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檔案

塑化起家蓋醫院博物館 許文龍創幸福企業奇美【富豪列傳許文龍1】

想知道富豪的成功之道嗎?想知道富豪的祕密生活嗎?

壹週刊即日起推出,【富豪列傳】系列故事。細數台灣富豪們的出身、崛起之路,以及不為人知的豪門恩怨、愛恨情仇。每周 1 位、每天更新,從不同角度重新認識這些大家耳熟能詳的上億富豪。

本周登場的是收藏之神、奇美創辦人許文龍。

 

台灣石化業過去有「北台塑、南奇美」的說法,創辦全球最大 ABS 廠(丙烯睛-丁二烯-苯乙烯共聚合樹脂)奇美實業的許文龍,不但與經營之神王永慶齊名,更因最早實施週休二日、員工入股,還為奇美贏得「幸福企業」的美名。

細數許文龍創業歷程,從 1953 年和哥哥共創奇美塑膠廠、 1959 年創奇美實業起家發達,但直到 1977 年設立財團法人奇美文化基金會後,才真正是朝著他心中想走的方向、邁步向前。

面對《壹週刊》的採訪,許文龍一開口就說:「如果本來 1 個月有 10 萬元給你花,現在變成 100 萬元,要怎麼花?我沒辦法。對我來說,雖然賺錢困難,但是用錢更困難。」

很多人不知道,奇美實業是靠塑化產業起家的。
很多人不知道,奇美實業是靠塑化產業起家的。

看到採訪記者滿臉困惑的表情,許文龍反問記者,「若有錢的話,會想怎麼花?」聽完記者回答「買遊艇、飛機、豪宅」後,許文龍嚴肅地說:「普通人賺錢,賺一間房子困難,做事業的人,如果順利,可以賺很多錢,買好幾棟豪宅。但豪宅最後很可能都是蚊子在住,像我弟弟在關子嶺蓋一間別墅,還要拜託人去住,有什麼意義?」

「把錢分給甘苦人(窮人),人家會說謝謝,但這樣能幫助多少人?」許文龍一直在想的是「如何讓更多人受到幫助。」

「比較好的方式,就是蓋醫院,不收病人錢,加上醫生待遇好的話,自然對病人態度好,就能幫助更多人。」抱著這樣的想法,許文龍在 1987 年成立了奇美醫院。

許文龍認為,幫助甘苦人最好方式是蓋醫院,所以成立了奇美醫院。
許文龍認為,幫助甘苦人最好方式是蓋醫院,所以成立了奇美醫院。

許文龍幼時體弱多病,得過肺結核、胃病,所以更加了解醫療重要。他說:「我在南部有三家大醫院,從沒想過把錢拿回來。」

許文龍還規定,奇美醫院的醫生與護士薪資要高於其他醫院 20 %。他說:「現在外面鬧護士荒,我們沒有這個問題,說來很簡單,也沒什麼技術。」

另一項可廣惠大眾的事情則是教育。不過,許文龍擔心,教育很容易扯上政治,因為政府要讓人民好管,就會把手伸進教育裡頭。他說:「讓甘苦人受教育可以讓他們出頭天,如果你的想法跟政府不一樣,辦教育就很麻煩。」

曾走過228與白色恐怖歲月的許文龍,談起教育有很多顧慮,所以許文龍寧願蓋博物館來做社會教育。他說:「老師可以帶小朋友來參觀,邊看動物標本邊上自然課,看兵器講解歷史。」「500年後,世界上或許已不見奇美實業;然而,奇美醫院和奇美博物館卻可能永續存在。」

走過白色恐怖,許文龍寧願蓋博物館來做社會教育。(蘋果日報)
走過白色恐怖,許文龍寧願蓋博物館來做社會教育。(蘋果日報)

許文龍的金錢觀受馬克思影響很大,他說:「馬克思曾說,對餓到半死的人來說,第一塊麵包顧生命,不吃會死,第二塊麵包會讓他快樂,但第三塊麵包就是毒藥,多吃腸胃會壞掉。就像錢多要怎麼辦?多娶個老婆?搞到家庭失和?」

他也常對博物館員工說:「你看牆上的畫很美,可是它們怎麼會在這裡?都是因為原有藏家的後代子孫不肖,才會被賣到我手上。」在許文龍心中,這些珍貴收藏留給子孫就會變成第三塊毒麵包,所以他捐出來給基金會,不願未來兒孫爭產敗家。

許文龍還跟《壹週刊》說了一個故事,曾有人賣一把名琴給他,跟他說這把琴很搶手,如果他要賣,馬上有人捧現金要買。

許文龍一聽,立刻跟身邊的人說:「這把琴馬上捐到基金會去,不然被賣掉怎麼辦。」他說完自己先笑起來,「第三代不要想用我的錢,用他爸爸的錢是他們的自由。」

許文龍臨摹湯瑪斯‧肯尼頓‧班哲明的畫作「沉思」。(蘋果日報)
許文龍臨摹湯瑪斯‧肯尼頓‧班哲明的畫作「沉思」。(蘋果日報)

嚴以律己的許文龍,禁止集團主管與家族成員在周遭置產買地,但當《壹週刊》問博物館未來是不是他最重要的事,他急著說:「老婆才是排第一位。」

愛音樂、繪畫、釣魚與閱讀的許文龍,現在有時在家中靜心雕塑讓他感動的歷史人物,包括英語教育家柯旗化、長老教會駐台宣教士馬雅各牧師、打造嘉南大圳的設計師八田與一等,作品超過 10 尊。

除了奇美實業、醫院、博物館外,許文龍 1998 年創立奇美電揮軍電子業, 2004 年卸任集團董事長, 2009 年拍板將奇美電併入鴻海集團的群創光電,但他萬萬沒料到,這場「面板之旅」,竟成為他事業路上少見的遺憾。(財經組)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