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檔案

人氣援交妹 不想賣肉賣到老│援交妹の告白【花樣男女】

一個性對象破百的女生,會是怎樣的開放模樣?你想像她的穿著、神情,也許吐一口菸,帶著宿醉,不以為意地說每晚與陌生人的激情只是遊戲…。你覺得她前衛過頭。

如果這一百多人是客人,每一次交歡都是交易,你又怎麼看?網友通常會難聽字眼盡出,貶低地喪罵人家是賺錢又賺爽。

恬恬(化名)就是長期活在世俗道德觀之外的女生;身體是賺錢工具,用過的潤滑液、保險套不計其數,漸漸掩埋她的未來。她不只一次想過自己為何這樣,但客人來了她還是上工。直到她看到了一些數字…。

這是一個關於援交妹從良的故事。

一看就是業務打扮,恬恬(化名)騎著小綿羊,一個煞車停在我面前。黑色制服背心、黑窄裙裹著微胖的身體,她笑說,這是她從良的代價。不做「身體活兒」第四年,她胖了快十五公斤。「當初考不動產營業員證照,考了七次才過。整天窩在圖書館。」

她曾做過各種八大行業,往來在hotel之間,如今可以脫離賺快錢的舊圈子,甘願在路邊發DM、抱著資料掃街,背後究竟有何故事?

19歲入行從事性工作多年,恬恬懊悔過,也迷失過。那幾年在床上工作,很懂扮性感,跟現在判若兩人。
19歲入行從事性工作多年,恬恬懊悔過,也迷失過。那幾年在床上工作,很懂扮性感,跟現在判若兩人。

情色論壇 高評價

那時期的她,是情色論壇裡的人氣妹,意思是嫖客們會在論壇給她高評價。「我那時體重不到五十公斤。一天最多曾有六個客人。」她滑開手機裡的舊照片時,看得出來有一絲得意,時間彷彿回到過去。

女孩們進入情色行業,總有各自的理由,「我高職沒畢業就去做鋼琴酒吧。為什麼做?因為家裡需要錢。」恬恬有個嗜賭的媽媽。「那家piano bar是我媽朋友開的,可以先借我們十五萬,上班就是陪酒,領到現金就還給店家。只是後來好不容易還完,我媽又欠錢,叫我再去別家借。」

這一次恬恬翻開報紙,找到一家可先預支的酒店,「一家禮服店,但我不知道要配S(性交易)。」

她笑說從良代價就是變胖。以前一大堆情趣衣,現在沒有一件穿得上。
她笑說從良代價就是變胖。以前一大堆情趣衣,現在沒有一件穿得上。

恬恬五官艷麗。她回憶過去:「最難卸下的就是風塵味。」
恬恬五官艷麗。她回憶過去:「最難卸下的就是風塵味。」

不斷借錢 陷風塵

回憶第一次下海,恬恬描述起來,像一場荒謬劇。「第一天上班,我才沒坐下多久,酒店裡的姐姐就叫我去換回便服,催我走。我問要去哪?她說:『去開房間啊!妳不知道客人跳到妳嗎?恭喜啊!』她還恭喜我。」

恬恬接著講了一些技術面,包括酒店姐姐如何把潤滑液用針管打進她體內。她到了hotel忘了體內有潤滑液,幫客人洗完澡,不知所措說是第一次接S時,客人回:「濕成這樣還說是第一次,別騙了。」我們聽完哄堂大笑,恬恬也笑:「其實我覺得自己很髒,幹嘛要做這個…。每天都很阿ㄗㄚ,有酒喝就喝。」那年她十九歲。

雖然不願說媽媽的壞話,但她默認媽媽像無底洞。「她沒錢就會打電話來哭。我不會怨她,我只想趕快拿錢給她,這樣她就不會鬧了。」因此她得不斷向店家借錢。然後上工抵債。當然,她自己也迷失了。「在那行待久了,會愈來愈有風塵味。我走在路上,都是八大行業的經紀來搭訕。」

過去的滄桑,恬恬不埋怨像無底洞的媽媽。她承認自己當時也愈陷愈深。
過去的滄桑,恬恬不埋怨像無底洞的媽媽。她承認自己當時也愈陷愈深。

客人集郵 九公主

即使是賣皮肉,也要慢慢找到訣竅。講得像有一本武林秘笈似的,恬恬先說自己在一樓一鳳學到畢身絕活──輕功。「就是按摩完再用指甲輕刮…。」後來帶著這身絕活轉戰網路援交。

「我們這些可以被約的妹,就叫魚。像我這樣沒有雞頭,自己接case的,就叫自由魚。那些情色論壇就叫魚訊。」她好像在講另一個世界。

恬恬還與另外幾個自由魚聯合起來接客,組成九公主。「有點像行銷手法,客人會有集郵心理,想要做滿我們九個人,譬如做到五個的,會跟做到三個的炫耀…,我們真的生意興隆。」

恬恬早已不相信婚姻。「很多客人都是約6:30下班後,速速做完,還可以趕回家吃晚飯…。」她寧願跟貓咪相伴。
恬恬早已不相信婚姻。「很多客人都是約6:30下班後,速速做完,還可以趕回家吃晚飯…。」她寧願跟貓咪相伴。

不想賣肉 賣到老

在人肉市場打轉五、六年,恬恬說性對象絕對超過一百多。「幾乎都會戴套,偶爾不戴,也是因為那些客人比較優,或者比較有感覺,不想戴就算了,但很少。」她說做這行一定先幫客人洗澡,是因為可先確定對方那邊乾不乾淨。

「上面有點點的,就會特別小心。但再怎麼保護都會有職業傷害。那時候我會定期去婦產科檢查,經常尿道炎。每一次都很怕醫生眼光,怕人家知道我做哪行。」她若有所思:「其實我可以接受自己,但我不相信有男人可以接受這樣的我。」

脫離賺快錢的舊圈子並不容易,恬恬說光考證照就考了七次才拿到。
脫離賺快錢的舊圈子並不容易,恬恬說光考證照就考了七次才拿到。

她坦言日子是麻木的。後來是一個好心的熟客點醒了她。「那陣子我媽又欠快三百萬吧,那客人就在紙上算給我看。我那時候一次S收四千,就算一天平均接三個好了,也要全年無休拼命做才能還完…。」恬恬說她看到紙上的那些數字,突然再也不能忍受。「難道賣肉賣到老?我下定決心要脫離,鼓起勇氣跟我媽說以後沒錢幫她了。」

從良路最需要的是意志力。恬恬說其實很難。「如果沾到賭、毒跟養男人,更是完全不可能脫離。」她看起來做了房仲,生活應該是正常了,但身邊仍然有一大堆八大行業朋友,誘惑其實很多。

「不要說朋友,連我有一次跑客戶,還遇到客人。他說:你不是那個九公主之一嗎?然後問我還接不接(S)。」接不接?或者恬恬有沒有加減做?答案只有她自己知道。

工作雖然不一樣了,但恬恬身邊還是有很多八大行業的朋友。
工作雖然不一樣了,但恬恬身邊還是有很多八大行業的朋友。

B859期

■撰文:楊筠 ■攝影:王聰賢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