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點就報

〈父愛獨家1〉直擊!小炳為養女兒兼6職 胖店打工超怕被認出【壹點就報】

台灣演藝圈曾有對反串秀兄弟檔大炳和小炳,兩人攜手搞笑,一個扮惠妮休斯頓、一個扮小甜甜布蘭妮,為觀眾帶來歡樂。2012年,哥哥大炳過世,小炳被迫單飛,原本自己一人擔子輕,但他還是個單親爸,得獨自養育女兒,揹著她一起飛;此外,還有爸媽要照顧。沒有了大炳,小炳很努力活出兩人份,快樂和辛苦都加倍。要看一個男人肩膀能多硬,捏捏小炳的就知道。

他同時有6個工作要顧,婚禮主持、婚禮歌手、到公司當設計師、拍戲、主持活動、pub駐唱,現在多了個麵包店打工,每天虛累累。為了女兒央央,他要拼命賺錢,沒有任何事比女兒重要。

7月25日,《壹週刊》巡邏車在台視門口看見小炳走出大門,勾起對這位曾經活躍過的反串藝人的好奇心,無意間,發現他的打工人生是這樣展開的──

大小炳這對反串兄弟,10幾年前紅遍台灣。
大小炳這對反串兄弟,10幾年前紅遍台灣。

這天,他神情疲憊揹著後背包和一大包家當走出台視,一路走到公車站牌,2點4分,他竟然坐上公車,之後他像股票族一樣緊盯手機不放,偶而打電話「下單」交代事情。他戴著鴨舌帽,起了很好的保護作用,公車上沒人認出他,他趁空拉握把伸懶腰驅趕疲勞。

下車後他到達位於敦化南路上的「法歐米麵包工坊」,小炳不是來買麵包,他到店後先換上黑T恤,接著戴上手套整理剛出爐的麵包。接著到店外擦玻璃,拿起玻璃蠟筆塗鴉畫恐龍,寫上宣傳用語「快來買喔」。

這時店裡有其他店員在顧,他到一旁的餐桌把手機放上腳架,選了法國麵包,一邊試吃、一邊對鏡頭解說。

小炳大包小包走出台視,眼神帶著忙了一整夜初見天光的迷濛。
小炳大包小包走出台視,眼神帶著忙了一整夜初見天光的迷濛。

小炳等公車,看來在趕時間。
小炳等公車,看來在趕時間。

小炳在公車上忙看手機。
小炳在公車上忙看手機。

看起來他管轄範圍很寬,過一會有客人進來,他起身幫忙結帳。見到常客,微笑和她話家常,客人沒看到想買的產品,小炳一樣陪走出門,揮手說再見,沒有藝人的架子,表現熱情親切,服務周到。

小炳過一會又拿起掃把打掃店裡,掃完裡面,他又到外面掃走廊,簡直比店小二還忙。

大約6點多他離開麵包店,再度坐上公車,晚間8點,他來到雙城街巷弄,這條巷子有家pub「田莊」很有來頭,是張惠妹、蕭敬騰出道前都駐唱過的店,咦…,小炳就走進田莊,消失了一會,《壹週刊》記者在想,他不會又去拿拖把、水桶要打掃了?

小炳到了法米歐麵包工坊,不是買麵包,竟然換上打工服開始幹活。
小炳到了法米歐麵包工坊,不是買麵包,竟然換上打工服開始幹活。

小炳幫客人結帳、整理店面。
小炳幫客人結帳、整理店面。

小炳幫店裡裝飾做宣傳。
小炳幫店裡裝飾做宣傳。

小炳試吃店裡的產品,拍下開箱影片。
小炳試吃店裡的產品,拍下開箱影片。

還掃地!認真小炳做的事還真多!
還掃地!認真小炳做的事還真多!

