前,也不再強調自己沒有「開查某」,反而越聊越起勁,抖出很多事情,反正那些都是別人的事,跟他們無關,他們只是剛好看到而已。(撰文:楊逸宏)

前里長李明富(右)請來里內3名老人,向《壹週刊》讀者分享當年風化區的盛況。(圖:壹週刊)
前里長李明富(右)請來里內3名老人,向《壹週刊》讀者分享當年風化區的盛況。(圖:壹週刊)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