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律師,你是雞還是孔雀?(上)【斜槓律師牛馬走】

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讓台灣觀眾重新省思律師的角色。 圖源:《我們與惡的距離》劇照
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讓台灣觀眾重新省思律師的角色。 圖源:《我們與惡的距離》劇照

◎司馬牛

幾年前,台灣的電視上出現一支偉士牌機車廣告,一位義大利大叔反覆提問,你要選擇當Pavone(孔雀)或是當Pollo(雞)?廣告主題是要消費者思考,你要成為吸睛亮眼、勇於做自己的孔雀?還是甘於帶著面具生活、追隨他人、永遠在羨慕他人的雞?

我是中年轉業考上律師,在此之前,對於律師這個行業的「Image」,跟很多人一樣,是來自於「洛城法網」之類的英美法系略顯浮夸的影集,邏輯與口才過人,演技和手腕出眾,光鮮亮麗、坐擁豪宅,但遠景卻時隱時現暗黑的利益勾掛與唯利是圖。

這樣的律師,到底是Pavone (孔雀)或者是 Pollo(雞)?

21世紀第一個10年,一場革命性的媒體巨變讓報紙發行量迅速萎縮,我也開始思考轉業的必要性,那時,才開始注意到律師這個選項。但老實說,我要衝刺的目標原本是司法官,律師只是「順便」、「過渡」或者「無魚蝦也好」的備位選擇,因為,律師這個行業有幾個讓人不安的「觀感」。

首先是業務導向。在我的「事前想像」裡,不論是孔雀還是雞,都要先扮演找案源、拿錢辦事的業務員角色,正義這種堪稱廉價而浮濫的口號,最多只是附隨於委任契約而來的自我期許,寶劍無法常態性出鞘。

早年台灣人對律師的想像來自洛城法網,現在已被韓劇日劇取代。 圖源:日劇《指定弁護士》劇照
早年台灣人對律師的想像來自洛城法網,現在已被韓劇日劇取代。 圖源:日劇《指定弁護士》劇照

其次是三餐不繼。既然律師要扮演業務員的角色,那麼,青黃不接、三餐不繼,都有可能是這個角色可能會面臨的陰暗現實面,在這樣殘酷的局勢下,孔雀都不孔雀了,何況是雞?

第三是雄辯冷血。律師,日文稱為「弁護士」,自然要能言善道,死的說成活的,語不驚人死不休,而且,無法堅守正義這塊貞節牌坊者,還會走向冷血之途,為魔鬼辯護也在所不惜。

第四是充當走狗。還有一種律師,在我的想像裡,是像韓劇、日劇一樣,為財團所豢養,只要主人一聲令下,立刻趨前緊咬目標不放,直至對方血流如注,棄甲投降為止。

不過,我終究「只能」考上律師,然後,帶著忐忑的心情進到這個業務導向、三餐不繼、雄辯冷血的行業,剩下可以選擇的,似乎就只剩下要演孔雀,還是雞?這樣的糾葛選項了。

幸好,門內的景象,至少就我入行數年所觀察到的角色面向,和站在門外的臆想有許多誤差,甚至有本質上的不同,在雞與孔雀之間,並沒有那麼絕對的非此即彼,或是絕對無法擁有遠惡近善的自主性,端乎一心。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作者簡介:本名鄭懿瀛,政大新聞系學士,政大歷史研究所碩士,歷任自立早報、自由時報、台灣日報等媒體記者,中年轉業考上律師,現為執業律師、靜宜大學中文系兼任講師。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