不,幾分鐘後他再度出現,已經換上襯衫當「秀服」,上台抓起麥克風。沒聽過他唱歌,《壹週刊》記者趕緊進店消費,他唱了兩首歌《當你老了》、《I Love You For The Reason》,因為時間早,客人還不多,但都給了熱烈的掌聲,實在說,歌聲情感豐沛不錯聽。

記者上前自我介紹,他驚訝之餘,聽到《壹週刊》想訪問他,他欣然答應。

記者讚他歌聲好,他說,那首英文歌是大炳生前最愛的歌。

他說早上是去台視拍戲,他在一齣電視劇裡飾演一位大一新生,所以剪了個浩呆頭,暫時都只能戴帽子,得知我們看到他坐公車、在麵包店上班,他說,除了要省錢,還要用力賺錢,一切都是為了女兒,希望多存一點錢給她,所以幾個月前開始到朋友的麵包店工作。 

小炳來到田莊pub ,不是要爬妹妹,也不是來顧店,而是....
小炳來到田莊pub ,不是要爬妹妹,也不是來顧店,而是....

小炳拿起麥克風唱歌,是的,他在田莊pub開唱。
小炳拿起麥克風唱歌,是的,他在田莊pub開唱。

他跟我們說不好意思,如果等下他語無倫次,是真的累了,他透早就到台視工作,不可能不累,但他皮膚狀況不錯,莫非麗質天生?他嘆氣:「別鬧了,是因為朋友看不下去我演新鮮人,請醫師幫我臉上打了一些有的沒的。」如果沒有這些填充物,應該會更憔悴。他這幾年來過什麼樣的生活?他承認,「兼很多份工,會累」。

尤其哥哥大炳2012年過世,原本兄弟檔的反串組合少了一人,演藝事業等於崩解,小炳孤掌難鳴,再加上演藝環境改變,很多工作都跑光,「我曾經花了兩天打了4、500通電話,只有零星的工作上門。」

2012這年,女兒10歲,小孩要吃好穿好、快樂長大,是小炳的信念,「我要努力把她養大」是他在心裡對自己說的話,所以他擴大求職範圍,什麼工作都做,有次被要求做婚禮統籌,要兼任美術設計、負責設計動畫,賣腦汁賣體力賣嗓子,難得幾個月有個拿幾萬元的活,他搖頭說「不知道自己怎麼挺過來的」。

不到兩年前,他還打電話給鄉下的阿姨借錢,「女兒要註冊了,錢真的不夠用,我阿姨在電話那頭安靜了5秒,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其實我也不敢相信自己的嘴巴,但真的沒辦法啊,不好意思再跟教會朋友開口了!」幸虧阿姨伸出援手,寶貝女兒有書念。 

小炳和5歲時的央央。
小炳和5歲時的央央。

為了改善生活,他再加碼,最近到麵包店上班,起初他很害怕,不能說眷戀曾有的光環,應該是說,擔心光環後的陰暗面,「我有想,如果被其他藝人認出我來,怎麼辦?我要怎麼回他們?或是被客人認出來,我要怎麼說我在打工?」

一次他遇到黃仲崑老婆Lulu,她像他鄉遇故知大喊「小炳,怎麼是你!」知道她在此工作,很捧場多買了幾個麵包;有次一個阿伯盯著他,問他:「你不是那個誰,家裡有誰死掉那個!」原來被認出來是這樣,小炳笑一笑,以前的顧慮煙消雲散了。

他告訴自己:「我在台上做『彩色人』,下台就做『灰灰人』,我要多適應一點灰灰人的角色。」現在流行一句話「斜槓人生」,小炳說:「為了女兒,我早就斜槓很久了」。

問他賣麵包薪水多少?他老實說,因為拍戲他無法固定時間上班,所以薪水以打工方式計算,「沒有很多,但有幫助」。店裡事情他都會做,除了包麵包、算帳這些基本,他主要負責做行銷宣傳,難怪他幫店裡塗鴉、拍影片。

