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左腦戀愛2〉出去遇他別意外 陳建騏:不享受失戀的苦【藝界人生】

撰文:左光平  

攝影:《壹週刊》攝影組 李政龍 徐嘉駒

圖片來源:《壹週刊》資料室、《蘋果日報》、陳建騏臉書

場地提供: forgood 好多咖啡

其實大部分接觸到陳建騏的對象,都會知道他就是一個「老師」,但是這個身分反而不見得對陳建騏自己感覺困擾,而是對那個對方會造成一點點障礙,牆築高了要跨過第一步總是難些。「多半還是相處。」

我問起他之前的戀情無法持續的原因,當然我本來以為會是「相處時間不夠」或是「作息相差太遠」這種理由,而分開的理由當然不會太間接,其實直接點也好。「我只能說,在戀愛時我會非常非常開心,但是戀愛一旦結束,我會沒有辦法工作。我不享受那個痛苦。」

我問了他,比起工作,戀愛帶給他的挫敗感會是比較大的嗎?他真的想了蠻久的,給了我這個答案,我想建騏重視情感的程度,有再超過我想像一些。「我的戀愛通常都蠻長的,所以每次都蠻痛的。」

大部分接觸到陳建騏的對象,都會知道他就是一個「老師」,這個身分也為對方留下一點距離感。
大部分接觸到陳建騏的對象,都會知道他就是一個「老師」,這個身分也為對方留下一點距離感。

建騏感性的那面跳了出來,而我開始回想冷淡如我,是否該在創作上減少一些理性比例,讓自己更像「活著」一點,在這種多工運作的情況下。 我覺得我是一個需要被需要的人,不一定要大火花。」

這是建騏的想法,其實跟他的生活模式很相近,他想要平靜甚至有點平淡的生活,而對我來說,我以前覺得付出就是獲得,倒不是我能提供什麼缺少的給對方,甚至更冠冕堂皇地有點覺得我可以補足對方的某一塊這麼宏大的理由,因為對我來說戀愛不一定是需求。

到現在我覺得很奇妙,因為我覺得我跟建騏其實蠻熟的,可是我聽他講這些話的時候我竟然會有一種「哇!原來是這樣!」的感覺,可是我其實都知道,我們也常常聊這些比較感性層面的事情。

陳建騏覺得自己是一個需要被需要的人。
陳建騏覺得自己是一個需要被需要的人。

陳建騏想要的是平靜甚至有點平淡的生活,
陳建騏想要的是平靜甚至有點平淡的生活,

說到熟這件事,建騏有個舉動很有趣,過去他的夜晚都是留給製作案和工作的,甚或是留給他想要分享的自己,但是去年開始,他試著出門跟大家碰面玩耍聊天等等的「混」在一起,我當時其實只好奇,這個決定的想法是什麼,建騏說。「開始認識不一樣的人,我的看法變得不會只有一種。」

他不是那種,只用腦袋覺得,我以為你是什麼樣就是什麼樣的人,思想打開了,當然也就有空間容納了。最後我問了一個關於他去年的出櫃文章的消息,建騏自己對這件事情的看法,以及有沒有後悔過之類的等等,但是在寫這篇文章當下,我覺得自己這個問題蠻沒必要的。

你知道「戀愛」這件事情,如果從性別的可行性來討論,我真的覺得自己太不懂事了。

總是寄情工作的陳建騏,去年開始試著跟大家「混」在一起。
總是寄情工作的陳建騏,去年開始試著跟大家「混」在一起。

陳建騏覺得,思想打開了,人生就有無限多的可能。
陳建騏覺得,思想打開了,人生就有無限多的可能。

【作者簡介】    
左光平,立志成為斜槓人生的實踐者。    
文字工作者/唱片企劃/電台主持人/經紀人    
十多年前曾經是選秀冠軍,但發片沒紅,幸好轉幕後轉得早,現在過得還不錯,也聽了不少秘密,嘴巴很緊。    
有空喝一杯。

左光平。
左光平。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