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重啟 政改方案【事實與偏見 X 黎智英】

《逃犯條例》修訂推行的奸詐和陰險,破壞市民對政府的信任到無以復加的地步,從此成為巿民和政府切割成兩個陣營對峙的分水嶺。(香港蘋果日報)
《逃犯條例》修訂推行的奸詐和陰險,破壞市民對政府的信任到無以復加的地步,從此成為巿民和政府切割成兩個陣營對峙的分水嶺。(香港蘋果日報)

這次《逃犯條例》修訂推行的奸詐和陰險,破壞市民對政府的信任到無以復加的地步,從此成為巿民和政府切割成兩個陣營對峙的分水嶺。這次也是香港人的自由被威脅,退無可退的最後一條稻草,逼使二百萬人站出來跟北京攤牌,以後香港人與北京政府的衝突會源源不斷。互信盡失,以後政府的措施都會被市民視作陰謀,而市民每一次反對政府的措施,都會被北京視作造反的企圖。在沒有信任的對峙下,官民關係迂迴曲折,尤其年輕人已走到前線,血氣方剛的年輕人面對奸詐陰險的北京,將爭鬥不斷。為甚麼我說北京而不是港府呢?因為經過這次反送中抗爭運動,我們沒有勝利,港府卻大敗,失盡民心喪盡管治權威,以後北京只好頻頻出手干預,一國兩制名存實亡醜態畢現。

普選才是市民勝利

林鄭說送中條例「壽終正寢」,但是條例沒有撤回仍在議會議程中。她就是不讓市民勝利,縱壞了你們這些「子女」,以後得寸進尺還得了!剛愎自用的她有所不知,事到如今就是她撤回送中條例,巿民也不收貨,抗爭不會停下來。她這次陰謀詭計是市民的暮鼓晨鐘,不,市民不可能接受「撤回」當是勝利。今天送中條例撤回,日後自會使出一輪詭計,用不同方式推出達致送中陰毒的法例。2003年推行23條激發五十萬人遊行抗議,最後撤回,北京全力插手選舉,搶奪民主派在區議會和立法會議席,令民主派區會議席數目不斷下跌,削弱地區力量和政黨資源。2014年雨傘運動雖然失敗,因為對抗,跟著而來是用司法手段,檢控社運人士,將黃之鋒、周永康等判監,控告九名傘運人士,借梁頌恆游蕙禎宣誓風波把戲,DQ一班傘運年輕人參選等等,這些隨後的詭計行動歷歷在目,市民怎可能相信送中條例撤回就是「勝利」?若然我們沒有普選,永遠都會在奸計的威脅下苟且偷生,普選才是市民爭取的勝利。除非重啟普選政改方案,這次抗爭運動是不會平靜下來的。事到如今幾乎全民出動抗爭,爭取不到一勞永逸的普選,市民不會罷休。

跟北京攤了牌,香港人以後是中共敵我矛盾下的「敵人」了。就以當年陳方安生辭職為例,她向北京攤過牌後,處處受阻撓,就是要你無運行。香港人以後的情形一樣,你「不聽話」我怎控制你呀!共產黨的管治就是控制,控制加控制,不能被控制的人就是敵人。居然有二百萬人膽敢出來遊行抗議,而且是萬眾一心,中共權威受損多無面!以後不以更強硬手段對付怎行?不過,這次中共面對的危險更是前所未有,和理非的上一代和激進的年輕人,在惡法嚴峻威脅衝擊下,喚醒兩代人的謙和與熱誠,生命共同體的醒悟,從前的歧見化解了,融合似水,流向將來,屬於年輕人的浩瀚天地。

