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我們行出來 向暴政說不!【事實與偏見 X 黎智英】

7.1遊行是我們每年向中共暴政的抗議,今年更經歷險被陰謀詭計推往黑暗煉獄之災,我們更要行出來向陰險奸詐的暴政說「不」!(圖片:香港蘋果日報)
7.1遊行是我們每年向中共暴政的抗議,今年更經歷險被陰謀詭計推往黑暗煉獄之災,我們更要行出來向陰險奸詐的暴政說「不」!(圖片:香港蘋果日報)

林鄭月娥六月十五號對傳媒宣布暫緩《逃犯條例》修訂時說:「這兩年內相對平靜的香港社會……」我聽到驚訝不已,這兩年內香港相對平靜?這是甚麼麻木不仁的鬼話!一股寒氣打從我脊椎湧上,腦袋混亂嗡嗡作響,我目瞪口呆望著螢光幕,看到林鄭嘴噏噏而再聽不到她所云,腦袋不斷重複打轉的是過去兩年發生,令香港法治被蠶食和香港人自由被蹂躪的事件。無論是「一地兩檢」的實施,《國歌法》準備立法,DQ議員(取消議員資格),限制部分人士參選,取締民族黨,以及驅逐《Financial Times》記者馬凱等,都是史無前例令香港人忐忑不安的惡行。噢!是了,反對和抨擊這些做法的聲音,不斷在立法會和傳媒反映,她聽而不聞,當這些泛民議員和市民的反對和抨擊聲音無到,是因為她眼中並沒有我們一般市民,我們對法治和自由被蠶食的擔憂和不滿,不是她要體恤和聆聽而是要壓制的聲音,她把持著北京管治人民專橫的一套執政,在她眼中我們算甚麼呢?我們都不在她邀功和鞏固權力的範疇內,建制派的聲音才是。她管治的是兩個不同的香港,一個是「黑臉」的,她漠不關心只是壓制,令社會「平靜」的一般市民。另一個是「白臉」的,聽從北京指示直接傳達她權力的來源中心,和維護她權力的建制派,還有社會權貴和既得利益者的商界。

視香港法治如糞土

是的,於她我們不僅是蟻民,而是愛鬧事的酸民。她看見我們已戚眼皺眉,看多一眼都眼火爆,還想她體恤我們關心我們?妄想!這是為甚麼她面對我們,都顯出藐視和不屑的不耐煩態度。這也是她在一百萬人走出來抗議《逃犯條例》修訂,還只說暫緩而不撤回的原因。對她暫緩已是咬牙切齒千不願萬不想,低聲下氣的措施了。撤回?讓你們這些酸民得逞,就像縱容子女一樣縱壞了你們,我以後還能高高在上像女王般管治你們嗎?休想!你們以為自己是誰?要我「好打得」從來考第一的人,向你們這些愚民低頭!呸!你們給了我這麼多麻煩還不夠,還要得寸進尺?呸!呸!呸!她寧願下台也不會撤回。下台就更不是你們這些酸民的事了。她自知邪惡心狠手辣,絕配北京管治人民的專橫手段,是北京策略和心態難得的執行者。林鄭到底是聰明的,深明北京的一套自己駕輕就熟,邪惡心狠手辣深得老細歡心,權位是十拿九穩無有怕的。我們叫「林鄭下台!」儘管叫吧,這不僅會是令林鄭恥笑的耳邊風,更是北京老細看到林鄭恥笑感到心涼的音樂。香港人認命吧!

