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安宰賢曝婚後憂鬱 具惠善反擊「他嫌我乳頭不性感」

安宰賢透過IG表示他婚後得到憂鬱症,跟具惠善漸行漸遠。(翻攝自allets、news1)
安宰賢透過IG表示他婚後得到憂鬱症,跟具惠善漸行漸遠。(翻攝自allets、news1)

曾被公認是韓國最甜夫妻檔的具惠善與安宰賢結婚3年後鬧離婚,具惠善透過律師直指安宰賢在喝醉的狀態下,跟多名女性頻繁聯繫,逼得他不得不發聲表示,自己婚後過得很辛苦還得到憂鬱症但絕沒有偷吃,具惠善則反擊說:「他覺得我有一對不性感的乳頭,因此執意離婚。」

具惠善18日時先是透過IG發文表示,安宰賢跟他所屬經紀公司未經過她同意就打算發表離婚聲明,甚至表示他疑似有偷吃行為,投下震撼彈,而沉寂3天後,安宰賢終於首度透過IG表明他的立場,強調自己沒有不忠的行為。

具惠善(左)安宰賢曾甜蜜拍攝實境秀《新婚日記》,如今夫妻卻撕破臉。(tvN ASIA提供)
具惠善(左)安宰賢曾甜蜜拍攝實境秀《新婚日記》,如今夫妻卻撕破臉。(tvN ASIA提供)

安宰賢文中寫道:「我很愛具惠善,所以試著保持沉默卻遭到扭曲,周圍的人也因此受到傷害。過去3年的婚姻生活雖然很幸福,但是精神負擔也很重,我們試著改善關係,但最後還是沒能找到折衷點,經過協議後決定分居,為了讓5隻寵物和她能舒服過日,我離開了家。經過持續的對話後,在7月30日協議離婚。」

「我支付了具惠善所推算的贍養費,明細中包括了家務日薪、結婚捐款等,這絕非因為我承認自己是婚姻破裂的主因,而是我希望給予愛過的妻子經濟上的協助。但幾天後,具惠善以金額不足為由,要求拿回位在龍仁的公寓所有權。」他透露分居後,具惠善曾對警衛謊稱丟了鑰匙,拿著備用鑰匙闖進他現在住處並翻出手機開始拍照,讓當時正在睡覺的他飽受驚嚇。

具惠善指安宰賢喝醉後常頻繁跟女性通話,他發文否認。(翻攝自jtbc)
具惠善指安宰賢喝醉後常頻繁跟女性通話,他發文否認。(翻攝自jtbc)

安宰賢更透露自己接受憂鬱症治療已達1年4個月,「婚後我作為丈夫盡了最大的努力,從未做過羞恥的事情。女方把我們協議好的談話內容都扭曲了,看著這樣的她,我覺得我更沒有信心繼續維持婚姻生活了。」

具惠善看見安宰賢的聲明後,隨即在IG上做出反擊寫道,「看到安宰賢留下的文字,我想說明一下,結婚捐款指的是省下婚禮費用捐贈給醫院的金額,因為當初都是我支付,所以我要求他償還一半的金額。安宰賢現在住處的所有裝修費用也都是我自掏腰包,所有家務也是我做,所以我才會收每天3萬韓幣(約新台幣774元)共3年的勞動費,並不是要收贍養費。」

安宰賢生日前夕跟當天都是跟女性友人一起度過,讓具惠善感到心寒。(翻攝自微博kpopstarz)
安宰賢生日前夕跟當天都是跟女性友人一起度過,讓具惠善感到心寒。(翻攝自微博kpopstarz)

她接著寫下:「家中的小狗去了天堂,我因此先得了憂鬱症,之後我也給老公介紹我曾去的精神科,他的精神狀態已逐漸好轉。他喜歡喝酒,我親眼看到、親耳聽見他酒後和女性聊天過程。他生日那天說想吃牛肉,我凌晨就準備好了,他只吃了一兩口就出門和別人開趴慶生,看著那樣的他,深感他的心已離我遠去了啊!」

「但我還是非常感謝生了這位兒子的婆婆,我婆婆家中因為沒有空調,所以我幫忙買了,順便也添購了洗衣機和冰箱,不過那天我們也吵架了。老公現在所住的房子原本不是用於分居,而是因為他說想集中精神在演技上,我才答應買下,因此我也有權進入。」

她同時也赤裸裸地說出安宰賢變心內幕,「每當問他:『我做錯了什麼?』他總說覺得我不夠性感,覺得我有一對不性感的乳頭,所以執意要離婚。和他一起生活時,他會大聲地播放婚姻倦怠期的相關影片然後入睡。我是住在家裡的幽靈,你曾經那麼深愛的女人變成了殭屍。」他們的離婚攻防戰一來一往,各自訴苦、各有委屈,讓外界看得霧煞煞,搖頭嘆「無法想像兩人當初愛得那麼甜」。(撰文:林曉娟 圖:翻攝自網路)

具惠善(左)刪光IG上所有她跟安宰賢的恩愛照。(翻攝自具惠善IG)
具惠善(左)刪光IG上所有她跟安宰賢的恩愛照。(翻攝自具惠善IG)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