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檔案

面板產業一場空 許文龍畢生遺憾【富豪列傳許文龍5】

想知道富豪的成功之道嗎?想知道富豪的祕密生活嗎?

壹週刊即日起推出,【富豪列傳】系列故事。細數台灣富豪們的出身、崛起之路,以及不為人知的豪門恩怨、愛恨情仇。每周1 位、每天更新,從不同角度重新認識這些大家耳熟能詳的上億富豪。

本周登場的是收藏之神、奇美創辦人許文龍。

 

2019年7月,奇美集團認賠賣出19.6萬張群創股票,處分金額僅14.35億元,但實際認列損失卻高達32.35億元。

然而,截至2019年7月,奇美還持有群創30.93萬張股票;也就是說,若依市價出清群創持股,奇美還需認列將近50億元的投資虧損。當年許文龍決定將面板業做為奇美進軍電子業的第一站,不僅付出龐大的代價,更讓許文龍不得不向股東致歉。

面板產業原本被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喻為「百年難得一見的產業」,1997年,許文龍只用2小時,就決定要從傳統石化產業投入面板市場。

沒料到,投資面板產業就像把錢投入無底洞中,賺少賠多成為一場似乎永無止盡的惡夢,讓奇美實業不得不黯然認賠,退出光電產業。

面板產業景氣大好的時候,奇美和友達並稱兩隻老虎。在2005年前後,台灣面板雙虎幾乎和南韓三星、樂金顯示器(LGD)平起平坐,在面板景氣最好的時候,許文龍更是直呼,面板產業是他一輩子見到的最好產業。

為了奇美電能在中國發展,在扁政府時代,許文龍還一度被迫作出政治表態。

好景不常,2009年11月14日,鴻海集團的群創光電宣布與奇美電合併,群創為存續公司,更名為奇美電,奇美許家與鴻海集團為大股東。但郭台銘與許文龍並未聯手創造奇蹟,反倒磨擦不斷。

2010年4月,「鴻海派」的執行長段行健逼退原奇美電的採購處處長,讓許家心生警覺。緊接著,在2010年12月,奇美電遭歐盟重罰約120億元(3億歐元),事後許家指鴻海不配合歐盟反托辣斯調查,才遭重罰,鴻海要許家負責這筆罰款。

2011年1月,郭台銘證實將切割奇美電,把觸控面板業務獨立出去,許家反對將金雞母切出,此案最終因2大股東意見分歧而停擺。到了12月,奇美集團的廖錦祥閃辭奇美電董事長,傳聞導火線是奇美電需要資金周轉,廖四處奔走,鴻海與郭台銘卻袖手旁觀,讓許家心寒。

2011年底,廖錦祥閃辭奇美電董事長,讓奇美與鴻海關係生變一事浮上檯面。
2011年底,廖錦祥閃辭奇美電董事長,讓奇美與鴻海關係生變一事浮上檯面。

2012年5月14日,奇美實業宣布辭去1席董事和2席監察人,全面退出奇美電。

3天後,5月17日,《壹週刊》趁著奇美博物館捐贈活動,順道詢問許文龍:「您出席公開活動,不怕大家問你奇美電嗎?」

老先生臉上一僵:「我不知道,也沒在管了!」《壹週刊》再追問:「外界都說,現在奇美電由鴻海主導。」許文龍淡淡地說:「他們比較有能力,就交給他們吧!」說罷,掉頭就入家門。

奇美創辦人許文龍(左)、鴻海創辦人郭台銘(右)出席群創與奇美電合併記者會。
奇美創辦人許文龍(左)、鴻海創辦人郭台銘(右)出席群創與奇美電合併記者會。

郭台銘原本是許文龍事業上的親家。 2009 年,鴻海旗下群創與奇美實業主導的奇美電合併,許家持股 2 成,鴻海 1.3 成,董事長由許家派任,總經理則由鴻海派出段行建擔任。當時,郭台銘喊出「一加一將創造 5 倍的價值」。

這段各界看好的合作,不到一年就變調。郭台銘很快提出希望分割奇美電因應市場變化,但許家不以為然。

眼見許家不退讓,郭台銘抽出鴻海原本要挹注給奇美電的訂單,轉而找上日本夏普、日立等業者談合作;就連奇美電的 600 億元聯貸案,也不願出手幫忙,郭台銘還謙稱自己只是「奇美電的小股東」。

接著,鴻海宣布入股夏普。夏普是日本最大面板廠,全球排名第五,技術遠比奇美好。許家原本盤算,郭台銘面板事業需靠奇美電技術,但有了夏普,許家頓時失去所有優勢。

鴻海入股日本夏普後,奇美電在群創頓失優勢,讓許文龍非常傷心。
鴻海入股日本夏普後,奇美電在群創頓失優勢,讓許文龍非常傷心。

「老先生從電視上看到老郭要入股夏普,真的非常傷心,覺得自己真心換絕情。」許家人透露:「老先生一路退讓,連董事長都讓了,老郭卻寧願捧著近500億元的現金,端給虧上千億元的夏普,也不願意幫奇美電一把。」

奇美醫院,圓了許文龍改善南台灣醫療的夢;奇美博物館,圓了許文龍用藝術收藏教育台灣的夢。然而,許文龍的電子面板夢,到頭來終究只是一場空,也許是這位南台夢想家畢生最大的遺憾。(財經組)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