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檔案

傳播妹 嗨翻南台灣│援交妹の告白【花樣男女】

一直以為傳播妹,只有都會區才有得叫,沒想到風景區竟也提供這項服務。布丁(化名)為了家計下海做傳播,因緣際會由北部轉戰南台灣後,更加如魚得水,不但口袋賺飽飽,愛情更覓得如意郎君。真的嗨!

第一次遇到受訪對象,邊跑廁所嘔吐,邊接受採訪,最後還是記者送布丁去醫院急診。沒想到從醫生到護士,個個見到她時,開口問的都是:「妳又喝酒胃痛嘍?」

為養家 下海做傳播

布丁病況稍微好轉後,用微弱的聲音說:「不好意思餒,可能昨晚上班喝的酒有混到,才會這樣。」望著一臉慘白、表情痛苦的她,實在於心不忍,但為了完成工作,只好繼續訪談。

由北部轉戰南台灣的傳播妹布丁(化名),皮膚白皙、身材勻稱。
由北部轉戰南台灣的傳播妹布丁(化名),皮膚白皙、身材勻稱。

原本家住中壢的布丁,自小父母離異,被外公、外婆帶大的她,國小一年級就必須在家裡開的路邊攤幫忙。「我媽有酗酒的習慣,經常做一天,休三天。阿公、阿嬤年紀又大了,所以只能靠自己打工賺錢。

「有個在做傳播的學姐知道以後,問我要不要做?聽到收入不錯,想都沒想就答應了。」在中壢,傳播業雖然興盛卻相當競爭,沒有兩把刷子,很難生存。「剛入行時,因為我不太會化妝、也不懂得打扮,經常被客人打槍。」幸好布丁從小就在社會打滾,被迫提早獨立的她,頗懂得察言觀色之道,按捺客人的手腕甚至比許多前輩高明,漸漸受到客人喜愛,老點愈來愈多。

能唱能跳的布丁,最會超氣氛,一招屁屁蹭上身,令客人嗨到不行!
能唱能跳的布丁,最會超氣氛,一招屁屁蹭上身,令客人嗨到不行!

布丁緊摟日本客合影
布丁緊摟日本客合影

外調妹 只做上半場

中壢的傳播妹,幾乎都有經紀人帶,好處是事事都有人打點,不用操煩客源。壞處就是公司安排什麼樣的客人都必須去接,讓她一直覺得很不自由。「我貴人還滿多的,那時候也是有個姊姊,問我有沒有興趣轉戰到南部某風景區?那裡好山好水空氣又新鮮,所以我又想都沒想,跟著一起下來了。」

布丁口中的風景區,在國內可是首屈一指的觀光勝地。不過記者實在很懷疑,在這兒做傳播,有生意嗎?她喜孜孜地說:「當然有啊,不然我怎麼會一待就是四年!呵~」布丁進一步說明,這裡沒有傳播這種叫法,而是稱為「外調」。

布丁在南台灣沒有經紀人,屬於個體戶的她,必須自己開車跑case。
布丁在南台灣沒有經紀人,屬於個體戶的她,必須自己開車跑case。

工作內容主要是陪酒、聊天、唱歌,服務地點則以投幣式KTV、遊樂場附設卡拉OK、小吃部、制服酒店居多。「因為這裡是觀光區,所以如果客人有需求,我們也會到民宿去。」至於為什麼是民宿而不是飯店?原因很簡單,有些民宿都是整棟出粗,出入方便又沒人管,更不用擔心吵會到別人。

「你不要想太多,我不敢說全部啦,但外調小姐,幾乎沒有人在做S的。」並非布丁唱高調或裝清高,而是這裡的生態有分為「上半場」跟「下半場」。話雖如此,有些遊走於法律邊緣的服務,她也沒有否認。「不管在哪種場合,脫衣秀舞,我們還是有,一首歌一千塊。」至於給不給客人摸,就看每個小姐的做法。布丁基本上是以心情為主。

玩遊戲是另一種方式。「有些比較不捨得花大錢的,我們會跟他們玩擲骰子。客人輸,一把給一百塊,小姐輸,一把拔一根毛。」陪酒、聊天、炒氣氛、玩遊戲都屬於「上半場 」。下半場去哪找?布丁神秘兮兮地說:「在地客一定知道那裡有,觀光客的話,商家櫃台大多都會擺名片,自己拿,照地址去就知道嘍!」