林鄭宣布「暫緩」,以為市民會慶幸皇恩大赦感激涕零,卻不知道市民看到她眼睛生在頭頂上,輕描淡寫暫緩的不屑,怒不可遏,翌日六月十六號,激發了二百萬人憤而走出來遊行抗議,大叫「撤回!」「林鄭下台!」。是的,我們就是不認命,拼了命捍衛我們的法治和自由!視香港法治市民自由如糞土的林鄭,是驀然驚醒還是仍麻木不仁,我們不知道,大概是後者吧,反正民情如浮雲,一陣清風拂過,對她來說,又是晴朗一天天下太平了。

裝睡的人醒不來,林鄭強硬不屈的態度卻不是裝出來的,是她不管香港市民死活,甘冒天下的大不韙推行《逃犯條例》修訂為北京賣命的表現,是她明知北京老細會欣賞的態度。她浸淫在北京專橫管治的一套執迷不悟,已是頑固不靈,甚麼管治威信全毀,道德權威敗壞和管治能力盡喪,是你們的事,她卻的確知道權力不來自市民,而是來自北京,北京對她信任十拿九穩,堅不可破,就是她管治權力的來源。她要的不是市民對她管治權力的擁戴,而是因為她背後來自北京的權力可怕,令市民驚恐慌亂逆來順受,便是她管治的尚方寶劍,暴政通行無阻的良方。市民?到底是甚麼東西!笑話。

眾志成城萬眾一心

上帝要你滅亡,先讓你瘋狂。可能中共的滅亡,最少習帝的滅亡,是從林鄭的頑固不靈,堅決不肯妥協繼續強硬施政的瘋狂態度開始。Idea has consequences,尤其是道德權威信念伸展是有蝴蝶效應後果的。林鄭絕不肯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法案的「好處」,是讓香港市民的抗爭延續下去,讓我們捍衛法治和自由的堅決彰顯我們的道德權威,繼續彌漫感動世人的同理心,讓我們高貴的行為和世人的感動,源源不斷彌漫到大陸,感動和喚醒部分的中國人民良知和道德力量,奮而站起來克服內心恐懼,勇敢面對強權暴政的欺壓,讓他們的道德勇氣發揮蝴蝶效應,影響其他的中國人民也霍然站起來,雖然手無寸鐵,眾志成城萬眾一心的道德勇氣,令當權者的警察和軍隊感動、同情,轉而代入人民的意願,不聽從命令屠殺手無寸鐵的人民,令有飛機大炮坦克車的當權者也無可奈何,只有屈服於人民的勇氣和道德力量。

道德力量是神聖的

一百多年的英國殖民統治,讓我們人身和社會保留著英國文明制度,遺留下來的西方核心價值和倫理道德傳統,使我們對法治、自由和人權有著像呼吸一樣自然而然的直覺。當我們核心價值受到威脅時,我們本能地反抗,展現出我們固有的道德力量。我們的道德力量源自我們繼承的英國傳統,沒有這傳統的中國人民,怎會受我們感動,自然而然地展現出對抗暴政的道德力量呢?不,道德力量毋須西方核心價值傳統才有。我們都是按照上帝形象創造出來的子民,在我們靈魂深處我們都有神聖的恩賜,無論對是否有信仰的人,抑或是一個罪惡滿盈的壞人,我們都本能地尊重他的生命,在沒有十惡不赦絕對的證據之前,我們都不會輕率地奪去他的生命。這種神聖的恩賜是我們被道德勇氣感動,繼而發揮道德力量的泉源。道德力量是神聖的,只要堅持對它的信念,我們便無堅不摧,無懼邪惡的暴政。

我們看到東歐獨裁者上世紀八十年代倒台,柏林圍牆塌下,最後蘇維埃解體,都是人民道德力量和勇氣衝擊下產生的結果。我們都擁有神聖的道德力量,東歐國家和蘇維埃的人民能夠做到的,為甚麼我們不能?世事往往是這樣,點點道德勇氣之火燎燃著彌漫著,終於有日會爆發始料不及史詩般宏偉的結果。我們必須堅持信念,勇往直前!7.1遊行是我們每年向中共暴政的抗議,今年更經歷險被陰謀詭計推往黑暗煉獄之災,我們更要行出來向陰險奸詐的暴政說「不」!

黎智英╱壹傳媒集團創辦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