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檔案

氣質女大生 死魚賣高價【花樣男女】

不抽菸、不太會喝酒、樣子文靜,小嫣跟印象中的酒店小姐的確有點不同,「我不喊拳,而且我全身上下沒有一個刺青。」她非常驕傲這點,「身上有刺青,不容易接高價S,會被打槍。」

「有聽過高價S嗎?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這塊,我遇過開十萬元過一夜的。」說穿了,其實就是價錢比較高的應召,小嫣顯然不覺得這有什麼可恥,反而覺得能接到高價的應召,表示她條件好,可以跟某些女明星一樣,吸引到那些有錢、有品味的客人。不過,她至少還懂得自嘲,她說:「想知道我是如何誤入歧途的?其實就是一路愈陷愈深。」

失戀下海 變高級雞

小嫣從小功課好、家裡環境也不錯,她國中念私立女校的音樂班,高中考上台北東區一帶的公立學校,大學念新聞系,「我實習時,還當過李艷秋的助理。」這樣優秀的學生,為何墮落?「我家表面看起來正常,其實我爸是瘋子,一生氣就對我拳打腳踢,高三那年我爸狂揍我,鄰居還幫忙報家暴中心。」小嫣因此有嚴重憂鬱症,大二就離家自己租屋生活。

本來準備升大四的小嫣,去年休學了一年,休學是因為失戀太痛苦,脆弱的她,聽到男友提分手,就因恐慌症發,喘不過氣緊急送醫,既然無法上課,又受不了打擊,她刻意跑到酒店上班,「我對感情沒安全感,因為好幾任男友都突然消失,把我逼瘋。有一次,我某任男友收到兵單,從他收到兵單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哭,男友說有什麼好哭,我就暴怒砸東西,覺得這是很嚴重的一件事,沒多久,他收拾好東西,就搬走了。」與其說是男友把小嫣逼瘋,不如講是她逼走男友。

自認是被感情問題逼到故意下海的小嫣,短短一年,做過酒店幹部,也當經紀人助理幫忙開發小姐。她不相信做酒店的會沒賣過身,因為她自己就是不知不覺從酒小姐變成高級雞。

由酒店轉做高價S之後,小嫣經常出沒五星級飯店,她通常扮演鋼琴家教,大二女學生,大致看起來也滿像,只有黑色丁字褲稍微露了餡。
由酒店轉做高價S之後,小嫣經常出沒五星級飯店,她通常扮演鋼琴家教,大二女學生,大致看起來也滿像,只有黑色丁字褲稍微露了餡。

「一旦踏進這圈,就會染上很不好的習慣。像我每天都是上美容店洗頭,後來還乾脆連化妝都包給別人弄,其實我一點都不愛買名牌,但是用錢的方式還是變很多。」小嫣賺得多,用得也快,當時她交了新男友,常拿錢給男友花,「男友欠的卡債、電話費,我看不下去就主動幫他還,也經常會幫男友買衣服,我發現,店裡很多小姐都跟我一樣,做酒店是為還感情狣。」

小嫣偶爾也去夜店跳舞,出去玩她倒是很敢穿,難得展現她火辣的一面。
小嫣偶爾也去夜店跳舞,出去玩她倒是很敢穿,難得展現她火辣的一面。

長期吃抗憂鬱藥,小嫣有時候會恍神,她呆呆的換穿衣服,沒有反應到自己的清涼look可能曝光。
長期吃抗憂鬱藥,小嫣有時候會恍神,她呆呆的換穿衣服,沒有反應到自己的清涼look可能曝光。

high露兩點 專賣氣質

習慣亂花錢之外,在酒店待慣了,尺度也會愈來愈大,小嫣曾在制服店脫到露兩點,「不是不甘不願的,真的是玩得很high,我自己都沒想到敢這樣。」在酒店上班,其實也很競爭,她自我分析,自己是靠氣質清新,才有機會一步一步「往上爬」。「賣相不好的美眉,就必須很敢玩才能生存,漂亮的或像我這樣比較大學生氣質的,就可以再往便服店發展。那時候經紀人覺得我條件還不錯,要帶我進便服店時,我內心其實很高興,覺得被抬舉了,哈。」

講了這麼多,小嫣的第一次出場到底怎樣?起碼會內心掙扎,或者害怕到想哭吧?她直接說,「會不會想太多。老實講跟客人喝了兩、三小時酒,也聊過天,都算是互相有好感才會進一步發展,說不定比一夜情還有感覺。」

