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為自己和下一代 阻擋香港沉淪【事實與偏見 X 黎智英】

你的錢十世亂花也花不完的,何必變臉到如此地步!最初司法覆核你理直氣壯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現在喬好了,突然愛國愛港擁護政府政策。錢真的這麼重要嗎?以為有了很多錢就夠了,不用理會公義,總之攬住錢睡覺,卻不知原來已窮到只剩下錢了,已睡得心安理得,這樣做人有意思嗎!錢可以令人人格淪喪,這不是問號而是感歎號,事實擺在眼前,有錢了不起,但事實上是有錢喪失了人格,卻是甚麼都輸晒!當我們良知麻木了,感受不到公義和做人的意義,我們還剩下甚麼?錢!對,對一個放棄了公義的政府,有錢佬真的了不起。

是要奪去香港法治

在沒有道德和公義的大陸,無神主義的權貴,他們膜拜的「神祇」純粹是權力和金錢,想不到香港已變成這樣了。「送中惡法」推出時各界譁然!政府馬上豁免九條商業罪,細眉細眼,無用!各界反對聲音日益壯大,政府強詞奪理越講越詞窮理屈醜態百出,於是周四(5月30日)小修小補再將移交刑期門檻增至七年,讓像大劉這些有案在身,或因為過去所作所為,將可能會有案在身的大富豪脱身,政府看到的只是金錢的魅力!(不過,《聖經》有云:God’s wisdom confounds man,可能修訂了《逃犯條例》他被迫逃走,搬遷財產,最終逃過一劫也說不定。上天冥冥作主。)這樣大逆不道,將法治改為人治的做法,為的只是富豪們的利益。我們小巿民呢?仍然都是頭上從此有把刀囉!提醒你,低端無錢無勢的庶民,小心聽話吧,否則大禍臨頭。有說沒有犯法何需害怕條例!對,我沒犯法怎會大禍臨頭?我不貪不謀好人好姐不犯法,大禍臨頭與我何關?請你不要扮鸚鵡跟荒謬反智的人口水。不,你不會得罪人嗎?你不會與夥伴或合夥人有爭執嗎?你不會有事情令人眼紅想陷害你嗎?你不會有財產物業,漂亮女兒漂亮妺妹漂亮老婆有人都想謀取的嗎?你好人好姐又怎樣,你擋得住壞人謀財害命,到大陸使錢耍關係誣蔑你,砌你生豬肉安插你莫須有罪名,你便要洗淨屁股在大陸牢獄中等待「陽光司法」正法了。嘩!大佬,這樣還有法律嗎!嘿!你要跟中共講法律,你從火星來的嗎?你不要太天真太簡單,修訂《逃犯條例》就是要奪去香港的法治,拿住大陸那套「陽光司法」在港任拉任鎖肆虐橫行。不要這樣傻,中共法律永遠官字兩個口,法律不外是他們的行政手段來的。

正如「全港九新界離島師奶反送中聯署」發起人黃彩鳳說,師奶最擔心的始終是下一代,「修例就正正話我知,無論下一代將來想做生意、開書店、當律師、成為記者、搞藝術也好,都會失去保障」;甚至以709大抓捕家屬等「內地師奶」作例:「除了敬佩和支持這些師奶外,我盡量不想成為下一個。」作為母親黃師奶當然想著兒女,但她太厚道了,不用等到下一代,《逃犯條例》修訂通過後,我們便馬上頭上有把刀了。問你怕未!師奶都動真格出來吶喊了,你還猶豫什麼,六月九號走出來遊行和西環(編注:中共中央駐港聯絡辦公室所在地)豁出去吧!

