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點就報

〈自殺海嘯2〉八年來 每天都有人跟他說想死【壹點就報】

走進新北市雙和醫院九樓的病房區,推開9C06房的門,不見病床,而是一個辦公空間,門上貼著小小的字「心希望關懷中心」。在這間從病房改裝的辦公室內,白板上標示這個月的訪視計畫,牆上貼的表格則記錄割腕、吞藥、上吊等字眼,散佈在土城、中和、板橋、鶯歌的男男女女自殺個案羅列在牆面,有如無法停止的警報系統、分分秒秒鳴笛大作,以激烈的生命曲線對這間辦公室裡的自殺關懷員發出求救的信號。

每天都有人跟他說想死

「這幾天好好在醫院休息,要聽醫生的話好好好吃藥」、「心情不好喔,那我明天下午去看你,我們一起想想看要怎麼解決這個問題….」關懷員陳奕昌的一天就是在各種自殺個案中打轉,每天都有人跟他說很想去死,他的任務則是阻止人去死。陳奕昌和同事們每天要處理六至七個個案,窗外下著大雨、眼前是黯淡的新北市街景,陳奕昌略帶不安的說:「我們的個案心思細膩善感,情緒很容易被天氣左右,陰天、雨天、冬天都讓他們格外想死。」

心希望關懷中心的關懷員大多數都很年輕,相較之下,頭髮灰白的陳奕昌顯得特別,曾經擔任該單位督導的心理師李明慧說:「這個工作壓力很大,再加上薪資不高、很難留住人,陳奕昌能在這裡做八年,很不簡單,他的頭髮越做越白,他其實還沒四十歲。奕昌很不簡單,很會照顧人,也會照顧自己的情緒,夠樂觀。」

陳奕昌擔任八年的自殺關懷員,陪伴許多人走過生命的低潮。
陳奕昌擔任八年的自殺關懷員,陪伴許多人走過生命的低潮。

透過工作見識人生百態

家住台中的陳奕昌,讀過會計、社工,做過的工作更是琳瑯滿目,曾經在街頭發傳單、當過汽車旅館的櫃台、還在餐飲業見識黑道白道種種囂張的行徑,三十歲之前的職場經驗就經歷人生百態。

八年前,因為雙和醫院的自殺防治計畫而來到台北工作,他說:「我原來就是讀社工的,也很想在助人事業上發展,那時候單純地想要關懷自殺者,沒想到一做就是八年。」接觸這個工作,才發現要涉獵不同領域的知識,為了協助個案走出問題的癥結,他必須要研究債務、婚姻、長照等議題。

自殺關懷員除了電話關懷,還必須家訪,協助解決自殺者的問題根源。
自殺關懷員除了電話關懷,還必須家訪,協助解決自殺者的問題根源。

人際關係是過不了的坎

在陳奕昌關懷的個案裡,很多都是因為人際關係而造成的對生命的絕望,夫妻問題、親子爭執一再上演。他記得有一對關係緊張的母女,爭執的最後媽媽都嚷著要自殺,以自殺來獲得同情。陳奕昌介入後,發現媽媽其實就是希望能多受到一點關注、想得到更多愛,他安排媽媽的親友們,透過電話或陪伴來讓她感覺到備受重視,母女關係也因此得到修復。可是當一切都看起來得到改善時,媽媽卻默默燒炭自盡了,這一回媽媽並沒有大聲嚷嚷預告要去自殺。

陳奕昌指出,人的行為是積年累月形塑而成,很難立刻改變。自殺關懷員三個月到半年的陪伴與關懷,或許可以讓個案的狀況好轉、讓他跳出以自殺作為解決問題的模式。但總有些時候,個案還是會墜回原來的思考方式。

