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反紅媒:亡國感與落選感的焦慮動員【沈政男專欄】

凱道的「623反紅媒」集會,吸引大批群眾參與。 圖源:蘋果日報
凱道的「623反紅媒」集會,吸引大批群眾參與。 圖源:蘋果日報

◎沈政男

由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與暱稱為館長的網紅共同發起的「反紅媒」集會,6月23日在凱道吸引了大批群眾,其規模之大,不下於6月1日在同一地點舉辦的高雄市長韓國瑜的造勢活動。

「反紅媒」隨時可反,為何選在這時?因為選舉到了。「反紅媒」其實主要就是反旺中集團,而黃國昌早在2013年就在反旺中了,如今捲土重來,就因在「反紅媒」人士看來,旺中旗下的電視台與報紙每天吹捧韓國瑜,有可能幫助他當選2020台灣總統,而一旦此事成真,台灣就會走向一國兩制,甚至被解放軍占領,因為韓國瑜支持「九二共識」,而「九二共識」就等於一國兩制。為什麼他們說旺中是「紅媒」?因為旺中旗下的電子報把「六四天安門」這類新聞刪除,足證是在討好中國。

「韓國瑜當選,2020就是台灣的最後一次選舉!」這是目前流傳在許多綠營與中間選民當中的所謂「亡國感」,這樣的焦慮在深藍背景的韓國瑜捲起「韓流」後升起,到了今年初,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九二共識」與一國兩制相提並論後繼續加溫,而在日前香港爆發「反送中」運動後達到頂點,因此黃國昌與館長能在一個多禮拜內催出了十萬群眾前來「反紅媒」。

「亡國感」瀰漫了「反紅媒」會場,連館長都在台上說,「如果中國打過來,我會上戰場,死也無所謂。」有趣的是,這樣的宣誓跟韓國瑜的「粉身碎骨保衛中華民國」有何差別?本質上都在煽動支持者的激情與政治狂熱。但館長顯然是清醒的,他明白表示自己是商人,不會從政。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與網紅館長共同發起「反紅媒」集會。 圖源:蘋果日報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與網紅館長共同發起「反紅媒」集會。 圖源:蘋果日報

從韓國瑜造勢與「反紅媒」都能號召大批群眾可知,台灣社會的政治對立已經因為2020選舉繃緊到瀕臨引爆點,而距離投票日還有半年之久。政治狂熱或許可以幫助一個人當選,或讓其落選,但絕對無助於看清真相,也解決不了實質問題。

證據:其實總統蔡英文的2020支持度在近兩個月已經攀升,甚至超越了韓國瑜,連任情勢可謂大好,根本無需有「亡國感」了,顯然那些「反紅媒」人士沒有跟上最新選情。

民進黨秘書長羅文嘉出席了「反紅媒」集會,蔡英文也重申防止中國網路入侵的措施,但有沒有說要關掉旺中?NCC會不會因為「反紅媒」運動而加緊裁罰旺中媒體?

不會。因為,即使你繼續吹捧韓國瑜,我還是可能當選了,根本不必理你。尤其裁罰媒體,甚至關掉媒體,是一件相當敏感的事,除非真有必要,當政者不會蹚渾水。《2019全球新聞自由指數》顯示,台灣的新聞自由本來是亞洲第一,但今年跌到了第二,就因拒絕核發簽證給對台有敵意的中國記者。

網友將「反紅媒」空拍照對比七彩馬賽克浴缸。 圖源:蘋果日報
網友將「反紅媒」空拍照對比七彩馬賽克浴缸。 圖源:蘋果日報

除了「亡國感」,「反紅媒」的另一個驅動力是落選的危機感,而蔡英文現在已經漸漸穩定軍心,也就不必使用這個爭議策略了,反倒是黃國昌,以及其他時代力量的民代,在媒體民調裡似有落後的態勢,顯然舉辦這樣的活動有助於拉抬選情。

選舉之前,所有政治活動都可看做為了選舉,理至易明,只是,為什麼黃國昌會跟館長湊在一起?黃國昌認為台灣政治被中國牽著鼻子走不好,但被網紅「帶風向」,就是一件好事嗎?看看多少政治人物已經跟館長同台,又有多少人從中學會了麻辣嗆聲與諂媚選民這類吸睛策略?

有人把「反紅媒」空拍照對比於七彩馬賽克浴缸,真是妙喻。這樣一個活動在政治光譜上很難定位,因為雖然主要是反韓國瑜,卻也有很多人對蔡英文不滿,而本來是「白色力量」一員的柯文哲,更早已被打成「淺紅」了。其實這正好反映了黃國昌與時代力量的尷尬現狀,他們反藍,厭白,不想當小綠,卻又成不了大黃,就只好變成浴缸了。再過半年多就知道這樣的定位能不能奏效。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