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氣噗噗的女主播這樣算有公主病嗎?【御姊愛專欄】

曾與美國福斯新聞主播雷根辯論而聲名大噪的中國女主播劉欣(圖中),近日因抱怨下機時沒人幫忙取行李而引起爭議。(翻攝自劉欣微博)
曾與美國福斯新聞主播雷根辯論而聲名大噪的中國女主播劉欣(圖中),近日因抱怨下機時沒人幫忙取行李而引起爭議。(翻攝自劉欣微博)

@御姊愛

曾經和美國福斯電視台女主播公開辯論的中國國際電視台女主播劉欣最近的網路發文踢到鐵板,她分享自己搭乘飛機的經歷,指自己上飛機時,有空服員和一個小夥子幫她推了一把沈重的行李,但在下機時卻沒人幫她,氣得她說「沒有愛心的人是醜陋的」,結果招來一票網友狂批,說她有公主病,誰說一定要幫人家的忙?

當我看到劉欣這則新聞時,心中很是訝異,一個貌似有留洋背景、英文好到可以跟外媒新聞從業人員公開槓上的人,怎麼會用這種直觀角度討論機上行李的事?畢竟在歐美國家,幫別人搬行李有時是大忌。

歐洲不同的國家對於是否要幫女性的忙,扶行李、提東西見解上是很不一樣的,我的挪威男性友人就曾說,「如果挪威女人沒有開口請你幫忙,千萬不要自作主張上前協助,你可能只會得到一個白眼,而不是一句謝謝。」

對北歐這幾個特別強調男女平權的國家,女人極度介意男人「好心幫忙」,在她們眼裡,許多的「好心」都是因為你預設了「女人不能」,所以亞洲社會動不動就說「男人就該提重一點」「男人就該多出一點錢」「男人就不該哭」這些話是絕對不允許在北歐出現的,你說了,就是性別歧視,哪怕你以為你是一片好意。

某些歐洲國家因為遊民多或竊盜猖獗,所以特別介意別人任意碰觸自己的行李,自己也不會隨便碰別人的,以免他人藉故說東西遺失損壞,找你麻煩。

當然,或許也跟世代差異有點關係,英國的地鐵時常沒有電梯,扛著20幾公斤的行李走樓梯可以說是家常便飯,比較願意幫人提一把行李上電車的,通常是有點年紀的大叔紳士,老派的紳士風範自然是讓受惠的人感到窩心,但年輕一點的男孩,或許是冷漠、或許是害羞、也或許成長過程中已經較少被鼓勵當一個讓女性感到舒心的紳士。

劉欣的矛盾之處,在於她並沒有開口請求身邊的人幫忙,而是希望他人「主動發現」她需要幫忙。她把上機時得到的小幸運當成應該的,卻忘了空服員的職責從來不包含幫客人搬行李;身邊乘客的冷漠或許有各種理由,有可能是不想冒犯女權的一種貼心,又或是對方也有不便之處,當然也可能只是單純的冷漠,但話又說回來,如果這位主播連開口請他人幫忙的謙虛都沒有,是不是也同樣呈現一種根本不想溝通的冷漠呢?

這例子也讓人想起博愛座情結,需要座位的人不開口問正坐在博愛座上的人是否方便讓座,反而一股腦地生氣他人不讓座,或許只要謙虛地開口問問,就能得到對方一個小惠、或知道對方不方便的理由,好過對世界憤怒的抱怨。

如果說沒有愛心的人是醜陋的,那麼不懂得表達謙遜、體貼對方可能也有難處的人,恐怕最難有愛心。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