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我們拒絕恐懼【事實與偏見 X 黎智英】

香港地鐵元朗站日前發生疑似警黑合作、白衣黑道幫派毆打反送中民眾事件,引爆大批港人參與「光復元朗」行動,表達不向暴力低頭、譴責港警縱容的心聲。有鑑於港警拒絕同意該遊行申請,港人紛紛以到元朗逛街、購物等理由,變相參與遊行,元朗街頭湧上大批示威者。(香港蘋果日報)
香港地鐵元朗站日前發生疑似警黑合作、白衣黑道幫派毆打反送中民眾事件,引爆大批港人參與「光復元朗」行動,表達不向暴力低頭、譴責港警縱容的心聲。有鑑於港警拒絕同意該遊行申請,港人紛紛以到元朗逛街、購物等理由,變相參與遊行,元朗街頭湧上大批示威者。(香港蘋果日報)

我們必須保護我們免於恐懼的自由。這是為甚麼昨天我們預期以平靜的心情,和平的態度昂然走在元朗大街上,讓店舖繼續營業,巿民照常生活,我們不必同讎敵愾,就是不把黑道爛仔看在眼內,以雲淡風輕的步伐蔑視黑社會勢力(事與願違,昨天到元朗看到大部分店舖都落了閘,只有部分食店營業。居民也少見,街上見到都是來元朗「購物」向黑道show hand的遊人,古惑仔無影無蹤)。7.21逾千黑幫大漢「白衣人」在元朗西鐵站,手持藤條和木棍揚言:「唔係白衫就打!」兇神惡煞見人就打,打到近百人頭破血流,其中包括孕婦、老人和小孩。之前為了呼應這場暴行的來臨,西環契仔何君堯揚言:「多啲嚟密啲手,打個片甲不留!」態度囂張,威風凜凜。另一邊《經濟日報》副社長石鏡泉,在建制派集會擺擂台,呼籲大家用藤條「打仔」,水喉通「教仔」,語言煽惑,態度輕佻。所有這些黑道暴行,西環契仔何君堯和石鏡泉的言行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恐嚇我們,以恐懼威脅我們不敢再出來示威,做逆來順受的巿民。總之反對政府的人就是該打,問你怕未!

警黑合作昭然若揭

為甚麼左派的何君堯、石鏡泉和黑道同流合污?因為中共和黑道的意識形態同出一轍,都是慣以恐嚇使人順從,因為在沒有法律和人權的制裁下,這是最有效和最便宜的鎮壓工具。試想想共產黨和黑道不管法紀,沒有道德和正義的感染力,要控制別人除了暴力還有甚麼?而且他們做事的原則就是控制,用暴力恐嚇你,令你害怕便容易控制你。若不是恐懼鎮壓,中國政府施行的面部識別控制、新聞消息封鎖,或講錯一句話要坐牢等極權,中國人民都逆來順受、順從得貼貼服服?所以,民主政制社會我們叫自由社會(Free society),而獨裁政權的社會我們叫恐懼社會(Fear society)就是這個原因。

最令人感慨的是,香港政府道德敗壞如斯,在林鄭月娥管治下香港已變成了恐懼社會。送中條例激起民憤全民抗爭,她慌忙失措下,政府有不惜借助黑道暴力恐嚇巿民之嫌。不是嗎,逾千白衫暴徒毆打巿民多時警察遲遲未到,雖然一天前黑幫會出來打人搞事消息已傳出,警方無可能不知道。警察來到現場無拉人卻與暴徒談笑嘻哈拍膊頭,「警黑合作」昭然若揭。林鄭,在你管治下香港政府怎麼變成這麼可怕!可能香港已不是在你管治下了,西環出手順理成章用上大陸嗰套,因為以你是英治時代培養出來的公務員,而且還是天主教徒,怎麼可能做了特首一下子變成這樣邪惡恐怖?香港淪落如斯還有得救嗎?有,因為有熱愛香港、品格崇高、道德操守堅定的香港人。邪不勝正,只要我們秉持愛自由愛法治的決心,香港必定有得救。

藝術家劉學成在金鐘一帶看見一位十多歲的女孩,「她很瘦小,穿著背心短褲,速龍就在我們附近,女孩用驚慌的眼神看著我,說自己很害怕⋯⋯」她卻出來抗爭不害怕強權。問她為甚麼這麼晚還不回家?女孩用微弱的聲音告訴他:「我想為香港做點事,這是我第一次上街。」有這樣的孩子,我們怎可能氣餒。即使過了幾個星期,劉學成想起這個女孩,都禁不住流下淚來,嗚咽著說:「作為成年人我覺得很內疚,我們將一個怎樣的香港交給他們?這個爛攤子是我們搞出來的,我們有責任,是我們辜負了年輕人。」有這麼勇敢而熱愛香港的小孩子,有這種有良知和責任感的成年人,香港怎會無得救。有這樣的香港人,我們不用恐懼,我作為香港人而為香港人驕傲。做過香港人我不枉此生。

一種圍爐溫暖力量

這次抗爭運動我們靠的是年輕人「兄弟爬山,各自努力,Be water」,看到他堅毅的決心、道德的勇敢和靈活的智慧,我們大人放心了,讓他們領導,他們帶領著我們,他們更在運動中迅速地成長,令這場運動不斷在壯大。除了我們對年輕人的欣賞,當權者的冷漠令我們兩代人打破了隔膜,團結起來,並肩站在一起面對邪惡。我們站在他們後面,支持鼓勵,與他們共同承擔。正如劉學成說:「他們站在前線,有時候回望我們,能看見他們眼中的恐懼,但只要讓他們知道後面有大人支持他們,我們大家都在啊!他們就安心。也許我們只是坐在遠處,遙遠觀望,就夠了。」我們篤定的存在,是他們強大的後盾,一種圍爐溫暖的力量,讓我們大家都不怕,因為有你我並肩而行。

築起了文明的燈塔

有人說危險的時候,便看到一個人真正的性格。在這次運動患難的考驗中,香港人讓全世界人看到我們高貴的品德。我們每一個族群,每一個行業,都站出來挑戰暴力,拒絕恐懼。有中學生、大學生,在校園在街頭齊心抗議,有母親連結在一起走出來抗爭,有「年輕人,爸爸出來了!」的銀髮族聯群結隊行出來撐年輕人示威者;有教師、公務員、社工和消防員連署譴責政府無良、警察暴力;醫務人員、醫科學生集會,靜坐抗議社會暴力;機場職員在機場集會抗議黑道暴力⋯⋯當然還有年輕人和成年人,浩浩蕩蕩走上街頭抗議林鄭的暴政,拒絕活在恐懼壓境的當頭。我們不能讓香港人再沉淪,變成恐懼的人間地獄。我們的道德良知和勇氣,世人看到了,我們做到了。只要我們不害怕,獨裁者便手足無措,我們勝利在望。

在宏大無比的中國,我們僅是細微的小島,我們只是小小的一撮人,但是,我們不能小窺我們道德良知發揮的力量。我們對極權邪惡的抗爭,讓我們在歷史長河裡,築起了文明的燈塔,照耀著中國走向文明的將來。我們在創造歷史的新中國,踏出了一大步。香港人,為我們身為歷史創造者的自己而驕傲吧!

黎智英╱壹傳媒集團創辦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