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中國知識青年的港警派和祖國派【斜槓律師牛馬走】

警方放催淚彈驅散人群,有街坊下跪請求警員不要再使用武力。 圖源:蘋果攝記臉書 黎樹雄攝
警方放催淚彈驅散人群,有街坊下跪請求警員不要再使用武力。 圖源:蘋果攝記臉書 黎樹雄攝

◎司馬牛

從六月一直到今天,香港局勢持續動盪不安,一開始,曾經到台灣交換學習的中國學生尚能各自克制,只有幾位特別關注此事的學生私訊我,希望得到與中國傳媒報導內容不同的看法,但隨著中國「公安」被毆,以及所謂「記者」被狂打,這些知識青年開始出現「熱血沸騰」的激烈言語。

「港警派」先跳出來,她先引述一段中國媒體不斷播放的視屏對話。

「外國友人:香港和臺灣都屬於中國,這是世界公認的!

圍堵廢青:你只是因為航班延誤而焦慮,你只關心你的個人旅程對嗎?

外國友人:我認為香港員警已經非常非常克制了,扔石頭和燃燒瓶沒有被捕你們應該感謝香港員警!

圍堵廢青:你只是因為航班延誤而焦慮,你只關心你的個人旅程對嗎?

外國友人:你怎麼兜圈子?我想我說的夠多了。」

接著,「港警派」評論說:「別說人家跟你講的夠多了,就算真的是只關心個人旅程又咋了?人家趕著做生意賺錢呢,都像你們似的不學習不工作整天製造混亂?知道香港機場亂了套的罪魁禍首是嗎?我覺著人家外國友人脾氣也是真好,還跟你們講了一大堆,換我恨不得一箱子砸過去!」

採取中立角度的一位學生企圖理性思維:「我们一直都清楚矛盾的多面性,但這並不妨礙我們的憤怒。資訊不對等、立場不一致,願意選擇接觸與自己既有立場一致的內容,而迴避與此衝突的,這是受眾的能動性。我們想要試圖讓對方改變看法都是沒有意義的,誰都別站在道德的制高點,只有解決問題,阻止暴力再發生。」

靜坐民眾用紗布遮住右眼,抗議港警對人民使用武力導致一女子失明。 圖源:蘋果攝記臉書 易仰民攝
靜坐民眾用紗布遮住右眼,抗議港警對人民使用武力導致一女子失明。 圖源:蘋果攝記臉書 易仰民攝

不料,這樣看似中立一點的言論,立即引起「祖國派」的全面圍剿。

一位在北京實習的學生說:「無論哪個國家的人,連愛國意識都沒有,茫然的追求民主自由法治,沒有祖國、沒有歸屬感,要自由有什麼用?沒有人不想快速又和平地解決問題 只是我的祖國如今四面楚歌進退兩難。」

另一位河南的學生也加入戰局:「最起碼一條底線,難道不是人不該忘本嗎?這土地生你養你,這國家保你護你,再不好、再有問題,他們是你的後背、是你的脊樑。民主自由,說的好聽,可怎麼這麼多年了還是屈居一隅呢?怎麼沒能讓更多的人接納呢?平地起高樓,若是沒有地基,談何道德人倫呢?」

於是,更多人加入戰局,中立派也開始覺得遭網路霸凌,情緒開始失控,一日之間,怒氣沖沖的同學之間相互屏蔽,還有一位山東的「愛國青年」竟連斜槓律師也連帶拉黑,在祖國之前,師生情誼算是老幾?

當然,老師要有一定的理性高度,不能和學生情緒對立,我嘗試著說明一個客觀事實:「香港屬於中國,不過,中國曾承諾維持其現有的自由民主制度50年不變,就這一點,香港還不完全屬於中國。」「至於台灣,從各個層面來看,都不屬於中國,至少現在還不是。」「現在的香港問題,在個別事件的責任歸屬上,因為視角不同,事實難以認定,不過,香港問題不是少數廢青在搗亂,背後還有更多香港居民的疑慮與恐懼。」然後我語重心長地說:「站在統治者這邊容易;但要站在人民那一邊,則需要智慧及勇氣。願兩岸三地永遠和平!」

未料,這樣的理性勸誡,竟被解讀成是一種洗腦,還有學生公開警告我,說我的言論如果被舉報,連中國也別想去了。唉,一個箝制言論的國家、一個連講話自由都沒有的國家,其實不去也罷。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作者簡介:本名鄭懿瀛,政大新聞系學士,政大歷史研究所碩士,歷任自立早報、自由時報、台灣日報等媒體記者,中年轉業考上律師,現為執業律師、靜宜大學中文系兼任講師。

香港機場癱瘓,空姐與旅客從機場外繞路登機。 圖源:蘋果攝記臉書 許頌明攝
香港機場癱瘓,空姐與旅客從機場外繞路登機。 圖源:蘋果攝記臉書 許頌明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