小嫣身材很好,體型纖細的她卻有32D奶,尖挺的南半球相當誘人。
小嫣身材很好,體型纖細的她卻有32D奶,尖挺的南半球相當誘人。

相比之下,小嫣覺得她不太適合待在制服店,因為現在制服店流行重鹹口味,很多都要幫客人口交、打手槍,有時候還會再開個包廂,讓客人直接「做」。「我們的術語叫做『配』,譬如可以秀舞又可以做S的,就叫『雙配備』,幹部都會先問過有沒有配S,像我是可以出S,但是不配口交,也拒絕現場做。」

小嫣現在已減低憂鬱症用藥量,從4顆變成2顆,去年7月她最嚴重時,還曾送進醫院療養。
小嫣現在已減低憂鬱症用藥量,從4顆變成2顆,去年7月她最嚴重時,還曾送進醫院療養。

淫媒過濾 先聊再上

斯斯文文坐在五星級飯店等經紀人的小嫣,其實看不出什麼風塵味,「就是這份氣質吧,我才會被田哥(化名)看中。有個花瓶女星也田哥旗下的,聽說她吃飯加S價是一百萬。」小嫣似乎把跟女星在同公司賣淫,當成炫耀,她還十分推崇田哥,大讚田哥是這圈子的翹楚,接的都是水準一流、出手大方的客人。

接這種高價S,田哥都會提醒小嫣要隱瞞自己當過酒店小姐,「田哥說,就要把自己當作一張最乾淨的白紙。他很行,知道客人的喜好,還會特別指點我說,這次頭髮只能微捲、妝不能太濃,裙子不能太短之類。」田哥最常要小嫣講自己是鋼琴家教,「或者大二學生,就只能講大二喔,大一嫌太嫩,大三以上又太老,模特兒倒是只講過一次。」

小嫣也像大部分酒店小姐一樣,習慣請人洗頭、吹髮,弄美美的才去上班。
小嫣也像大部分酒店小姐一樣,習慣請人洗頭、吹髮,弄美美的才去上班。

田哥等於是高級淫媒,怕被警察盯上,小嫣說他在電話裡從來不講地址、價錢,「他都跟我約在飯店咖啡廳當面談,如果我有意願,他就會安排我跟客人先見個面,聊一聊,過兩天接到電話,就表示客人有看中,再依指定時間,去指定的房間赴約。可不是隨隨便便的應召。」

酒店通常早上五、六點收工,經紀人就會帶著小姐去吃早餐,聊聊工作上的事情。
酒店通常早上五、六點收工,經紀人就會帶著小姐去吃早餐,聊聊工作上的事情。

床技不佳 自稱死魚

透過田哥,小嫣做過民代、中小企業老闆,還有知名夜店董事等客戶,「最特別的一次,是某大公司的藝術總監,他年紀好大了,六十歲吧,見面的時候,還拿出他的作品給我看,其實也沒什麼,只是一件很普通的衣服。」藝術總監花了兩萬元跟小嫣睡覺,事後還對她念念不忘,想帶她出國五天,開價三十萬。「田哥跟我講的時候,我一度掙扎,覺得可以出國玩,還有錢賺相當不錯,但一想到他那身又鬆、又軟的肉,還要共度五天,我真是沒有辦法。」

小嫣有本事讓客人念念不忘,想必有「特別」的服務。她含糊帶過:「沒有啊,連口交都很少。」還自稱在床上就是一條死魚,任客人翻過來、搗過去。可是,客人為何要花大錢買一條死魚?記者想不透。「其實這心態好正常啊,如果是要找那種典型的放浪雞,隨便打電話都有吧,那些高級客既然會看上我,就是喜歡我這種含蓄、冷冰冰的樣子,他們會覺得搞到的是很難得的清純玉女。」

小嫣與男友分手還留著合照,愛情是她的死穴,因分手下海但也因交新男友,才不願再被應召。
小嫣與男友分手還留著合照,愛情是她的死穴,因分手下海但也因交新男友,才不願再被應召。

坦白做S,小嫣不認為自己價值觀扭曲,這樣的生活,她也不覺得有什麼難堪,「也許是吃太多抗憂鬱的藥,老實講,我沒什麼感覺。」不過,最近小嫣又接到田哥電話,她說被田哥帶到了陽明山豪宅,「那房子裡面大到看不到邊際耶,但我沒接這個case,因為我才剛交了新男友,每次交新男友,我就不太想讓別人碰我,會覺得好煩喔。我去是因為田哥本來說是飯局,但到了那兒,又改說要做S,雖然出價十萬,但我想想還是算了。」因失戀才下海的小嫣,還是只有靠交男友,才能讓她恢復點感覺。

B304
■撰文:楊筠  ■攝影:莊立人 

短短一年,小嫣就成為情色圈黑馬,她不覺得自己價值觀扭曲,反而以能接到高價S為傲。
短短一年,小嫣就成為情色圈黑馬,她不覺得自己價值觀扭曲,反而以能接到高價S為傲。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