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過馬路遇一夜情 只被當成洩慾性玩偶【真心話】

Steve回憶,與異國男友們譜的戀曲,宛如絢爛煙花,繁華落盡後只剩他一個人。
Steve回憶,與異國男友們譜的戀曲,宛如絢爛煙花,繁華落盡後只剩他一個人。

你的心裡,是否也藏著一段人生故事,它挑戰了當前道德觀、觸動情慾禁忌,比起電視八點檔更加光怪陸離。這些悲歡奇情藏在心底,成了無法癒合的膿瘍。

說出真心話有時容易傷人,也可能自傷,卻是面對自己最好的方式。《壹週刊》整理從前採寫的人物故事,每週六推出,一起來聽聽他們的真心話。

台北 STEVE 自由業

我是個gay,個性保守,三十五歲出國之前,沒人搭理,但是留學英國那一年半,前後卻交了十三個男朋友。那段日子回想起來,像在演偶像劇。

早上才失戀,下午就碰到新男友;跟朋友去同志三溫暖,見面不到十分鐘就有人要我跟他同居;連晚上過個馬路,都有人追上前來索討一夜情。我問過他們喜歡我什麼,他們說,「因為你很美。」那時《霸王別姬》正紅,或許他們把我當張國榮吧。

這些人一個比一個有錢。其中一個法國男友,有年聖誕夜帶我到倫敦聖保羅教堂附近一位法國名主廚的家中作客。他帶了一瓶高檔紅酒上門,酒瓶上的名字,就是他的姓—酒莊是他家族的!

有一回我剛為義大利男友送行,心情正不好,忽然有個英國朋友打給我,說要帶我去看夕陽,我們開車到威爾斯著名的Swansea海灘,下了車,穿過公園往海邊走,月光從樹葉灑落在地面,一片寂靜。一走出公園,遠方「砰!」的一聲,煙火正好在空中散開,不陶醉都不行。那晚,我在他家過夜。

但是我被寵愛過,也被糟蹋過。有一天夜裡,男友開車帶我回他家,第二天一早八點就把我送走,這樣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當我是什麼?有時候,我聽他們和朋友聊天,聊到外國人時,言談中掩不住歧視和嘲笑。最後我領悟到,我只是他們的玩偶,我演的偶像劇裡,找不到真愛。

畢業後,回到台灣,我變回原來的我,至今沒碰過任何有緣人。繁華落盡,令我非常失落,後來想想,去之前是零,回來還是零,人生不就是這樣?就慢慢看開了。回想起那些異國男友,我沒有怨恨,不再遺憾,只剩感謝,感謝他們陪我演出一齣齣煙火般繽紛絢爛的偶像劇。(原文刊載於《壹週刊》364期 整理/人物組)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