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賣毒做詐騙 他穿全身名牌想被人看得起【真心話】

他發現,到頭來錢夢全是一場空。
他發現,到頭來錢夢全是一場空。

你的心裡,是否也藏著一段人生故事,它挑戰了當前道德觀、觸動情慾禁忌,比起電視八點檔更加光怪陸離。這些悲歡奇情藏在心底,成了無法癒合的膿瘍。

說出真心話有時容易傷人,也可能自傷,卻是面對自己最好的方式。《壹週刊》整理從前採寫的人物故事,每週六推出,一起來聽聽他們的真心話。

台中市 石頭 電玩業

我在賭博電玩店上班,店裡有些十七歲到二十歲顧櫃臺的阿妹仔,她們交的男朋友都是仔,交往沒多久就被甩,人財兩失然後鬧自殺。我勸她們不要再找這種男人,就是講不聽。

不過我在她們這個年紀的時候也是講不聽。我爸媽都是公務員,管我管得很嚴,我不愛念書,他們就在我耳邊一直唸,說一定要念大學才會有出息,煩死了!他們越說我越不照做,十五歲就去餐廳端盤子,他們知道我考不上大學,又逼我去考一堆證照。

他們一副我會沒出息的樣子,我就越想證明不聽他們的話照樣賺大錢,就開始做偏門生意,十五年來,我做過職棒簽賭組頭、賣K他命還做詐騙集團。

做這些生意,我一開始都會有點良心不安,尤其剛去大陸做詐騙集團時,心裡一直猶豫這樣騙人好嗎?但是想到都已經來,不能空手而回,還是做了,但是三個月後把來回機票錢賺到我就不幹了。

錢賺多的時候,我一個月有一、二十萬進帳,天天吃喝嫖賭,也覺得全身名牌才會被人看得起,錢都花光光;後來做組頭,被朋友倒了兩百多萬,害我當卡奴還向地下錢莊周轉,被逼急了,只好向爸媽借錢還地下錢莊。到現在我還有一百多萬卡債。

爸媽一直希望我平穩過日子就好,他們當了一輩子公務員,知道這種日子最實在。雖然我開始工作到現在都不太跟爸媽說話,但我心裡有數,自己繞了這一大圈,其實是一場空,還是回歸平淡吧。最近我想開一家修車廠,老老實實做黑手,從家裡翻出那張當初被爸媽逼去考的修車證照時,突然有一種陌生的感覺,那就是一般人說的「踏實」嗎? (原文刊載於《壹週刊》415期 整理/人物組)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