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靠臉吃飯2〉毀容母不想再活 直到稚女喊一聲媽【壹特報】

家人是陳美麗奮鬥下去的動力。
家人是陳美麗奮鬥下去的動力。

攝影師與陳美麗走在前頭拍照取景,我和陳美麗大女兒黃怡婷在樹蔭下躲太陽,我隨口問:「長大不都會想搬出去住嗎?」她說:「完全沒想過欸,家裡太溫暖也是一個問題吧!」我們兩個一起噗哧笑出來,炫耀家庭幸福美滿,也算是另類放閃吧!

陳美麗的淚腺被燒壞,她邊「哭」邊笑著說:「不是我不願意把淚往肚裡吞,是它就吞不下去!」
陳美麗的淚腺被燒壞,她邊「哭」邊笑著說:「不是我不願意把淚往肚裡吞,是它就吞不下去!」

陳美麗27歲時被火紋身,那時黃怡婷剛滿周歲。女兒長大後,如果同學喊她伯母,陳美麗會作勢要揍人:「哇靠!伯母?我小我女兒1歲好嗎?我是20多歲的少年郎!」黃怡婷一副又好氣又好笑的表情:「她從燒傷那一年,復健就重生了嘛!所以她一直堅持她小我一歲,你不覺得她很卑鄙嗎?」

她們是親暱的母女,也像話題無禁忌的閨密。20多年前一場大火,在陳美麗身上留下數不清暗紅、深褐色的疤,燒傷像千萬隻螞蟻嚙咬肌膚,之後的重建手術更是痛苦看不到盡頭,她絕望過,曾想了結生命,但聽到牙牙學語的黃怡婷喊著「媽媽」,陳美麗的理智被喚醒,選擇繼續奮戰。

4年、60多次大小重建手術,家人都陪在美麗身邊。肌膚被火燒灼後非常脆弱,動不動過敏潰爛,黃怡婷已經不記得從幾歲開始幫媽媽包紮,「應該是拿剪刀不會剪到手的時候吧!」她身上沒有刺青、沒有耳洞,可是為了照顧媽媽,一應保養知識她都懂,小小年紀,媽媽便讚她拆線技術比護理人員還仔細,「護士都拔得很痛,我們就手賤,去醫院前自己先拔好!」

陳美麗生了二女一子,「媽媽受傷的狀態就是我們的日常,小時候我跟我妹圍著傷口,比誰清理傷口比較專業。」陳美麗補充:「之後弟弟再加進來,只能幫忙貼3M,工作都被搶光了,我的身上變成他們的遊樂場。」

母女倆關係親暱,像是無話不談的姊妹。
母女倆關係親暱,像是無話不談的姊妹。

每次上醫院做重建手術前,陳美麗總哄騙孩子,說她要出國玩。無止盡的吃藥、打針、疼痛,這些屬於醫院的,就不要帶回家,「你要讓孩子感受到,你是越來越好了,他們才有信心去支持你,你要知道,當你很痛可是別人沒辦法幫你痛,痛苦的反而是家人。你很難稿、什麼都不好,家人很難陪伴你長久,最後會一個一個離你而去。」

一路走來不容易,陳美麗仍說自己很幸運,一家人手牽著手沒被人生磨難沖散。黃怡婷對「家」這個字,下了如此的註解:「永遠能容納你脆弱的部份,你把玻璃心黏好,才有辦法走出去。」我問她,看過母親玻璃心的時候嗎?「當然有!但那是屬於我的,我不要跟你講,那是我們的小秘密,回家哭一哭、傾訴一下,隔天還是要過日子啊!」

採訪尾聲,陳美麗翻著她自己的自傳書,突然有感而發:「其實內心層次,我還是覺得欠姐姐,一直以來她都把照顧弟妹的責任默默扛著。」

黃怡婷卻說:「一個家,每個人都有可以付出的部分。像我媽媽受傷,她其實付出了比別人多好幾倍的努力,才能像現在這樣過那麼好,回報這件事或許會很晚來,所以,你付出的當下,不要去想它。」

(撰文:郭逸君 攝影:陳思明)

更多壹週刊報導

●〈靠臉吃飯1〉父外遇髮姐打跑媽 她遭火吻被譏「歹失德」

●〈靠臉吃飯3〉她日打四份工被小黃撞飛 改用嘴巴賺錢

陳美麗將二女兒的名字「帆」刺在腳上。
陳美麗將二女兒的名字「帆」刺在腳上。

更多壹週刊報導
〈靠臉吃飯1〉父外遇髮姐打跑媽 她遭火吻被譏「歹失德」
〈靠臉吃飯3〉她日打四份工被小黃撞飛 改用嘴巴賺錢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