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檔案

16歲援交妹難戒愛癮│援交妹の告白【花樣男女】

「做援交ㄉ那段時間,我生不如死,被許多老男人(四十~五十歲)碰我ㄉ下面,也因此流血、發臭,就算是ㄆ皮也是要被上,呻吟聲也變成小聲ㄉ哭泣,因為真的好痛,痛到我很受不了…」

看完小蜜寫的e-mail後,心情突然變得有些沉重,如果說援交是為了賺錢,也算是各取所需,可是小蜜卻是為愛情、為友情出賣自己的靈魂與肉體,聽來「有情有義」的理由,實際上真是傻得可以、幼稚到不行。也難怪,當時她才十三歲。

援交妹小蜜裝扮頗為火辣,清涼的服飾遮掩不住少女稚嫩的身體。
援交妹小蜜裝扮頗為火辣,清涼的服飾遮掩不住少女稚嫩的身體。

家庭破碎 初戀找愛

生長在破碎家庭的小蜜,父母在她一歲時離異,小蜜先跟著媽媽,後來又被丟給爸爸撫養,幾個月前父親過世,她才再度回到母親身邊。「我爸愛喝酒、我媽愛賭博,從小沒人陪我、關心我,我只好從外面的世界,尋找我需要的愛。」

上國中那年,小蜜經朋友介紹認識了大她十歲的初戀男友,男友對她非常體貼關心,常帶著小蜜到各處去遊玩、或是買些小東西送她,讓小蜜以為遇到了她生命中的真命天子,兩人交往不到一個月,小蜜就把「第一次」給了男友。

小蜜為我們示範乾姐親授的口交技巧,就像小孩吃棒棒糖,很難想像她曾這樣為客人服務。
小蜜為我們示範乾姐親授的口交技巧,就像小孩吃棒棒糖,很難想像她曾這樣為客人服務。

「我還記得那時正好放暑假我跑去他家玩,晚上睡覺時他突然開始撫摸我的身體,當時我對性根本完全不瞭解,但又覺得自己深愛著他,於是就在甘願又不情願的情況下跟他那個了。」

援交讓小蜜覺得自己很髒,她拿起蓮蓬頭猛衝自己,希望能洗淨被許多男人玷污的身體。
援交讓小蜜覺得自己很髒,她拿起蓮蓬頭猛衝自己,希望能洗淨被許多男人玷污的身體。

被當炮友 仍不死心

兩人發生關係後,小蜜天真地以為從此將會過著幸福美滿的日子,卻萬萬沒料到男友自從跟她上過床,整個人就變了,從前表現出的那些關心、體貼全部消失得無影無蹤。

「之後他每次來找我都是為了做那件事,結束後都會丟錢要我自己坐車回家,把我當成炮友般對待。但儘管如此,我還是一直沒放棄,以為總有一天可以感動他。」父親有酒癮、母親有賭癮,小蜜卻對愛上了癮,明知男友只將她當成性伴侶,可是小蜜對男友的愛就是戒不掉。

「我們最後一次做愛,他真的把我傷透了。他抱著我做,口中卻不斷喊著前任女友的名字,我只能假裝沒聽到,默默地哭泣…」完事後,男友只跟小蜜撂下一句:「妳不可能取代她」的狠話,就跑去找他前女友。

小蜜(右)回憶說當年援交的時候,乾姐(後)還會在一旁監督。
小蜜(右)回憶說當年援交的時候,乾姐(後)還會在一旁監督。

乾姐求助 下海援交

被拋棄、被玩弄的傷痛,在小蜜心中蓄積成為一股怨恨,卻無處發洩。「正好有天一個跟我還滿要好、在做援交的乾姐打電話給我,跟我哭訴她『下面』不行了,問我能不能去幫她?我心想,反正已經被上過,無所謂了,就一口答應她。」於是小蜜離家出走,跟乾姐藏匿在一間破舊的賓館,做起個體戶的援交生意。

為了讓小蜜可以乖乖聽話,乾姐三不五時就會親自動手為她施打毒品加以控制。
為了讓小蜜可以乖乖聽話,乾姐三不五時就會親自動手為她施打毒品加以控制。

染上毒癮 扛罪被關

有時小蜜在接客時,乾姐還會待在房間裡看電視,甚至冷漠地看著她和客人做愛,那種眼神讓小蜜驚覺,發現原來乾姐根本就當她是賺錢的工具。

小蜜還無奈地透露,乾姐控制她的主要方式是透過毒品。「她每天幫我注射海洛因、或是強迫我吸安非他命,一直到我染上毒癮任由她擺佈…」過了一年多如同行尸走肉的非人生活,小蜜才在一次臨檢中得到解脫。

