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一起抵制手搖飲 然後呢?【每天都是世界末日】

一芳香港門市遭示威者噴漆,更名為「共芳」、「支那水果茶」。翻攝PTT
一芳香港門市遭示威者噴漆,更名為「共芳」、「支那水果茶」。翻攝PTT

傅紀鋼

8月5日,香港例行的假日反送中罷工行動,台灣飲料店「一芳水果茶」在中國的微博發表支持一國兩制的聲明,引發爭議。中國網友也列出台獨、港獨飲料黑名單,並揚言抵制。以致進軍中國市場的台灣飲料店,包括CoCo都可、貢茶、大苑子、老虎堂、鮮芋仙…等飲料店,紛紛發表聲明,表態自己來自「中國台灣」、支持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台灣網友也整理出「在台中國飲料店」名單,並表示也將「抵制」。

當然台灣手搖店在台灣網友群體抵制後,也陸續做了修正,特別是一芳的老闆發了不知所云的聲明,細節就不談。重點是,雙方抵制「台灣手搖店」的對錯在哪?

中國網民基於愛國心抵制「台獨」手搖店,有其社會因素,與我們無關。中國是個非理性的市場,路人皆知,也無須討論。關鍵是台灣民眾抵制「表態親中」的台灣手搖店,是否合理。

完全不合理。理由分成兩個。

一個是,手搖店的獲利,相當程度建立在「加盟店」的拓展上。中國市場相當龐大,台灣手搖店拓店至中國,賺取全球化市場的利益,無可厚非。而手搖店老闆如果本身有國家認同的立場,支持兩岸統一,那其實平常就會像旺中一樣表態,不會因為捲入香港因素,而一次波及這麼多企業。而被捲入商家,不管是「自我審查」所以支持一國兩制,或因為中國官方的政策,必須在文字上加上「中國台灣」,都有一種時勢所逼的窘境。

這狀況下,要痛罵他們賣台,然後拒買、抵制,並影響他們在台灣的利益。真正影響到的都不是這些大老闆,而是苦哈哈的加盟店主,跟更低階的手搖店員工的生計。任何一間加盟店只要收入銳減,首當其衝的就是被裁掉的員工。而手搖店員工,就是台灣社會最底層的服務業勞工。抵制的手段,只是「未蒙其利(台灣認同的增長),先受其害(讓原本潛在的本土認同支持者失業,因而加入反台獨的陣營)」。

一芳台北晴光店,因「手搖飲之亂」生意受影響。 圖源:蘋果日報
一芳台北晴光店,因「手搖飲之亂」生意受影響。 圖源:蘋果日報

其次是,從奇美總裁許文龍的案例可看出,西進中國的台灣企業,被中國政府的一個小操作,為救員工工性命,就可以弄到發表「舔中」聲明。但事後也沒人會責怪許文龍。這中間有媒體效應跟大小眼的差別。而真的要抵制,台灣有無數企業的產品製作原料來自中國,而台灣人平常也熱於購買中國製的便宜商品。真的要以「民族氣節」來拒買中國商品,早就該發起全面性的拒買活動。那首先造成的結果是,大家的民生支出立即大幅上升,做得到嗎?平常不做,卻針對「被迫表態」的手搖飲,根本就是求個「爽快」,毫無理性可言。

當然有人會說,有本土意識的他,平常就拒買中國產品,也身體力行抵制「親中」企業。但什麼樣的人做得到這點?都是有選擇權的人。什麼樣的人會買連鎖店的手搖飲?連鎖店單價都高,一杯飲料動輒超過50元,就是買得起的中產階級。窮人不是買便利商店的鋁箔包,就是買自營商的廉價手搖飲。手搖飲已然是所得分配不均的台灣庶民的日常小確幸,然後現在連有人因為一芳祭出買一送一優惠,去買給親友喝,也被罵說是不知廉恥。這種「行為審查」跟中國網民的嘴臉,相差不過毫釐。

那麼,對於「抵制親中手搖店」,該怎麼反應呢?

本土認同、台灣優先、抵抗中國威脅,是台灣人的正義。但台灣人長期受國民政府威權統治,很多人還處在尚未「解殖」的狀態。許多覺醒青年與反中人士,其實骨子裡都還具備著「華腦」,口頭上認為台灣是獨立國家,但支持的是「中華民國」,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台灣認同。而反中情結,大多基於「厭惡中國文攻武嚇」的情感。這次會因為手搖店被迫表態而跳腳,高呼抵制的,全都是「假台派」。真正的台獨分子,多半都能體諒,並呼籲大家要理性對待,不要炮口朝向自己人。

真正把台灣視為自己國家,把獨立自主當成天賦人權的台灣人,都把中國視為另一個國家,另一個國家微協併吞台灣,這些台灣人主張的都是「抵抗」中國的侵略,但不會把矛頭朝向「被中國的統一政策所壓迫的台灣人」。

要抵制親中手搖店,唯一的正義,就是先弄清楚老闆平常是不是都「主張統一」。這種才應該抵制。被迫的就該體諒。理性公道,才是我們台灣人要追求的標準,而非盲從。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作者簡介:傅紀鋼,詩人,《前進》文學誌發行人,塔羅牌占卜師。肥宅+魯蛇+變態。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