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誰在「傳遞有害社會知識給年輕人」【斜槓律師牛馬走】

香港人民反送中街頭抗爭行動持續多時。 圖源:蘋果攝記臉書 朱永倫攝
香港人民反送中街頭抗爭行動持續多時。 圖源:蘋果攝記臉書 朱永倫攝

◎司馬牛

八月的第一個禮拜,各種光怪陸離的新聞事件在世界各地發生,剛好斜槓律師正在和對岸青年共讀羅素的《西洋哲學史》,看到蘇格拉底為自己被控訴「傳遞有害社會知識給年輕人」的指控所做的辯護,再一次會心一笑。

起訴他的兩位檢察官,一位是民主派政客,一位則是悲劇詩人。

蘇格拉底先講了個故事,說有人曾問一個祭司,有沒有比蘇格拉底更聰明的人?祭司代表神諭說:「沒有。」這讓他實在很困惑,但神又不可能說謊,所以他便走訪許多以聰明著稱的人,看他們能否證實神的錯誤。

首先,他去找公認最聰明的一位政客,但他隨即發現這人其實並不聰明,而是一個草包,蘇格拉底便毫不隱瞞地戳破政客的偽裝,結果自然就樹立了一個敵人。接著,他又去找一些詩人,要求他們解釋自己的詩句,他們不能解釋。「於是我知道寫詩不是靠智慧,而是靠一種天分和靈感。」

蘇格拉底又再讓詩人與他為敵,但他仍以這種「點醒自作聰明者的工作」為己任,雖然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佔據他全部的時間,使他陷於貧窮,但他至死不悔。

這位2500年前的雅典老頭,其智慧之光依然可教導2500年後的年輕人學到智慧,去揭穿那些在各個階層、各種權力場域裡偽裝聰明的人,向真誠的道理上昂頭而行。

香港街頭抗爭行動即使遭中國暴力鎮壓,人民仍無所畏懼。 圖源:蘋果攝記臉書 翁志偉攝
香港街頭抗爭行動即使遭中國暴力鎮壓,人民仍無所畏懼。 圖源:蘋果攝記臉書 翁志偉攝

以為妖魔化香港街頭抗爭就能合理化其暴力流血鎮壓的合理性?以為停止或縮減來台旅客就能讓選民投向中國政府屬意的候選人?以為嚴密管控媒體並繼續洗腦人民就能遮住一切謬誤與醜陋?以為禁止電影人及其作品參加金馬獎就能遏止浪漫的滋榮?

或者,以為猛打種族歧視牌就能讓自己再順利連任?以為鱷魚眼淚式的sorry與sad就能遏止白人孤狼用浮濫的仇恨射殺無辜生命?以為用關稅保護主義的手段就能為美國再創經濟高峰?

又或者,以為用台灣民眾黨的招牌就能加深台灣意象?以為高舉中華民國的看板就能繼續兩岸通吃?以為宣揚非我連任不能解救台灣就能讓百業振興?還是只要激情作秀就可以在民主政治中上下其手,遂其所願?

看起來,各地的蘇格拉底不會任令這種偽裝繼續欺矇拐騙,那些自以為聰明的政客或是不學無術者,也無法再讓其種種劣政、愚行任意得逞,因為那道智慧之光很快就會照映事實真相,讓人民看穿暴政及偽善的假面。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作者簡介:司馬牛,本名鄭懿瀛,政大新聞系學士,政大歷史研究所碩士,歷任自立早報、自由時報、台灣日報等媒體記者,中年轉業考上律師,現為執業律師、靜宜大學中文系兼任講師。)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