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檔案

臥底記者遭綁驚魂 全程直擊人蛇交易大陸妹來台賣淫【壹週解密】

台灣壹週刊自18年前創刊以來,踢爆過不少名人,報導過許多勁爆內幕,這幕後有許多精彩的故事,即日起每週三為讀者一一解密。

2001年台北市發生了警員擄妓勒贖案,當時的市長馬英九誓言將色情業趕出台北市,並以來台賣淫的大陸妹為首要打擊的目標,但大陸妹還是色情市場的主流,應召業者另闢蹊徑,透過人蛇集團仲介大陸妹來台賣淫。

《壹週刊》 第23期封面故事,為了了解偷渡客來台的模式,派記者親自到偷渡大本營福建平潭實地採訪,卻意外遭人蛇集團挾持勒贖,親身經歷了一段人蛇交易偷渡客的驚險過程。


偷渡來台的大陸妹在車伕載送下,各處賣淫。
偷渡來台的大陸妹在車伕載送下,各處賣淫。

警方查緝多名在台賣淫的大陸妹。
警方查緝多名在台賣淫的大陸妹。

福建平潭的碼頭,人蛇集團多利用此處出發前往台灣。
福建平潭的碼頭,人蛇集團多利用此處出發前往台灣。

人蛇集團利用黑夜偷渡以躲避查緝。
人蛇集團利用黑夜偷渡以躲避查緝。

大陸偷渡客多直接在台灣各大漁港上岸。
大陸偷渡客多直接在台灣各大漁港上岸。

本刊記者被迫偷渡上岸後,被帶到港口一旁的貨櫃屋等待車子接應。
本刊記者被迫偷渡上岸後,被帶到港口一旁的貨櫃屋等待車子接應。

解密一,記者是如何被人蛇集團挾持?

2001年10月26日,壹週刊記者找到偷渡仲介,對方答應付一筆訂金,即可交換觀察偷渡管道的採訪機會。

當晚六時,仲介向記者表示,可以出發了,但只能一人前往,文字記者在繳交訂金後,便前往偷渡客上船現場,留下隨行的攝影記者在平潭等消息。沒想到,文字記者卻被執行偷渡的人蛇集團脅迫上船,成為偷渡客的一員。

2001年10月27日凌晨兩點,單獨留在平潭的攝影記者苦候不到文字記者消息,突然有人來敲門,打開房門一看,竟是偷渡仲介,他騙攝影記者說文字記者一個人跳上船,也不跟大家商量,還表示原先付的訂金只能看偷渡過程,如今真的上船偷渡,必須替他再付人民幣二萬二千元。

情況發展出乎意料,攝影記者忙打電話回台北辦公室,表示出事了,文字記者不知下落,現在他被扣押成了「人質」。

2001年10月27日晚間,被迫偷渡的文字記者抵達台灣,兩岸人蛇集團成員,對這件多偷渡一人卻沒收到足額款項的「意外」發生爭執。

不久後,攝影記者先被送到東澳的木造房子。一進門就被三個凶神惡煞的小弟監視。隔天早上,攝影記者再被移往另一間四層樓水泥屋。

當時,人蛇集團的首領表示:人民幣二萬二千元是大陸人到台灣打工的偷渡行情,如果要「把台灣人送回台灣」就要人民幣七萬五千元,合新台幣三十萬元。此時,成為肉票的攝影記者,只好在平潭黑道監視下打電話回公司求援。

同時,台灣蛇頭又打電話給對方表示,攝影記者所屬公司只能籌到新台幣二十萬,而且要保證人質安全、限時放人,否則就要報公安抓人。

人蛇集團首領聞言大怒,馬上對電話那頭叫道:「他們敢亂來就把人質做掉。」。

同時,攝影記者再被移到更偏僻的山上石屋,要求攝影記者一定要在晚上七時前,把新台幣三十萬元湊足,否則就撕票。

在黑道的脅迫下,攝影記者不斷打電話回台北,表示「情況危急,要趕快交款贖人」。就這樣,攝影記者成了人蛇集團的俎上肉。


負責拿取贖款的嫌犯準備前往新竹南寮漁港附近的加油站取款。
負責拿取贖款的嫌犯準備前往新竹南寮漁港附近的加油站取款。

拿到贖款後,嫌犯在檳榔攤前與人交談。
拿到贖款後,嫌犯在檳榔攤前與人交談。

取得贖款後,嫌犯便全程遭到警方監控。
取得贖款後,嫌犯便全程遭到警方監控。

嫌犯正與大陸蛇頭電話連絡。
嫌犯正與大陸蛇頭電話連絡。

確定人質已被釋放後,嫌犯離開現場。
確定人質已被釋放後,嫌犯離開現場。

解密二,攝影記者是如何脫困的?

為了救人,公司方面於2001年10月二十九日向台北市刑大及廈門公安報案,隨後拖長時間準備,直到七時三十分,公司才打電話告知攝影記者,聯絡交付贖金。

警方接獲報案,動員二十四名幹員趕往《壹週刊》,並由當時市刑大指揮組成專案小組,部署交款及跟監行動。

2001年10月二十九日晚間九點,終於接到對方電話,談妥在新竹交款。

當晚九點半,《壹週刊》從台北出發赴新竹交付贖款,警方也出動四部車尾隨在後。十一點到新竹交流道後,先以蛇頭提供的電話連絡,接著循指示到南寮漁港大東路一處加油站,連繫交款。

五分鐘不到,一名穿白色T恤的男子騎機車出現,迅速進入《壹週刊》採訪車內拿錢。

交款後,他隨即打電話通知大陸蛇頭:「已經拿到錢了」。《壹週刊》要求對方馬上放人,並和攝影記者通上電話,告知他:「你平安了」。

《壹週刊》也要求這名男子要在確認攝影記者安全離開平潭後,才能走人,因此,這位取贖金男子直到三十日凌晨兩點,才離開交款現場,同時他也被警方跟監。

交付贖金當晚,攝影記者被移到蛇頭口中的「倉庫」。該處只有一張草蓆、兩張板凳,地上點著一支昏暗的小蠟燭。

此時攝影記者被要求把身上所有東西放在地上,拿出三把槍交給三名小弟,要攝影記者蹲在地上,雙手反扣於後腦不許動。

攝影記者蹲在地上被槍指著頭,過程超過三小時,直到午夜十二時,知道在台灣已取得贖金,小弟才把槍收起來,並叫計程車把攝影記者送到平潭渡船碼頭。

在脫離人蛇集團控制後,直到三十日凌晨二時才坐上船,抵達福清縣渡船頭。入住福州華威酒店,稍事歇息後,搭下午二時三十分飛香港班機平安返台。之後沒多久,警方便循線逮獲當時來取贖金的人蛇集團成員,事件才算順利落幕。

攝影記者如今回想被擄的狀況,時隔多年,當時的記憶已經模糊,但心情上只有緊張、恐懼,想辦法求生而已。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