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點就報

〈再見電子花車1〉全台三大脫衣舞孃竟是男兒 性騷猥褻有苦難言【壹點就報】

電子花車曾陪伴台灣走過風起雲湧的年代,在60、70年代全盛時期,全台各大街小巷幾乎都看得到電子花車的身影。當時隨著電子花車的發達,也衍生出脫衣舞孃的行業,但在民風保守的年代,三點不露已是表演最大尺度。

當時脫衣舞孃俗稱「跳SOLO」,北中南各有一位當紅的舞者,北部叫「伊麗莎」、中部叫「尼娜」,南部則叫「紫羅蘭」,但外界不知道的是,當時全台這三大脫衣舞孃,其實都是如假包換的男兒身!

《壹週刊》找到現年已高齡71歲的脫衣舞孃「尼娜」,外型就像是路邊阿伯般平凡,實在很難想像40多年前,他竟會是個站在舞台上大跳艷舞的脫衣舞孃,「尼娜」娓娓道來這段不為人知的過去,也揭開近半個世紀來在電子花車業界最不能說的秘密。

現已高齡71歲的李坤霖,年輕時曾是紅極一時的反串脫衣舞孃,他看著舊報紙,細細品味過往電子花車盛行的年代。(圖:李政遠)
現已高齡71歲的李坤霖,年輕時曾是紅極一時的反串脫衣舞孃,他看著舊報紙,細細品味過往電子花車盛行的年代。(圖:李政遠)

本名蘇坤霖的「尼娜」,是雲林縣虎尾鎮人,15歲在虎尾糖廠擔任臨時工,日薪僅18元,哥哥原希望他讀夜校,以便考取糖廠的正職員工,於是蘇坤霖向父親拿了600元學費就離家,但他沒有去讀夜校,而是跑到彰化跟隨唱紅「素蘭小姐要出嫁」的黃三元學唱歌,後來被父親知道,遭狠狠修理了一頓。

蘇坤霖在16歲那年,拜師一名藝名「應該」的老師學舞蹈,並在彰化員林車站前的「新月歌廳」伴舞,蘇由於個頭不高,加上五官清秀體瘦、腿纖細又沒腿毛,於是被老師相中,開始表演搞笑反串脫衣舞秀,最後還會故意穿幫讓台下觀眾知道自己是男兒身反串。

後來因秀場需求清涼秀,蘇坤霖自然而然成為老師眼中的最佳人選,只是這回他不再故意穿幫,而是徹頭徹尾地跳到讓人神不知鬼不覺,當個真正的脫衣舞孃。

李坤霖因反串脫衣舞孃,曾經紅到被記者拍到上報。(圖:翻攝畫面)
李坤霖因反串脫衣舞孃,曾經紅到被記者拍到上報。(圖:翻攝畫面)

有資深外場樂師指出,因當時最大尺度是三點不露,脫衣舞孃多會以外國女子裝扮或是戴上面具上場,主要是保護身份,以免被親友認出,畢竟跳脫衣舞不是一件光宗耀祖的職業。

蘇坤霖當時就以國外知名女星「瑪麗蓮夢露」的造型打響知名度,就這樣一路從歌廳跳到廟會,甚至結婚喜宴也是表演場地,經常讓台下新娘看紅了臉,男賓客則總是圍在舞台前看得目不轉睛,有些老婆還會氣得對著舞台大罵「不要臉!簡直丟盡女人的臉。」但這些大發雷霆的老婆可能怎麼也想不到,其實她們老公看的也是男人。

蘇坤霖說,反串最重要就是生殖器要藏好,不然很容易被人發現,一旦穿幫沒錢領事小,有時還要賠償雇主。但男人再怎麼藏都會有「跡象」,蘇表示,生殖器除了要往前拉外,還要用海綿覆蓋,更重要的是要使用膠帶封存,這樣生殖器才會看起來平平,不被發現。至於胸部則是靠腋下軟肌組織往中間壓擠,下緣同樣墊上海綿,膠帶黏牢再穿胸罩。畢竟男人身體特徵不一樣,要藏私妝扮女人,就要能忍受悶熱、憋尿之苦。

李坤霖後來改藝名為「ABC」,轉往主持、演笑劇發展。(圖:翻攝畫面)
李坤霖後來改藝名為「ABC」,轉往主持、演笑劇發展。(圖:翻攝畫面)

蘇坤霖說,要裝女人就要像,肢體動作就要展現女人性感,60年代的跳「SOLO」豔舞,最大尺度三點不露,展現美妙舞姿若隱若現,大家都認為是真正女子在跳。

蘇坤霖也坦承他不是台灣唯一的反串脫衣舞孃,當時北部的「伊麗莎」、南部的「紫羅蘭」,其實也都是男的,他們三人當時紅到被稱為北中南三大脫衣舞孃,經常在歌廳、外場工地秀、廟會及王祿仔團四處表演,偶爾彼此也會碰到面,而當時外界僅有少數幾個人知道他們是男兒身。

蘇坤霖在台上跳「SOLO」,性感舞姿讓男人看得心癢癢,還因經常趕場來不及換裝,有過多次被性騷猥褻的噁心經驗,讓蘇實在有苦難言,好氣又好笑。蘇回憶,有一次搭計程車要前往台中市大智路趕場,卻遇到「運將」起色心,將他載至偏遠小徑威脅企圖性侵,但關鍵時刻卻因摸到生殖器發現他是男兒身,氣得當場將他丟包。

李坤霖回憶過去因反串脫衣舞孃而被性騷猥褻的經歷,笑得合不攏嘴。(圖:李政遠)
李坤霖回憶過去因反串脫衣舞孃而被性騷猥褻的經歷,笑得合不攏嘴。(圖:李政遠)

當時蘇坤霖身上禮服被撕破、高跟鞋也丟了,趕到原要演出的晚會也早已結束,還被團主虧是來「送客」的,當團主獲知他差點被性侵,一身落魄樣笑到彎腰。蘇無奈地表示,被騷擾、猥褻不只一次,木瓜園小解、活動中心化妝也曾遇到,但就是不能喊叫求援,就怕一喊會被發現是反串跳脫衣舞,個人傭金沒得拿不說,害整個團沒演出費還要賠錢就慘了。蘇苦笑著說:「所以就算被騷擾猥褻也只好算了,反正男人被男人摸,又沒甚麼損失,只是噁心點。」

蘇坤霖表示,他直到70年代在台南大歌廳反串表演,因被記者拍到上報,才離開反串脫衣舞孃的行業,轉往主持、演笑劇發展,並改取藝名「ABC」,也同時恢復男兒身在歌廳演出,後又因歌廳逐漸關閉,電子花車也多由女性主持,壓縮男司儀的場次,最後才黯然離開娛樂界。(特約撰文:李政遠)

更多壹週刊報導

●〈再見電子花車2〉蔣公過世他爆紅 全台最老孝男哭了44年

●〈再見電子花車3〉孝女白琴橫掃全台 黃俊雄細說從頭

●〈再見電子花車4〉全盛時期搶著要 現在中古花車賣不掉

脫衣舞孃後來被鋼管秀取代,但隨著電子花車的沒落,也已越來越少見。(圖:李政遠)
脫衣舞孃後來被鋼管秀取代,但隨著電子花車的沒落,也已越來越少見。(圖:李政遠)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