不用怕,香港司法程序有特首把關,不是中央要求引渡便引渡。」政務司長張建宗和保安局長李家超(此人長相越來越像李鵬,相由心生原來是真的)睜眼說瞎話,明明看住西環中聯辦一吹哨子,所有人大政協、建制保皇、林鄭高官一律變成排排坐食粉果聽教聽話的小學生。而且所有害怕大禍臨頭的商人,都爭先恐後說「我愛國,我愛港,更愛擁護政府政策!」最初由大陸返到香港「如沐春風」的權貴質疑,他的《星島日報》更大張旗鼓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而小小超(編注:香港富商李嘉誠幼子李澤楷)的《信報》亦主持公道提出反對,兩人也馬上改口,口口聲聲說支持「送中」,報紙社論跟著轉擁護政府政策。把關?靠特首和這些權貴把關?你有没有胡说呀!林鄭張建宗李家超,全港市民自由安全人命攸關,卻大話西遊?得出就?,埋沒良心如斯,對高官我們還有期望嗎!西環一吹哨高官權貴即時拋棄「自己」,乖乖歸隊跪下叫「喳!」一吹哨就嚇到你標屎尿瀨,這就是譚惠珠說的中國「陽光司法」的厲害了!鄭若驊說:「若質疑大陸審訊不公,可向內地申訴。」作為我們的律政司,這樣荒謬的謊言都說得出口,我們還有甚麼好說,還要聽林鄭張建宗李家超胡說八道嗎!

金融中心基石動搖

若《逃犯條例》修例摧毀了我們司法制度,我們香港的經濟支柱金融中心地位必將動搖。金融中心靠的是我們可靠的司法制度,司法制度摧毀了,金融中心基石動搖了,金融市場變成老千舞台,互信機制隨即消失,金融中心的地位名存實亡 ,股市不跌到叫阿媽才怪。司法制度被大陸的「陽光司法」綁架了,失去自由和人身安全的不僅是香港人,還有那些為了自由和安全來香港置業,除了付出樓價還願意付出驚人的附加費,買香港自由和安全保障,因而把香港樓價炒到比天高的大陸人,他們便雞飛狗走另覓安居擇善而棲,賣樓抽資金連夜潛逃,香港地產不跌到慘不忍睹才怪。不,在中國政府眼中不僅沒有人權,簡直是沒有私人權利這回事,所以它的巿場經濟也叫做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這個所謂中國特色是甚麼,就是中國對市場經濟的誤解。中共以唯物觀點看待市場經濟,認為有競爭便有市場經濟,忽略了巿場操作者的權利,因此他們的「特色」其實是沒有私有產權的市場經濟。是的,現在是有私人產業,但是私有產權的法律定義卻是模糊不清的。他們利用「私有產權」過渡市場經濟發展的第一階段,見市場經濟成熟了,便推出「國進民退」,還原只有國有沒私人企業的社會主義制度,特色就是讓「競爭」在國企之間存在,便認為有市場經濟了。不過,沒有私有產權,市場是不會有真正競爭存在的(沒有私有產權,一切都是國家的,企業管理階層「做不做都是三十六」,競爭贏了無所得,輸了無所失,這樣的競爭怎會有效?)當然這個道理是以唯物觀點看事情的中共不會明白的,因此他們才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個謬誤。

恐怖情形香港重演

但是,這個「特色」對我們長遠的憂慮卻是巨大的。《逃犯條例》修訂通過初期,失去自由和人身安全保障,股票跌地產崩,我們更失去了經濟保障,到最後「國進民退」社會主義返歸回朝,我們就連私有財產都被國有化了。不是靠嚇,去年習近平黃袍加身做了皇帝後,不是想推出「國進民退」這策劃嗎?後來見經濟不前,巿場民間反彈太大才縮了沙。但是,「國進民退」始終還是要來的,這是共產黨只有共產沒有私產(因為唯物是物質左右一切,必須控制在黨的手裏),唯物主義的劣根性。現在的私有產權只是暫時權宜之計。失去了擋住《逃犯條例》修訂通過的抗爭,最後我們便一無所有了。

今年是六四屠城三十年,我想你也從影片翻看了當年六四學生遭屠殺的慘況。尤其是我們年紀大的,當時親眼目擊坦克車和機關槍向學生殘殺的情況,仍歷歷在目,想想以後這樣恐怖的情形也可能在香港重演,要是我們有不滿再要上街示威遊行,要是「送中惡法」通過了,要是我們袖手旁觀讓林鄭張建宗李家超等高官,民建聯那些建制派和那些富豪權貴,把我們的命運斷送給中央的「陽光司法」控制下,香港無形中成為了集中營,我們怨天怨地還是怨自己,若我們今天還有機會行出來發聲,卻袖手旁觀!不,請行前一步,六月九號花三小時,為自己和下一代留下阻擋公義沉淪的足跡。

壹傳媒集團創辦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