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政治粉絲的崛起:需求擺兩旁 認同擺中央【沈政男專欄】

粉絲們之所以支持政治人物,未必希望政治人物滿足他們的實質需求,而是希望在政治人物身上找到認同。 圖源:蘋果日報
粉絲們之所以支持政治人物,未必希望政治人物滿足他們的實質需求,而是希望在政治人物身上找到認同。 圖源:蘋果日報

◎沈政男

儘管高雄市長韓國瑜接連在高雄市議會與網路上遭受一輪猛攻,最新媒體民調顯示,他的支持度在暫時下降幾個百分點後,再度回升到了一枝獨秀的地位。

要怎麼解釋韓國瑜受到廣大歡迎,一直是反韓、「黑」韓人士最困擾的事,因為在他們眼中,韓國瑜不懂市政(答詢自經區跳針),不懂國際(誤以為瑞士還沒加入聯合國),而且充滿野心(剛選完市長又要選總統),甚至最近還有人影射他可能酗酒並有緋聞,而這樣的人,怎麼會在2020總統民調拔得頭籌?

其實這是當代政治的全球共同趨勢,也就是政治的粉絲文化崛起了,而此一新興政治現象的最大特徵,就是粉絲們之所以支持政治人物,未必希望政治人物滿足他們的實質需求,而是希望在政治人物身上找到認同。

傳統上政治人物只要改善人民的生活就能獲得青睞,這是滿足需求,但當代政治人物已經不只有這樣的功能了,因為越來越多中產階級、知識份子與專業菁英出現,他們或者衣食無虞,或者對政治厭煩,根本不會以為透過政治能實質改變什麼,就只是希望在政治人物身上找到光榮感與認同感,而這一類的選民就容易變成政治人物的粉絲。

政治粉絲文化是一種偶像崇拜,就好像歌星與球星的崇拜一樣,但政治人物要能像歌星與球星一樣廣受歡迎並不容易,而這個障礙在網路與社群媒體出現以後被打破了,因為政治人物與人民的互動變得如此迅速、直接、露骨,就好像彼此促膝長談,眉來眼去。

台灣最早的政治粉絲是扁迷,他們在前總統陳水扁上找到了打敗國民黨的希望,當阿扁疾言厲色痛罵國民黨,就好像自己也在修理國民黨。阿扁之後是台北市長柯文哲,他訴求的是人民對藍綠惡鬥的不滿,而如果沒有網路,柯文哲幾乎不可能帶起「柯粉」。接下來是韓國瑜,他可說兼有陳水扁的爆發力與柯文哲的親切感,於是吸引為數更龐大的「韓粉」,而「韓粉」在韓國瑜身上找到的是對傳統政治人物與對民進黨執政的雙重批判。

如果沒有網路,柯文哲幾乎不可能帶起「柯粉」。 圖源:蘋果日報
如果沒有網路,柯文哲幾乎不可能帶起「柯粉」。 圖源:蘋果日報

韓國瑜擔任高雄市長半年,原本提出的政見都還沒做到,高雄更還沒「發大財」,何以有那麼多人還是願意挺他選總統?其實他現在從高雄落跑,正好讓「韓粉」有一個延續偶像崇拜的理由—「他不是做不來,而是要做更大的事」。從民調數字來看,全台「韓粉」對韓國瑜的認同經過這半年並未削減,甚至更加堅定。

韓國瑜如果當上總統,能為台灣解決什麼事情,其實連韓國瑜自己也不知道,但「韓粉」管不了那麼多了,只要他當上總統,就代表修理了傳統政治人物,也修理了民進黨。

「柯粉」以年輕族群居多,但柯文哲支不支持台獨?挺不挺同婚?顯然,所謂「年輕族群是天然獨」、「挺同婚可以拿到年輕族群的選票」根本與事實不符。「柯粉」並不一定有明確的意識形態與政治理想,而是看到柯文哲那搔頭憨笑的模樣,就被融化了。

「英粉」本來不存在,蔡英文總統完全沒有政治偶像的特質,但在前行政院長賴清德投入2020以後,一方面蔡英文開始走網紅路線,另一方面支持者也有了危機感,於是品牌形象越擦越亮,排他性也越來越強,而有了「英粉」出現。「英粉」有很多文青、知識份子與專技人才,他們與其說崇拜蔡英文,不如說是鄙夷其他總統候選人,因為那些人配不上他們的政治品味。

賴清德本來就是「賴神」,早就可以成立粉絲團,但他習慣獨來獨往,也不熟悉網路語言,直到最近才脫下西裝,頻頻與網紅同台。賴清德其實跟韓國瑜一樣,橫跨傳統政治與網路興起兩個世代,但韓國瑜把兩者抓得更加均衡,而賴清德還是僵硬了一些。

國民黨內另外一顆正在升起的政治明星是郭台銘,雖然「郭粉」還沒成形,但如果他能學得美國總統川普吸引選民的訣竅,未來大有可為。郭台銘現在比較大的問題是還找不到形象主軸,一下子親民體貼,一下子又霸氣十足,不是說兩者有矛盾,而是都看起來不夠流暢自然。

當政治人物成了偶像明星,選民成了政治粉絲,選戰就跟球賽與演唱會沒有兩樣了。當有一方說,「明年可能是台灣最後一次選總統!」另一方也就會說,「明年是中華民國保衛戰!」其實都不過是激起紛絲熱情的政治語言罷了。真正值得擔心的是,這樣選此選彼、戰來戰去,真的就能為台灣找到出路嗎?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