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檔案

〈偷拍檔案097〉酸韓國瑜抱女人 陳宏昌曾劈翁家明初戀情人生子

2019年8月11日,總統蔡英文到湧蓮寺祈福,沒想到,突然冒出一個身兼湧蓮寺主委的前國民黨立委陳宏昌倒戈支持,還當場說:「(前幾天)兒子問我,你是國民黨員為何沒反應......,怎麼每天打麻將、整天吃喝玩樂、抱女人可以當總統...」。

這番嘲諷韓國瑜的話一出口,立掀風波:身兼國民黨中評委的陳宏昌,隔天立刻被開除國民黨籍,韓國瑜競選辦公室也發聲明,要陳宏昌三天內道歉,否則提告。

陳宏昌一說韓國瑜「打牌喝酒抱女人」,就引來如此劇烈反應,是因為陳宏昌與韓國瑜,曾於1992至2000年間,一起在立法院做了三屆立委,陳宏昌似乎知道不少韓國瑜立委時代的樣貌。

與陳宏昌有八年國民黨立院黨團的「同事情誼」是事實,韓國瑜只能無奈說:「我承認年輕時在立法院曾放縱過,我從不諱言,也不會逃避自己的過去,抽菸、喝酒、打麻將,不認真問政。」。

陳宏昌(右)批韓國瑜的一番話,引起軒然大波,還因此遭國民黨開除黨籍。(圖:蘋果日報)
陳宏昌(右)批韓國瑜的一番話,引起軒然大波,還因此遭國民黨開除黨籍。(圖:蘋果日報)

在自當主委的廟裡,公開笑韓國瑜抱女人的陳宏昌,自己早在2004年,就曾被《壹週刊》獨家踢爆劈腿小三。

1992年起,陳宏昌四連任國民黨立委,他是三重幫大老、前台北縣議長陳萬富獨子。陳萬富是「三重幫」開山大老,與三個小舅子林堉琪、林堉璘、林榮三等人炒房發跡,2002年突然過世,留下遺產上百億元。

據《壹週刊》調查,陳宏昌並不熱中政治,當年四連任立委,只為了滿足父親政治夢,立委任內問政乏善可陳,父親死後,他便不再尋求連任。

不過,已婚育有二子的陳宏昌,和他父親一樣風流,有一名當時在西門町紅包場駐唱的地下二奶,還有一名當時念小學的私生子。

《壹週刊》曾揭露陳宏昌與婚外情對象生子。
《壹週刊》曾揭露陳宏昌與婚外情對象生子。

2004年六月十八日中午,一名戴深褐太陽眼鏡、頂著綠陽傘,穿火紅上衣的時髦媽媽,踱步前往住家附近小學,接她的小孩「小偉」(化名),當年小偉個頭已到媽媽肩膀,還不時勾媽媽的手撒嬌。

這位媽媽就是與陳宏昌有超過十五年地下情的劉秀琴,小偉正是兩人的私生子。

《壹週刊》拿劉秀琴母子相片詢問陳宏昌,他一看照片,神情充滿歉疚、立刻向《壹週刊》坦承,劉秀琴確是他多年的小老婆,小偉是他們的孩子。

劉秀琴帶小偉回家時,沿路與鄰居打招呼,看來是位親切媽媽。

劉秀琴(右)與陳宏昌有多年地下情,兩人育有一子。
劉秀琴(右)與陳宏昌有多年地下情,兩人育有一子。

但是,一到下午五點,劉秀琴便一人前往西門町漢中街、門前掛有「享譽國際Super Show」招牌的「金銀財寶歌廳」。

「金銀財寶歌廳」這家歌廳,是當年台灣僅存幾家以老歌為主的紅包場之一。

原本在街上一派親切媽媽樣貌的劉秀琴,一進「金銀財寶歌廳」,就變成穿滾邊開叉禮服、在台上賣弄風騷的歌女「劉艾琳」。

劉秀琴只在日場唱三首歌,一天五百元酬勞,加上客人給的紅包,一個月約有六萬元收入。陳宏昌每月匯三萬元給劉秀琴當小偉教養費,三個月看一次小孩。

劉秀琴晚上在紅包場唱歌,賺取生活費。
劉秀琴晚上在紅包場唱歌,賺取生活費。

劉秀琴表示,雖然法律上小偉可繼承陳宏昌家族財產,但她「保留給小偉長大後自己決定」。

陳宏昌則向《壹週刊》表示,他對小偉像婚生小孩一樣愛護,「自己的小孩有什麼,小偉就有什麼。」陳宏昌承諾會一直照顧她們母子,他甚至表示,劉秀琴是他這輩子除了老婆外最愛的人。

