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檔案

揹債吸毒 模範生變酒店妹【花樣男女】

西門町街頭,少女們穿得同樣青春時髦,但經歷的故事並不一樣。貓眼妝、迷你裙,18歲的可樂(化名),已經菸不離手。國一以前她是模範生,國二交到壞朋友開始蹺課做檳榔西施,高一做傳播小姐,高三去酒店上班,然後夜夜搖頭、跟網友鬼混,可樂用年輕肉身,闖蕩底層世界。

性愛趁早 免得輸人

自以為老江湖,她說,每個愛過的男人,她都記得清清楚楚;做過的偉大犧牲是,甘願替男友揹債,「還有,不戴套,要在我體內『那個』也可以。」

皮膚細白的可樂身高一百六十八、體重四十七公斤、還有三十二E奶,青春臉孔配上成熟的身體,令不少男生為她爭風吃醋,「有一次我跳上吧臺熱舞,底下就有男生為搶靠近我的位子,差點打起來。我平常看起來很敢,但是跟每個男友第一次上床,都會很害羞,我的聲音有點粗粗啞啞,但是男友們都說,叫起床來蠻可愛的,好像在跟張栢芝做愛。」

18歲的可樂,做過很多瘋狂的事,她嗑藥、敢爆乳跳熱舞,為幫男友還債,還當酒店妹。
18歲的可樂,做過很多瘋狂的事,她嗑藥、敢爆乳跳熱舞,為幫男友還債,還當酒店妹。

可樂說,她性經驗已經有三年,她很高興自己性關係發生得早,因為姊妹淘也都經驗豐富,這樣她才能輸人不輸陣,繼續當大姊大。「我發現自己最敏感的地方是背,比『妹妹』還敏感,用舌頭舔我背,我就完全投降,但我從來不主動告訴男友,我要看他們多久才會發現。有人很笨,試了耳朵、脖子、奶頭…一堆地方,連腳趾都吸,就是沒試到背。」

現在整天在外鬼混的可樂,曾是品學兼優的乖學生,家裡有一大疊獎狀。
現在整天在外鬼混的可樂,曾是品學兼優的乖學生,家裡有一大疊獎狀。

睡夢失貞 生日被甩

可樂承認的男友有八任,喜歡裝老練,動不動就講自己愛恨分明的她,每一任男友都記得清清楚楚,「前兩任是純純的愛,第三、第六是我的摯愛,第四任帶我做傳播小姐,第七任害我揹債,第五、第八最無聊,不用提。」第三任會成為最愛,是因為可樂的第一次就是給他。那時候可樂剛升高一,新生訓練與隔壁班男友一見鍾情。

「第一次我根本不知道是怎麼發生的,我去他家寫作業,不小心在他床上睡著,男友就捅過來,我是睡得很死的那種,九二一我都沒被震醒,所以剛開始我一點感覺都沒有,後來男友動作太激烈才把我弄醒。」莫名其妙被拿走初夜就算了,可樂說,男友可能同情她是處女,不忍心騙她,做完就跟她坦白自己其實已經有女友,問可樂願不願意等他?「我處女膜都給他了,還能怎樣,就默默當他地下情人一年多,我生日那天,他傳個簡訊來,寫著:生日禮物是…分手。媽的,過不過分!」

可樂小時候當慣班長,出來混也喜歡當帶頭的,一進KTV就酷酷的點餐、點歌裝老練。
可樂小時候當慣班長,出來混也喜歡當帶頭的,一進KTV就酷酷的點餐、點歌裝老練。

委屈當第三者還被狠甩,這個打擊當然大,「我根本沒辦法去上課,很痛苦啊,乾脆休學,白天就回到檳榔攤打工,晚上就泡在網咖線上聊天。」因為情傷,可樂意志消沉,好幾次與網友單獨見面,被網友軟禁在家中,她也無所謂。

網咖是許多青少年流連忘返的地方,可樂說她每次最少都會待8小時, 玩game加線上聊天搞到早上才回家。
網咖是許多青少年流連忘返的地方,可樂說她每次最少都會待8小時, 玩game加線上聊天搞到早上才回家。

兄弟男友 引爆叛逆

不過有一次,可樂真的差點出事,「那個網友超胖的,硬要我跟他上床,他肥大的身體往我撲過來,還用力把我釦子扯掉,他隨便做個動作就滿身大汗,真的好恐怖,我嚇到猛踢他下體,又狂咬他,我只是衣服破了,但那死胖子被我弄得滿身是傷。」

就在那個最低潮的時候,第四任男友趁虛而入,也因為他,正式引爆了可樂潛在的叛逆性格。「他是兄弟,被關過好幾次,我們是在撞球間認識的,他兼差帶傳播小姐,偶爾缺小姐,就會叫我去頂一下,但是他都會教我要穿緊一點,免得被亂摸進去。跟著他整天就是砍砍殺殺躲警察,緊張又刺激。」