長期使用海洛因及安非他命,讓小蜜食慾差,不愛吃東西。
長期使用海洛因及安非他命,讓小蜜食慾差,不愛吃東西。

「有一天,幾個刑警突然破門而入,說他們已經注意我們很久了,接著就開始翻箱倒櫃,搜出水車(吸食安非他命的一種工具)、海洛因、搖頭丸、KY(潤滑劑)等東西,然後就把我們帶回警局偵訊。

「我們在警局等做筆錄的時候,乾姐偷偷跟我講說了一句,說她不想要承擔海洛因,我就明白她的意思了,也證實了她根本一直在利用我,但為了義氣我答應了她。」心灰意冷的小蜜,為了一個義字,獨自將所有罪名扛下,經過判決被送進感化院,待了將近兩年,直到最近才出來。「其實這樣也好,在感化院裡的那段時間,我不但戒了毒,還完成國一學業,並且學到不少才藝。」

小蜜在感化院裡學到不少才藝,愛跳舞的她還立即秀了一小段肚皮舞給我們看。
小蜜在感化院裡學到不少才藝,愛跳舞的她還立即秀了一小段肚皮舞給我們看。

父親過世 終於覺悟

不經一事,不長一智。小蜜經歷了這麼多的事、吃了這麼多的苦,還被初戀男友再次戲弄,可惜她對愛依舊執迷不悟。

「出來之後我去找他,我們見了面還一起去看海,我以為他又回到我的身邊,結果他還是把我當成炮友對待,我跟他說我下面已經破了不能做,但他還是硬上,而且非常粗魯,我痛得大哭,他就說:『妳哭屁呀!妳以為我想喔!』撂下這句話後,他還是跟以前一樣,丟了三百塊給我就走了,留下我一個人躺在冰冷的床上。」

不再從事援交的小蜜,轉當咖啡店服務生,工作雖然辛苦時新低,但起碼不必再提心吊膽,擔心哪天會被抓走。
不再從事援交的小蜜,轉當咖啡店服務生,工作雖然辛苦時新低,但起碼不必再提心吊膽,擔心哪天會被抓走。

「我是因為爸爸突然過世才終於覺悟的!」提起父親,小蜜雖然說自己與父親感情並不親密,但她知道父親對她一直非常溺愛,知道她去援交、吸毒,卻從來不曾大聲責罵過。小蜜被關的時候,父親還三不五時去探望她,雖然每次兩人拿著電話筒沒什麼話說,可是每當父親要離去時都會跟小蜜說:「希望妳趕快出來!」可惜小蜜剛從感化院出來,還來不及見面,父親就撒手人寰,讓小蜜對自己曾做過的傻事,後悔不已。

「因為我做過援交,內心一直非常自卑,加上對那方面又很排斥,所以之後雖然陸陸續續交了十幾個男友,但都只到牽手的程度。」拍照當天,記者發現小蜜脖子上種了兩顆「草莓」,似乎與她陳述的事實有所出入,幾經逼供,她才害羞地說:「就…最近交了一個新男朋友,他是個大學生,跟以前交往的那些小混混感覺完全不同,而且他非常尊重我,對我也很溫柔體貼,我才放寬尺度的…」看著小蜜滿臉幸福洋溢的神情,愛癮似乎又在她身上發作了。

父親過世後小蜜搬老回家,日子過的平淡卻踏實。
父親過世後小蜜搬老回家,日子過的平淡卻踏實。

援交觸法

小蜜13歲就援交,觸犯了社會秩序維護法80條,抓到後會被處3日以下拘留或新台幣3萬元以下罰鍰。小蜜的乾姐因協助未滿18歲之人進行性交易,根據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第23條規定,處1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罰金。

至於援交客的部分,因為小蜜未滿16歲,因而觸犯了刑法第227條,「對於未滿14歲之男女進行性交者,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之規定。

壹週刊B285

■撰文:何佑倫 ■攝影:戴世平 

小蜜脖子上種了兩顆「草莓」
小蜜脖子上種了兩顆「草莓」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