陳奕昌的生活充滿各式各樣的自殺案例。
陳奕昌的生活充滿各式各樣的自殺案例。

海嘯般襲來的生命選擇

就陳奕昌長年觀察,自殺的行為常常是衝動的決定,就像海嘯突然襲來。而自殺關懷員的工作,就是減少這種衝動發生,讓想去自殺的人發現事情還有其他的解決方式。

他坦承,第一個關懷的個案離開人間時,他躲到角落抱頭痛哭。當時陳奕昌認為個案所面臨的問題都得到某種程度的解決,接下來應該會往好的方向發展。沒想到案發當天,個案和先生有一點口角,先生負氣出門,嚷著要去死,個案的情緒也被激起,負氣地說:「那我也跟你一起去死。」於是兩人就開車到郊區引廢氣自殺。

陳奕昌無奈的說,這件事挑戰自己可不可以繼續當關懷員這份工作,那是身心的折磨和質疑。他說:「一定會難過的,畢竟是和對方連結兩三個月,對方把所有的心事都告訴我。」但他知道自己必須掙脫低迷的情緒,若一直陷入哀傷與內疚裡,不只沒辦法繼續工作,身心狀況也會亮起紅燈。

個案的離世也會影響關懷員的身心與情緒,關懷員必須懂得自我照顧。
個案的離世也會影響關懷員的身心與情緒,關懷員必須懂得自我照顧。

救人之外還要自救

接觸的個案越來越多、生死的現場也跟著走了好幾回,陳奕昌自我調侃的說:「我已經有點麻木了。」麻木並非指鐵石心腸,而是懂得自我保護,以更超然的態度來面對每一個想要尋死的個案。當他再面對從手中流失的生命,便省思:是不是哪裡可以做得更好一點、如果我把誰牽進來的話事情會不會有一點改變……

他指出,自己心態的改變和適度的麻木,才能繼續做這份負能量爆表的工作。下班後,他常常會去打電動、看漫畫、做運動,把自己從自殺者的世界抽離。心情再不好,就會播著瑞奇.馬汀所演唱的世足名曲<La Copa De La Vida>,跟著哼唱go go go!ale ale ale!為自己打氣。他說:「這份工作的職業傷害很大,一定要自己會保護自己,否則會跟著個案兩敗俱傷。」

派大星療癒疲憊身心

先進國家的自殺關懷員享有定期心理治療的照顧,在台灣這種危及身心的專業人員卻只能自己照顧自己。對陳奕昌來說,照顧自己的方式就是下班後跟個案完全斷線,他坦言:「關心是關心不完的,若每個念頭都在想個案會不會去尋死,自己的日子會過不下去。」

或許是因為太多的心力投注在自殺者身上,他的住所出奇的簡單,那是一個回到家後就不要多想的三坪大空間。小小的居所裡有好幾個派大星公仔,他笑著說:「我很喜歡派大星,他總有出乎意料的喜感。人若擁有派大星的智商,就不會不開心。」

陳奕昌看到派大星就會不自覺的開心.
陳奕昌看到派大星就會不自覺的開心.

滿滿負能量中找到光

自殺關懷員是成就感超低的工作,他們看到個案很慘的面貌,卻看不到他們痊癒之後的那一面;當個案恢復正常,關懷員和個案之間就回到陌生人關係。對陳奕昌來說,儘管成就感低,但是每一個些微的成就感都蘊藏飽滿而強大的能量,讓他繼續堅持自殺防護者的使命。

他說:「曾有一個嘗試自殺的音樂家跟我說,謝謝你,還好那時我沒有死,我現在才能體驗精彩的人生。」對從事自殺防治工作的人來說,「還好那時候我沒死」是最甜美的回饋,成天累積的負能量瞬間迸發耀眼的光芒。 (撰文:黃麗如 攝影:黃威勝、賴興俊 製作協力:凃湘羚 美術設計:裴惠娟)

*當心情沮喪時,可撥打24小時免費的「安心專線」1925

更多壹週刊新聞  

・〈自殺海嘯1〉網路成癮和霸凌 年輕人尋死人數飆升  

・〈自殺海嘯3〉 心情發高燒時 貼心App救你一命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