可樂(右)的前男友是傳播小姐經紀,缺小姐時候,男友會叫她去頂一下,出色的外型,讓她很搶手。
可樂(右)的前男友是傳播小姐經紀,缺小姐時候,男友會叫她去頂一下,出色的外型,讓她很搶手。

可樂國一以前都是班上的模範學生,我們去到她家拍照,她迫不急待搬出整理好好的大疊獎狀讓我們看,裡面還有優良學生縣長獎。

可樂是老么,哥哥姊姊都大她十多歲,爸媽則是非常傳統的老實人,大家都很疼她,但是卻管不動她,也不知道她整天在外面幹什麼?她的老媽媽看到我們,操台語說,「我們家的小孩子都很乖,只有她啦,比較大膽,敢穿安ㄋㄟ。」老母講的時候,穿著小可愛的可樂在一旁裝乖傻笑。

可樂的32E奶,令不少男生為她爭風吃醋,但她自曝很想做縮乳手術。
可樂的32E奶,令不少男生為她爭風吃醋,但她自曝很想做縮乳手術。

搖頭拉K為愛揹債

國二雖然認識了幾個壞同學,可樂頂多學人穿清涼當檳榔西施,但與兄弟男友交往後,她不但走進八大行業、還學會用藥。「因為兄弟男友是藥頭啊,就常跟他一起玩,後來我發現,他給我吃的東西,我兩年前就吃過啊,原來當時嗑的就是搖頭丸。」

聽到她用藥,記者好心跟她說,曾經認識一個酒店小姐,長得很美,可是拉K拉太猛,整個臉都爛了,皮膚坑坑疤疤,原本用意是想讓她有所警惕,遠離藥物,沒想到,她卻嗆聲說:「我用藥量絕對比她大,我一晚最高紀錄拉二十罐,每罐最少都○.八公克!」小時候當慣班長的她,進了玩ㄎㄚ圈,還在搶當大姐頭。

可樂自稱亂得有品,身邊圍繞很多玩伴,但是不會隨便上床。
可樂自稱亂得有品,身邊圍繞很多玩伴,但是不會隨便上床。

可樂自稱酒量好,藥又很「大隻」,出去都是她保護朋友,她闖蕩江湖這麼久,早已經天不怕地不怕,「我第七任男友,用我名字借了一堆錢,然後落跑,我也沒怨言,誰叫我愛到他。」可樂無緣無故揹了一身債,她想都沒想就去做了酒店小姐。

「我每晚坐檯費加小費大概有一、兩萬元,為還債我兼三份工,白天就去賣檳榔,下午回家睡一、兩個小時覺,缺傳播小姐就去接,晚上十點多再去酒店上班,最高紀錄一個月可以賺十幾萬。」可樂說,她揹債揹得很快樂,每個月還八萬,她還剩三、四萬可以買衣服,那時候,她真的買好多好多衣服,犒賞自己。

看起來是不良少女的可樂,其實來自非常傳統的家庭,在家她很乖,還幫小姪女梳頭。
看起來是不良少女的可樂,其實來自非常傳統的家庭,在家她很乖,還幫小姪女梳頭。

以男為主不套照上

「為了愛,我不只可以揹債,要我得罪『客兄』都可以,後來我交了第八任男友,有『客兄』想碰我,我都會不客氣的說,我是有男友的,一起玩可以,但不要想動我身體。」但是只要是她男友,她的彈性就可以很大,可樂說,她做愛也會保護自己,她會要對方戴套,但如果不喜歡戴,「體外」也OK,「其實,男友若想『體內』也可以,我小時候出過車禍,傷到骨盆,基本上我超不容易受孕的!如果真的懷孕,應該算幸運吧。」

不過可樂說,現在她比較不會投入真感情,凡事會先為自己著想,因為她被劈腿,還被騙錢,男生來來去去,還不就是那樣,她決心把重心放在工作上。「我做過那麼多工作,還是檳榔西施最穩定,我媽也去看過環境,其實很單純,她也叫我要好好做。但是我剛交往的小開男友好像不太贊成,他覺得有點丟臉。」才剛說完不再以男友為重的可樂,不小心還是破了功。

可樂菸不離手,表面上總是ㄍㄧㄥ得很堅強的她,其實也會流露茫然神情。
可樂菸不離手,表面上總是ㄍㄧㄥ得很堅強的她,其實也會流露茫然神情。

壹週刊B216

■撰文:楊筠 ■攝影:王辰志 

可樂做得最久的工作是檳榔西施,她總是很開心的攬客,也為自己賣得多感到自豪。
可樂做得最久的工作是檳榔西施,她總是很開心的攬客,也為自己賣得多感到自豪。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