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檔案

第一千金訂婚直擊 狗仔誤闖總統官邸被捕【壹週解密】

台灣壹週刊自18年前創刊以來,踢爆過不少名人,報導過許多勁爆內幕,這幕後有許多精彩的故事,即日起每週三為讀者一一解密。

壹週刊在創刊號揭露了當時陳幸妤與趙建銘的戀情祕辛之後,小倆口的喜事也隨之而來。難得有第一家庭辦喜事,不只官邸內外熱鬧非凡,在媒體圈更是為了這史上的頭一遭而開始大打新聞戰,為了取得最好最獨家的內容,當然 壹週刊 是不可能錯過這場戰局的。


為了兒子趙建銘的婚禮,趙玉柱與簡水棉夫婦二人在訂婚前一日就入住飯店,為了避開媒體,外出時還從側門離開。
為了兒子趙建銘的婚禮,趙玉柱與簡水棉夫婦二人在訂婚前一日就入住飯店,為了避開媒體,外出時還從側門離開。

訂婚前一日,趙建銘開車家中賓士車在飯店停車場外與父母會合,準備前往總統官邸。
訂婚前一日,趙建銘開車家中賓士車在飯店停車場外與父母會合,準備前往總統官邸。

訂婚前日,趙家的賓士車由大門進入官邸。
訂婚前日,趙家的賓士車由大門進入官邸。

訂婚前,趙建銘與陳幸妤前往法國小旅行,雖然是一大早的班機返國,但還是閃不過媒體追逐,乾脆各走各的。
訂婚前,趙建銘與陳幸妤前往法國小旅行,雖然是一大早的班機返國,但還是閃不過媒體追逐,乾脆各走各的。

總統官邸難得辦喜事,免不了又是一場媒體大戰。
總統官邸難得辦喜事,免不了又是一場媒體大戰。

解密一, 壹週刊 是如何混進婚禮車隊的?

為了躲避媒體的追逐,趙建銘一家一直與媒體們大玩捉迷藏,而這樣的狀況一直到2001年七月一日訂婚當日達到最高潮。一大早便有電視台與與晚報的記者在趙家下榻的飯店守候,趙家由母親簡水棉打頭陣離開房間,接著是父親趙玉柱與弟弟趙建勳一同去用早餐之後失去蹤影。

大約九點左右,當媒體正把焦點放在趙家從房間拿出的聘禮以及辦理退房的趙建勳時,男主角趙建銘則趁隙走向飯店大門口,搭上計程車快速離開。

九點二十分,趙家的車隊正式從飯店出發前往中山北路上的蘇菲雅婚紗店,但車上只有趙母與趙弟,趙玉柱與新郎倌趙建銘則早已在婚紗店等候。約十分鐘後,車隊再度出發,到達官邸前,車隊在台大醫院側門一個大迴轉,由兩輛黑色賓士,兩輛淺色BMW及另兩部黑色轎車組成六輛禮車隊,正式朝官邸前進。

壹週刊 的採訪車從飯店出發開始便全程跟隨趙家車隊,這輛黑色租賃車上有兩位攝影與一名文字記者,全程跟拍記錄,沒想到趙家車隊在台大醫院側門的舉動再加上後來加入的禮車,本刊的採訪車便被一直夾在車隊中間,成了禮車大隊的一員。

訂婚當日一早,大批媒體早就守候在官邸外等待。
訂婚當日一早,大批媒體早就守候在官邸外等待。

正當媒體專注在趙家準備的烏魚子等聘裡時,男主角趙建銘乘隙跑出下榻飯店搭計程車錢去婚紗店。
正當媒體專注在趙家準備的烏魚子等聘裡時,男主角趙建銘乘隙跑出下榻飯店搭計程車錢去婚紗店。

為了第一家庭的訂婚典禮,憲兵與便衣人員特別加強官邸周邊的巡邏。
為了第一家庭的訂婚典禮,憲兵與便衣人員特別加強官邸周邊的巡邏。

負責外圍管制的中正二分局也在分局長呂馨寧(中)的指揮下進行部署。
負責外圍管制的中正二分局也在分局長呂馨寧(中)的指揮下進行部署。

解密二,狗仔是如何誤闖官邸的?

壹週刊 的採訪車一路被夾在車隊當中,本想在進入官邸前脫離車隊,不料就在抵達官邸前,帶頭的賓士車突然慢下來搖下車窗,原來是新郎倌趙建銘與陪同的親友為了向在官邸前守後的媒體揮手表達善意,竟突然來個大左轉進入官邸。

當時的狀況,本刊採訪車擔心若此時直行脫離車隊可能會撞上站在路中央的交警,緊急煞車可能造成後方車追撞壞了人家的文定好事,只好臨時決定隨車隊開往官邸門前,想說官邸戒備森嚴,尤其是在這種大日子應該更是盤查眼嚴謹,只要搖下車窗表明媒體身分,應該就會被請離開,頂多是再挨警衛一陣痛罵就是。孰料就在門前僅僅只有「招待」胸花的人員,並沒有警衛上前盤查,本刊採訪車為使車隊能順利行進,再加上招待人員的手勢引導,沒時間多考慮便駛入官邸,進入後便向右停靠,並未隨其他車輛進入官邸房舍內,一直到這時才有官邸的警衛人員上前詢問。雖然,外界都不相信,但狗仔闖入官邸,完全是個意外。

 

 

就在要進入官邸前,領頭的賓士車搖下車窗,原來是新郎官趙建銘(前座者)向守候的媒體揮手致意,然而就是這樣的一個動作,讓本刊採訪車進退不得。
就在要進入官邸前,領頭的賓士車搖下車窗,原來是新郎官趙建銘(前座者)向守候的媒體揮手致意,然而就是這樣的一個動作,讓本刊採訪車進退不得。

訂婚車隊在安全人員的指揮下,一一駛入官邸,在駛入官邸前卻未詳加盤查,而本刊的採訪車就這樣隨著車隊進入了官邸。
訂婚車隊在安全人員的指揮下,一一駛入官邸,在駛入官邸前卻未詳加盤查,而本刊的採訪車就這樣隨著車隊進入了官邸。

一發現有媒體車輛駛入官邸,官邸的安全人員一陣慌亂,安全主管們均各個鐵青著臉,門內勤務指揮官進進出出,官邸門外則是有大批制服官警。負責官邸維安的指揮官表示將對本刊提出「非法入侵住宅」告訴,本刊的司機與三名記者則被帶到中正二分局製作筆錄。

偵訊結束後,本刊一行人被依妨害公務及非法入侵移往台北地檢署,當日裁定分別各以三萬元交保,當天因為是假日,總共12萬元的交保金,還是主管從提款機緊急籌出來的。整起案件中間經過了無數次的開庭審理,從地院到高院,一直到2004年五月,高院最後裁定不受理,記者與司機無罪定讞。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