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檔案

〈老司機帶路〉尋歡50元吹電扇嫌貴 搶買30元保險套【台南鐵支路邊】

1949年出生、現年70歲的洪有義,見證「鐵支路邊」早年盛況。而1977年出生、現年42歲的阿雄則見證台灣公娼與私娼交錯的年代,以及兩者的式微。

在台南市經營餐飲店的阿雄,國小畢業之前住在桃園市桃源街,國中一年級時,媽媽離家出走,單親爸爸傷心之餘帶他南下台南定居,在台南火車站鐵道旁租房子居住。

「我從小就對穿旗袍的阿姊有好感。」阿雄說,回憶起小時候還住在桃園時,他們家就在桃源街的隔壁巷子,桃源街有很多公娼,小孩子常跑去探頭探腦,都叫她們「阿姊」,印象中,那些阿姊長得很漂亮,也穿得很漂亮,通常是穿旗袍。

私娼寮曾在台灣盛極一時,幾乎各縣市都有。(圖:壹週刊)
私娼寮曾在台灣盛極一時,幾乎各縣市都有。(圖:壹週刊)

阿雄的阿嬤常告誡他,那些是「歹查某」,不要去接觸她們;但大人越是禁止,小孩越愛唱反調,阿雄常和鄰居小朋友跑到隔壁街找阿姊們玩,而阿姊們很愛說笑話,常逗孩子們開心。

「阿姊說,我們下面還沒開眼,等18歲時記得回來找她們。」阿雄回憶,有些阿姊還會故意抓小男生下面,或用手指彈,故意鬧他們。自己小時候不懂事,暗自決定18歲要回來找她們,未料國中一年級就搬到台南,從此落地生根。

漸漸懂事後,阿雄知道「鐵支路邊」的阿姊與桃源街的阿姊一樣,都在從事性交易,但台南的阿姊是私娼,沒有穿旗袍,而且比較神秘,似乎晚上才出現,燈光也比較昏暗。

早年私娼寮沒有冷氣,每到夏天悶熱難耐,男客若多加50元可吹電風扇,但不是每個男客都會買單。(圖:蘋果日報)
早年私娼寮沒有冷氣,每到夏天悶熱難耐,男客若多加50元可吹電風扇,但不是每個男客都會買單。(圖:蘋果日報)

由於國中開始就在「鐵支路邊」晃來晃去,也認識幾個阿姊,台南的阿姊也很喜歡說笑話,常講話「虧」小男生,一樣會叫小男生們長大後要回來找她們,要一起玩抓泥鰍,還要教他們如何把泥鰍放進蛤仔裡。

阿雄說,他的青少年時間是1980年代尾,那時鐵支路邊的私娼一節15分鐘,要價600元,房內沒有電風扇,電風扇要加50元,保險套另加30元,大人們通常都會加30元買保險套,但不一定會加錢使用電風扇。

童年的阿雄答應18歲時回去找桃源街的阿姊,但一到台南就變了,還沒滿18歲就把人生第一次獻給台南的阿姊。

他坦言,第一次進房間時有點緊張,雖然認識阿姊,但沒看過阿姊沒穿衣服的樣子。阿姊先叫他脫衣服、脫褲子,然後開始玩泥鰍,之後阿姊坐在他上面,水蛇腰不斷扭動,大概是第一次比較緊張,印象中不到五分鐘就結束了。

有些男客對要加50元才能吹電風扇嫌貴,但對一個要價30元的保險套卻搶著買。(圖:壹週刊)
有些男客對要加50元才能吹電風扇嫌貴,但對一個要價30元的保險套卻搶著買。(圖:壹週刊)

由於房內沒浴室,阿姊端來一盆水,幫他清洗下面,就這樣,他從一個小男孩轉大人,那年他才16歲。

此後,也忘了曾經造訪幾次,次數沒有很多,但常跟阿姊們互虧,阿姊們一樣很愛講笑話,比如說,有個常坐在公園旁的阿伯,因做工不慎,右手斷了兩根手指,綽號「八節仔」。有個阿姊卻逢人就說,「八節仔」阿伯的兩根手指是被她下面咬斷的,因她下面有長牙齒。

她們就這樣說說笑笑度過每一天,或許也是為了排解心中苦悶,畢竟哭著是一天、笑著也是一天。(撰文:楊逸宏)

燈光昏暗的私娼寮,是阿雄年輕時的回憶。(圖:蘋果日報)
燈光昏暗的私娼寮,是阿雄年輕時的回憶。(圖:蘋果日報)

更多壹週刊報導
〈老司機帶路1〉台南鐵支路邊 排隊點火柴棒看下體
〈老司機帶路3〉老鴇遭勒斃 80年解憂私娼寮成絕響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