用道德武器作籌碼

年輕人這次be like water的智慧,加上赤子之心熱情與勇氣,走在前線爭取普選最後勝利,會是一場漫長的抗爭運動。不斷的抗爭與衝突,香港人不斷承受的暴力與鎮壓,這些場面的畫面和資訊瀰漫到大陸,激發人民的道德良知勇氣,到有日經濟低迷,就職者失業年輕人找不到工作,生活拮据忍無可忍有樣學樣,只要克服內心恐懼十分鐘,勇敢站出來,這會是對中共極權多危險的挑戰!這樣的情況現在正是最有可能發生的時候。我們要知道中共極權統治理據,是基於「讓人民溫飽」的經濟利好,順理成章經濟利好中國人民視之為「人權」。如果你還記得,一年多前中國有些地產公司賣了部分樓宇,見市道低迷減價促銷,導致之前買貴樓的人出來遊行抗議,終於政府介入,要地產公司賠償之前買貴樓的人,糾紛才平息。可見中國經濟現時已陷入不斷下滑的低潮,加上中美貿易戰的壓力,科技限制的挫折和內部權鬥白熱化,經濟崩潰的危機要是出現,人民從明天會更好的失望,逆轉成明天會更差的恐慌,為了彰顯「人權」的理由,一觸即發道德良知勇敢伸張,官逼民反的暴亂爆發,造成的後果場面難以想像。這樣的場面出現的顧慮,怎能不讓中共恐慌?

中美貿易戰的背後是一場冷戰的開始。這是一場兩個相反價值觀對抗的冷戰。雖然經濟和軍事實力不可忽視,冷戰的競爭主要是場道德權威的對抗。我這次到美國拜訪一些官員和接受傳媒訪問,主要是想指出美國作為民主自由世界領袖,道德權威是他們很強大的武器,強調和伸張道德權威對他們贏這場中美貿易戰,以及對世界以後幾十年發展的重要性。美國有些官員認為現正在與中國貿易談判,先不要談人權法治這些道德議題,以免冒犯中共令談判受挫。我的辯駁是,不,剛剛相反,美方應該盡量利用這道德武器作為籌碼,因為道德權威是中共最缺乏和最脆弱的部分。不用害怕中共受冒犯令談判受挫,若中共不想談判,講甚麼都沒用。但是中共既然坐下來談判,證明中國需要與美國的貿易比美國需要中國的更多,道德議題會是美國談判強大的槓桿力量(leverage)。幸好所有我拜訪的官員都有同樣的共識。

我說二十年後中國必然會是世界最大的經濟體系,我們想中國的極權價值觀支配這世界、子女生活在這樣的世界嗎?當然不想,那麼,美國是時候重新重視和利用西方價值傳統道德權威這強大武器,以對抗中共的極權道德匱乏的醜惡了。我們香港人因為過去受英國殖民統治,留下社會機制如法治自由人權等遺產,就是後殖民出生的年輕人,都是在這種西方價值觀下成長。我們本能地擁有美國人同樣的價值觀,這次反送中抗爭運動,就是我們這種價值觀展現的道德勇氣,對抗極權的邪惡。我對那些官員說,若然你們現正與中國展開的冷戰,是場道德權威的對抗,我們現在的遊行抗議可以說,是在你對手的陣營內,打著你們的戰事,你們有義務支持和協助我們。我們要的是精神上的支持和協助。請你們談論的政治議題上,多些提及我們香港人的抗爭情形,啟發美國人民的同理心,予以我們同情和支持,讓他們的同情和支持,成為支持我們的強大政治力量。

感覺背後強大支持

1963年美國總統甘迺迪到柏林,對著柏林人說:「Ich bin ein Berliner」,我是柏林人。這句話對當時柏林人是信心和希望的鼓勵,使他們有更堅強決心面對蘇聯當時極權恐怖的威脅,改善了位於鐵幕前線柏林的政治形勢。我說我們香港人現時面對同樣的處境,請你們的領導人對我們香港人,尤其對我們走在前線的年輕人,說些同理心和同情的鼓勵說話,讓他們感覺到背後有強大的支持,更有信心和希望面對漫長的抗爭路。美國政府和人民,你們現在與中國展開冷戰,在精神上支持和協助香港人的抗爭,正好體現了你們道德權威的強大力量。

黎智英╱壹傳媒集團創辦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