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檔案

〈偷拍檔案093〉偕女助理二度上摩鐵被逮  立委羅致政自毀市長路始末

總統蔡英文近日出訪友邦,隨行的立委還有羅致政、管碧玲、趙天麟等人,陣容堅強,還被外界稱為是「發言人戰隊」。

其中,長期擔任民進黨外交部主任,研究外交事務與國際關係多年的羅致政,在隨行出訪期間,談起台美關係、外交策略,無論是接受媒體採訪時,或是在臉書PO文側記總統行程,總能長篇大論,展現博學多聞的學者形象。

立委羅致政(左)近日隨行總統出訪,深受蔡英文青睞,就連過往羅妻陳亮吟(中)開設咖啡店時,蔡英文也特地到場剪綵。(圖:蘋果日報)
立委羅致政(左)近日隨行總統出訪,深受蔡英文青睞,就連過往羅妻陳亮吟(中)開設咖啡店時,蔡英文也特地到場剪綵。(圖:蘋果日報)

相較於兩年前的此時,羅致政才剛被《壹週刊》爆出背叛曾唱紅台語名曲《雪中紅》的歌手妻陳亮吟,二度偕女助理上摩鐵。當時他在澄清記者會上鬼打牆、跳針、不知所云的表現,與如今的辯才無礙簡直判若兩人,看來他已逐漸熬過醜聞風暴。

《壹週刊》2017年拍到立委羅致政與女助理開房。
《壹週刊》2017年拍到立委羅致政與女助理開房。

2017年7月6日傍晚,羅致政駕駛凌志轎車離開板橋服務處,一路開上高速公路,熟門熟路地直驅林口文化三路,接著就開始亂無章法的到處繞圈,約莫十分鐘後,才在一處空曠公園旁的停車格停下,過沒五分鐘,羅致政的辦公室副主任粘珮瑩也開著YARIS小車出現。

已戴上口罩變裝的羅致政,起初還氣定神閒地下車,朝粘車方向走去,但快要接近粘車時,羅竟又加快腳步一溜煙地坐進粘車副駕駛座,鬼鬼祟祟的模樣跟平常的溫文儒雅大相逕庭。

羅致政開車到林口,下車時戴口罩,鬼祟溜上女助理粘珮瑩座車。
羅致政開車到林口,下車時戴口罩,鬼祟溜上女助理粘珮瑩座車。

粘珮瑩載著羅致政,先到附近的燒臘店,粘女下車買了兩個便當後,就毫不遲疑地開車直奔「悠逸汽車旅館」。

車開進摩鐵後,櫃檯人員要他們先在入口稍待房間,等了10幾分鐘,櫃檯人員才將鑰匙拿給他們,粘女神神秘秘地將車窗只打開一小縫,讓櫃檯人員將鑰匙塞進去,接著就直駛入旅館深處。

開房前,粘珮瑩先載羅致政到便當店買兩個燒臘便當。
開房前,粘珮瑩先載羅致政到便當店買兩個燒臘便當。

粘珮瑩載羅致政進入「悠逸汽車旅館」。
粘珮瑩載羅致政進入「悠逸汽車旅館」。

兩人在旅館內待了將近3小時,到晚上10點才離開,粘女載羅致政回到原本停車處,戴著口罩的羅立刻小跑步快速坐上自己的車,二人一同出發開上高速公路後沒多久,就分道揚鑣,但當他們快要各自抵達住處前,卻又都在路邊停下,大約10幾分鐘後,又同時將車停進自己的停車場,步調相當一致。

開完房後,粘珮瑩載羅致政回到停車處開他自己的車。
開完房後,粘珮瑩載羅致政回到停車處開他自己的車。

在這次開房後才過4天,2017年7月10日晚上六點半,粘珮瑩從立法院下班後,開著YARIS小車緩緩駛出立院停車場,一路朝大直方向前進,但是到了樂群二路,原本開得順暢的粘女,竟突然開始在街道小巷間不斷繞路、迴轉。

接著,粘女突然在一條巷內停下,此時,羅致政的凌志轎車竟已在該巷等候,兩車會合後,粘女的車就緊跟著羅的車屁股開,兩人默契十足地前後駕車抵達人煙稀少的基湖路112巷,羅先將車停妥在停車格內,粘女也跟著作勢要停車,未料,戴著口罩的羅,卻趁著粘女假裝停車的時候,在一瞬間下車偷偷摸摸地鑽進粘車的副駕駛座,粘女隨即將車開離巷子。

粘女載著羅,先是開進附近的「沐蘭精品旅館」,但不知道是沒有空房還是嫌價位貴,車子才進去一下就又立刻開出來,轉而開進隔壁的「情覓汽車旅館」。

粘珮瑩載羅致政到大直的「情覓汽車旅館」。
粘珮瑩載羅致政到大直的「情覓汽車旅館」。

與粘珮瑩上摩鐵3小時後,粘女載羅致政回去開自己的車。
與粘珮瑩上摩鐵3小時後,粘女載羅致政回去開自己的車。

平時形象清新的羅致政帶女助理上摩鐵,令各界跌破眼鏡,同時他的專業學者牌,也一夕崩壞,甚至原有意參選2018年新北市長的羅致政,也因這場桃色風暴,選戰都還未打,就直接出局。

當時羅致政為止血,第一時間就出面說明,卻先是唸完致歉新聞稿後,就狂跳針說:「這件事的始末,已經向家人說明了,他們已經了解整個發生情況」、「沒有所謂原諒,就是信任我」、「信任我沒有做這些事」、「獲得家人的信任跟諒解」、「我已經跟家人說明,也得到信任諒解」、「事件始末,都已都做完整說明,家人基本上是信任。」。記者會全程僅花三分鐘,羅隨即快閃離去,留下現場滿頭問號的記者們。

與粘珮瑩(左)上摩鐵事件,讓羅致政形象大傷。(翻攝臉書)
與粘珮瑩(左)上摩鐵事件,讓羅致政形象大傷。(翻攝臉書)

羅致政的道歉記者會不但沒能挽回形象,事後還有多家媒體及名嘴們,繪聲繪影地描述,羅致政的偷腥事件,其實是親綠金主為讓羅致政提前從新北市長選舉中出局,開出一張照片500萬元的重金,聘請多家徵信社跟拍,甚至引起四家狗仔相互不滿,在路邊大打出手,喋血街頭。

事實上,《壹週刊》當時僅是循著立院傳言,便輕易地跟著羅致政及粘珮瑩到達摩鐵,沒有賞金、沒有暴力、更沒有腥風血雨,只有狗仔葛格在摩鐵外等候的那乏味三小時。(撰文:鄭淳尹)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會員《壹訂友》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