大炳是央央的大爸爸,他走後,小炳為女兒展開斜槓人生。
大炳是央央的大爸爸,他走後,小炳為女兒展開斜槓人生。

單親爸帶女兒長大,他說必須有發死誓的決心,「當時我就告訴自己,帶大她,要給她過好日子,絕對不給她知道生活的困境。」所以,打電話借錢,一定要趁女兒不在家的時候。

他是雲林長大的小孩,「伊某對人走」(老婆跟人跑了)是他從小聽村里人長舌別人家講的話,後來成了緊箍咒,好怕自己的老婆也跑了,但事實真的發生了,2005年離婚對他打擊很大,他試著自殺過,每天踩罐一整瓶58度高粱,喝到吐血,以為自己離死不遠,太好了!結果,「奇怪人還好好的。」

他躺在原本砂石車呼嘯而過的產業道路上,當晚竟然無車通行,他在地上睡著到快天亮冷醒,怎麼老天不收我呢?回家看到女兒趴著睡覺,看著小臉蛋他再也忍不住,抓著那小腳腳哭了起來,「我知道還要陪她長大,從此,死亡不再是選項。」

有一年一位女老師出現,兩人感到可以過著歲月靜好的生活,她到他家做菜,看似一家三口和樂,但央央只要看到女老師勾住小炳的手、搭著他的肩,就會把老師推開。小炳意識到:「這樣行不通,我不能自私,強行把另一個人塞進央央的生命。此後我不再戀愛。」

小炳曾想尋死,為了央央,他打消壞念頭,堅強站起來。
小炳曾想尋死,為了央央,他打消壞念頭,堅強站起來。

也有女性在臉書私訊他,「地址寫好給我,說備好酒菜囉,要我趕緊去,傳給我露乳溝照。這種我不行,一去一定出事。」他又緊張說:「這些事不能給我女兒知道,她會覺得她是爸爸無法戀愛的元兇。」

他跟女兒出門常被認為是男女朋友或兄妹,兩人去烏來洗溫泉,掌櫃竟然用鄙夷的眼光看他;女兒比爸爸成熟,阿嬤喊吃飯,小炳賴在床上看片不起來,央央碰一聲推開門說:「你再叛逆啊!」小炳趕緊乖乖去吃飯。

小炳以忠實情人的心情守候女兒,也自忖為何「歹竹出好筍」。他在臉書說,女兒第一次去六福村,帶的玩伴不是娃娃,而是學─校─功─課,她竟然玩一玩在六福村寫功課,小炳問:「有這樣的小孩嗎?」其實他超自豪的。

小盆友,這裡是六福村耶,你怎麼在這寫功課啦!
小盆友,這裡是六福村耶,你怎麼在這寫功課啦!

念高二的女兒越長大越美,還拿獎學金,面對天才女兒,小炳誠惶誠恐,覺得不給她無後顧之憂念書不行,「我絕對不可以給她大學時申請獎助學貸款,我這麼拼命,就是要給她好好念書。」

他說:「當爸爸身為人父就像吃到一顆又大又飽滿的葡萄,一口咬下,甜味和香氣立刻在身體裡頭串流,這種酸甜的滋味,只有自己最清楚,我愛這個滋味,我愛父親這個角色。」

(撰文:李啟源、陳欽輝、黃崇祐、李幼軍、李筱雯、宋志民 圖片:壹週刊攝影組、壹傳媒資料庫、《蘋果日報》、微博及臉書等社群媒體)

壹週刊愛的叮嚀:喝酒用毒妨礙健康,破壞家庭,生命灰暗,請遠離為要!!

更多壹週刊新聞

・〈父愛獨家1〉直擊!小炳為養女兒兼6職 胖店打工超怕被認出

・〈父愛獨家2〉手機裡有洋蔥 小炳微信把大炳置頂

・〈父愛獨家3〉大炳走後小炳陷困境 費玉清包百萬奠儀救急

・〈父愛獨家4〉台灣首對反串秀兄弟檔 他紅到好萊塢

・〈父愛獨家5〉巨星手足路人長相 章子怡還得養不爭氣的哥


小炳貼出女兒美照呼籲:「別再叫我岳父大人了!」
小炳貼出女兒美照呼籲:「別再叫我岳父大人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