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故鄉風景】收入少又背罵名 他為何堅守稻田裡的製香廠

林忠瑩從父親手上接下製香家業,同時也面對提倡減少燃香以及背負汙染環境污染罪名的衝擊。
林忠瑩從父親手上接下製香家業,同時也面對提倡減少燃香以及背負汙染環境污染罪名的衝擊。

說到故鄉彰化埔鹽,林忠瑩總是笑得無奈,「連我有一些在彰化的朋友,叫他們來埔鹽來找我,他們都會先問我說埔鹽在哪裡?」

林忠瑩的家,位於彰化埔鹽鄉豐澤村。對居住在城市的人來說,住家附近沒有便利商店,只有稻田和一間賣水和冷飲的傳統雜貨店,可能很難想像。然而,正因為傳統,這個小村落還保留了緩慢的步調,及製香、綁雞毛撢子等傳統產業。

埔鹽豐澤村是個知名度不高的地方,卻保留了製香和綁雞毛撢子等傳統產業。
埔鹽豐澤村是個知名度不高的地方,卻保留了製香和綁雞毛撢子等傳統產業。

林家從林忠瑩的祖父那代就開始製香。林忠瑩的父親林川田說:「他(林忠瑩)的阿公和叔公是村子裡最早投入製香的人。因為只靠務農能賺的錢有限,所以跟人學了製香來貼補家用,後來許多親戚村民跟著做,村子裡製香的人越來越多,豐澤這個小小的地方就有二、三十家製香廠。」

林家的製香廠位於稻田旁,平時主要工作由林忠瑩負責,但父母親也總是陪著忙進忙出。
林家的製香廠位於稻田旁,平時主要工作由林忠瑩負責,但父母親也總是陪著忙進忙出。

但,林忠瑩還是回來了。

回來後,林忠瑩所面對的不只是越來越多廟宇提倡減少燃香,另一大關卡是,製香產業背負了環境污染的罪名。他苦笑道:「的確,我也聽過有些大陸廠商會用裝潢廢棄料攪成粉去做香,但在台灣不可能這樣做,因為一這麼做很可能就沒有生意了。」他強調,製香是良心產業,「自己做的東西只有自己知道加了什麼,所以一定要有自己的堅持在。」

如今村內的製香廠從當年的二、三十家,收到僅剩五、六家,林忠瑩的收入甚至不到父親當年的一半,但他仍然每日守在稻田旁的製香廠,用祖父傳下的香料配方,日復一日的掄香、切香、曬香。

看著製香業走向黃昏,林忠瑩希望製香功夫能被看成一項傳統手藝。
看著製香業走向黃昏,林忠瑩希望製香功夫能被看成一項傳統手藝。

他並不後悔回家,「至少可以陪在父母親身邊照顧他們」。但他期盼外界把製香功夫當成一種傳統工藝,「以後製香產業應該會慢慢消失,我們的下一代應該也不會有人再從事這行業,但我覺得還是有必要傳承下去。」留住製香業的尾巴,是他正在努力的事。(撰文:謝祝芬 攝影:許鴻財、賴興俊)

住家附近雖然不熱鬧,但林忠瑩還是覺得回到故鄉最好。
住家附近雖然不熱鬧,但林忠瑩還是覺得回到故鄉最好。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會員《壹訂友》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