陳宏昌還沒當立委時,在著名的「群星會」酒店,認識以「火狐狸」藝名駐唱的豔星劉秀琴,劉秀琴表演很放得開,才取名「火狐狸」。

劉秀琴本有機會進演藝圈,她讀國立藝專舞蹈科時,翁家明是她學長,兩人也是對方的初戀,後因翁家明太花心才分手。

她也曾和舞群「雷虎三兄弟」之一的李永泰結婚,但因李染上毒癮,又欠大筆賭債而離婚。離婚後,劉秀琴到「太陽城歌廳」「群星會酒店」駐唱,也曾任凌峰的舞群。

劉秀琴上班的紅包場,位於熱鬧的西門町,環境複雜。
劉秀琴上班的紅包場,位於熱鬧的西門町,環境複雜。

劉秀琴剛與陳宏昌交往時,並不知陳宏昌身分,一個月後就懷孕,但兩人都不願婚外生子,就把小孩拿掉。

交往五年後,陳宏昌帶她回家見父親陳萬富,劉秀琴便決心幫陳宏昌生小孩。

等小偉七、八個月大時,陳宏昌帶劉秀琴和小孩回家見父母,但陳萬富這時卻不接受劉秀琴,陳的妻子林秀卿也極度不悅,陳宏昌便沒幫「小偉」辦領養手續。

陳宏昌太太林秀卿,是他的青梅竹馬,也是小學、國中、專科同學,陳宏昌當年要娶林秀卿,父親陳萬富不同意,陳宏昌離家出走,逼宮娶妻。

因此,當陳宏昌與劉秀琴的婚外情被太太察覺後,林秀卿曾吞安眠藥自殺。

陳宏昌要林秀卿接納劉秀琴,不過林秀卿始終不答應,林秀卿阻止不了丈夫出走,還曾出手打過劉,鬧上法院告劉秀琴妨害家庭。

當時,陳宏昌安排劉秀琴住在蘆洲朋友的房子,每天都去見她,林秀卿知道後,跑去將屋內擺設砸爛,最後,劉秀琴只好帶著小偉離開。

劉秀琴為幫小偉找爸爸,後來再嫁孫姓前夫。

陳宏昌的妻子林秀卿(左)曾因丈夫的婚外情,飽受煎熬。
陳宏昌的妻子林秀卿(左)曾因丈夫的婚外情,飽受煎熬。

不過,陳宏昌有時晚上一個人開車到劉秀琴家,只為看一眼她的窗口,加上劉秀琴前夫婚前就知道她與陳宏昌有無法割捨的過去,婚姻告吹,劉秀琴只好重回紅包場賣唱討生活。

劉秀琴表示,小偉知道他的爸爸是陳宏昌,她也對學校老師告知小偉身分,就是不希望小偉人格發展有缺陷。

陳宏昌有話直說,是他當年成「孤鳥立委」的原因。2004年大選後,他堅決反對國親合併,曾撂狠話:「除非宋楚瑜不接主席。」,在當時國民黨立委裡,沒人敢這樣說。

陳宏昌友人說:「他是說謊都會臉紅的人。」,當《壹週刊》向陳宏昌詢問與劉秀琴地下情、私生子時,陳宏昌立刻承認,迥異於一般政治人物說謊、閃躲、硬拗的回應方式。

過去以「有話直說」聞名,連劈腿小三、有私生子都直說,難怪陳宏昌2019年8月這次一酸韓國瑜「打牌喝酒抱女人」,就引起如此大的風波。

韓國瑜深知無法切割過去自己,針對陳宏昌發言,只能說:「陳宏昌委員對我印象停留在20年前,但請看看現在的我和過去絕對完全不一樣。」。

看來,2019總統大選不只是「未來之戰」,更是「過去之戰」;那些愛過的人、錯過的人、做過的事,全都無法抹滅,終將一一浮現。(撰文:朱中愷)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