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左腦戀愛1〉出櫃不影響!沒時間都要談戀愛 陳建騏拚了!【藝界人生】

撰文:左光平  

攝影:《壹週刊》攝影組 李政龍 徐嘉駒

圖片來源:《壹週刊》資料室、《蘋果日報》 、陳建騏臉書

場地提供:forgood 好多咖啡

在我正式進入唱片幕後的領域開始,我幾乎就是一直跟陳建騏工作了,當然我擁有很好的機會,碰到很多很好的素材,但是對於建騏的工作狀態,我是始終佩服的。從舞台劇到唱片製作,開了錄音室和經紀公司,甚至開始有電影配樂的「工廠型」錄音間,用理想撐著。

從他的事業問起,他說,這一切的發展,都不在他的計畫內,但是他把別人安排他的事情做到自己喜歡的樣子,就到現在了。這個部份我是很理解的,不然不會有這麼多歌手趨之若鶩想要跟他合作,徐佳瑩、艾怡良、HUSH、許茹芸、魏如萱等等,包含這些歌手在內,都搶著要他當製作人。

「運氣是很重要的。」

陳建騏獨特的專輯製作方式,讓很多歌手都搶著要他當製作人。
陳建騏獨特的專輯製作方式,讓很多歌手都搶著要他當製作人。

除了本身的才華之外,他提出了一個正向循環的概念,笑著對別人,別人當然微笑回對。幾乎每件事都挺完美的狀況下,那個眾望所歸的金曲獎「最佳專輯製作人」,卻始終沒有降臨過。從演奏到演唱類共六次的入圍,只有在幾年前拿到一次單曲製作人,不過他看起來不是很失望的感覺。

「只有在『入圍的有』影片播放的時候,會覺得有點緊張。我現在非常非常相信『入圍就是肯定』。」他笑著說,可能自己把好運氣都用在別的地方了,OK啦!「如果真的是抓到做專輯的感覺,應該是從魏如萱的『優雅的刺蝟』開始。」

建騏進入流行唱片的製作時間並不是非常長,但是他很快跟很多歌手合作,可能他身上散發某種跨界感吧,至少我是這麼覺得,很多事情讓他來處理真的很不一樣。「我的挫折感,可能比較來自於期待會落空的感覺,比如大眾的反應或聽眾的回饋。另一種可能是跟『人』有關的磨合,還是會有很多磨擦跟工作形態上的不同。」

陳建騏多次入圍金曲獎,只拿過一次單曲製作人,但始終無緣「最佳專輯製作人」。
陳建騏多次入圍金曲獎,只拿過一次單曲製作人,但始終無緣「最佳專輯製作人」。

陳建騏從魏如萱的『優雅的刺蝟』開始,才真正對製作專輯有感覺。
陳建騏從魏如萱的『優雅的刺蝟』開始,才真正對製作專輯有感覺。

陳建騏的EQ在我看來是管理極好,幾乎沒看過他發脾氣,不過,我想這應該歸功於「時間管理」,(不過他今天差點跟這個專訪擦身而過),蠻佩服的。

吃飯時間或是車程這種時間,他也都知道怎麼利用,甚至他還想發展「興趣」,畫畫或是寫作,甚至自己喜歡的演奏作品,同為斜槓人生的我,真的覺得太猛了。

到了這裡,我終於問出,在這麼多的事情和壓力底下,建騏還會有時間談戀愛嗎?他斬釘截鐵地,說出了:「會!」但這就不能只是忙裡偷閒了。

陳建騏的高EQ讓與他合作過的人都相當佩服。
陳建騏的高EQ讓與他合作過的人都相當佩服。

對於是否展開新戀情,忙碌的陳建騏表示,談戀愛可不能忙裡偷閒。
對於是否展開新戀情,忙碌的陳建騏表示,談戀愛可不能忙裡偷閒。

【作者簡介】    
左光平,立志成為斜槓人生的實踐者。    
文字工作者/唱片企劃/電台主持人/經紀人    
十多年前曾經是選秀冠軍,但發片沒紅,幸好轉幕後轉得早,現在過得還不錯,也聽了不少秘密,嘴巴很緊。    
有空喝一杯。

左光平。
左光平。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