為了穩定收入,布丁只要一有機會就會發名片,開發客源。
為了穩定收入,布丁只要一有機會就會發名片,開發客源。

男友體格健壯,抱起布丁輕輕鬆鬆,難怪愛用「火車便當」這招。
男友體格健壯,抱起布丁輕輕鬆鬆,難怪愛用「火車便當」這招。

聯合國 老外也捧場

被當地人戲稱為「聯合國」的風景區,「特色」可不只是這樣!據說當地的從業人員,除了台灣人,還有從越南、柬埔寨、印尼、香港跟中國來的。「越南跟柬埔寨的皮膚最白,身材大都瘦瘦的。重點是她們很大膽也很敢玩,不用秀舞可以脫光光、或被摸被摳。中國的比較高大,但是年紀大多都是四十出頭以上。印尼體型比較豐滿,皮膚又黑。

今年二十二歲的布丁說,台灣小姐的優勢就是年紀輕,沒結過婚、或未婚生子。「其他國家的小姐都是嫁過來台灣,而且很多都生過小孩,年紀起碼三十歲起跳;國內的,二十幾歲的比較多。像我這種年紀,如果在中壢已經算是老咩了,但在這裡可是幼齒的呦!」除此之外,中壢的客層以北部客為主,而且很多上班族、科技新貴、甚至大學生都有。到風景區消費的,不僅全省各地都有,還有外國人光顧。

布丁工作場所從一般KTV、遊樂場、小吃部、到制服酒店都有。(示意畫面,非實際地點)
布丁工作場所從一般KTV、遊樂場、小吃部、到制服酒店都有。(示意畫面,非實際地點)

「剛下來的時候,主要以在地客跟台灣客為主。這二、三年開始有些外國客,前兩天我還遇到一個法國人勒!」布丁說日本客最色,但也玩得最high,常常小姐衣服還都整整齊齊,他們就已經自己脫到剩下內褲或光溜溜,有的還會硬拉小姐去摸鳥。

「中國客很機車,愛挑東挑西,外國人多半都很有禮貌。」台灣客比較多元,有去開會度假的大公司高階主管、公司旅遊的員工、背包客、以及在地人、到當地工作的外地人跟阿兵哥。

布丁工作場所從一般KTV、遊樂場、小吃部、到制服酒店都有。(示意畫面,非實際地點)
布丁工作場所從一般KTV、遊樂場、小吃部、到制服酒店都有。(示意畫面,非實際地點)

爽噴水 男友花樣多

布丁第二任男友就是從中部下來工作的。「他是在我們這裡一間觀光飯店的員工,有次正好在制服店碰到就認識了。」她形容男友長相斯文又很陽光,所以即便當時還沒跟第一任男友分手,兩個人就已經開始交往。「雖然我跟第一個男友交往八年,但他對我的事幾乎不太過問,兩個人的感情反而比較像親人,沒什麼激情火花。」第二任男友可不一樣了,她讓布丁體驗了前所未有的性高潮。

在好山好水好空氣的風景區上班,布丁過得開心自在,相當樂活。
在好山好水好空氣的風景區上班,布丁過得開心自在,相當樂活。

「其實他也不是那種很會做的男生,只是他手指真的很厲害,我們第一次發生關係,他就讓我噴水…。」剛開始記者還有點反應不過來,後來才恍然大悟,原來指的是潮吹。從未有過這種生理反應的布丁,剛開始有點不知所措,慢慢適應之後,開始享受起這種感覺。尤其是當下體出現顫抖,噴出體液的那一霎那,她形容簡直就像有電流通過全身,先是一陣酥麻,然後整個人虛脫癱軟,舒服透了。

小倆口在一起半年、男友突然不聲不響地消失無蹤。找了好幾個禮拜,依舊音訊全無。「那時超傷心的,一度覺得是不是自己劈腿得到報應,後來有朋友勸我,說歡場無真愛,對方可能只是抱著玩玩的心態,我才有點比較釋懷,但還是難過了好久。」

布丁男友相當體貼,約會前不忘先幫她打掃住處。
布丁男友相當體貼,約會前不忘先幫她打掃住處。

笑稱自己是遇強則強的布丁樂開懷地說:「他也能讓我噴水,還三不五時來個一夜九次,弄得我全身骨架都快閃掉!」話說到一半,她男友已經趕至急診室探望,兩人一見面就十指緊扣,擁抱親吻。看來布丁離鄉背井到異鄉打拼,財富、愛情兩得意,過得相當開心呢!

壹週刊B697 
■撰文:何玄霨 ■攝影:莊立人 

布丁因長期喝酒,早已把胃搞壞,經常跑醫院掛急診。
布丁因長期喝酒,早已把胃搞壞,經常跑醫院掛急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