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點就報

〈美尻歸位1〉徐若瑄接班人消失六年 直擊美少女婷婷成帶位小妹【壹點就報】

婷婷,這個菜市場名深受台灣家長歡迎,幾乎每個台灣人身邊都有個婷婷;在演藝圈、網紅圈,都有婷婷。數十年來,「婷婷」只多不減,在這其中,有個婷婷最娉婷玉立,但卻已經消失很久,她就是以「 3EP 美少女」出道的郭婷婷 ( 婷婷 ) ,人家可是翹臀美尻始祖,甚至一度被譽為徐若瑄接班人。  

3EP 美少女」成員有周幼婷、林韋伶、婷婷,三人合作也競爭, 1999 年婷婷以單曲《分手剪刀》在團隊票選中勝出,獲得出專輯機會,同年她出首張專輯《愛的勝利》,戲約、代言不斷,走青春、可愛、性感路線,在那年代,沒有童顏巨乳,卻有以她為代表的美少女偶像。

在言承旭走紅後,婷婷被傳是言承旭的緋聞女友,一時羨煞言粉。有這等高端緋聞,可見婷婷多麼青春無敵。但這幾年,婷婷消失了,後來竟成了演藝圈失蹤人口,好多人想知道,婷婷去哪了?

婷婷曾是「3EP美少女」成員,左為林韋伶,右為周幼婷。
婷婷曾是「3EP美少女」成員,左為林韋伶,右為周幼婷。

2003年,婷婷拍曼波美臀廣告,美尻不美尻你說!
2003年,婷婷拍曼波美臀廣告,美尻不美尻你說!

青春無敵的婷婷以美少女姿態走紅。
青春無敵的婷婷以美少女姿態走紅。

仁愛路上有一家餐廳「FIFI」,開業多年生意不墜,店裡裝潢設計走老上海加現代混搭風,老闆是知名設計師溫慶珠,在她主導下,餐廳菜色口味佳,店內服務員也都精選,外貌、談吐都給人秀色可餐之感。

日前《壹週刊》聽說該餐廳的帶位服務員長相頗似過去的「3EP美少女」成員之一的婷婷,5月16日前往一探究竟,看是賣鮑魚的婷婷,還是曾經是綜藝咖大嫂團的婷婷。

《壹週刊》記者到了餐廳,上前問說是否有二人位置,坐在二樓帶位區的服務人員抬頭,微笑問客人可有定位。記者定睛一看,朱顏不改,正是「美少女」婷婷。婷婷微笑表示,今天二樓已滿,建議坐三樓,並熱心帶記者上三樓「勘景」,「三樓有室內室外,坐二樓抽菸要到一樓,所以三樓比較方便。」

又說「二、三樓的低消都一樣,菜色也一樣,三樓應該比較適合你們。」一字一句字正腔圓、不急不徐,態度一百分。她介紹完後把選擇權留給客人,並無催促或不耐煩,暖心又專業。

FIFI餐廳,講究門面、菜色,是檔次頗高的中餐廳。(李筱雯攝影)
FIFI餐廳,講究門面、菜色,是檔次頗高的中餐廳。(李筱雯攝影)

坐在接待桌的婷婷見客人來,抬頭打招呼 。
坐在接待桌的婷婷見客人來,抬頭打招呼 。

婷婷做接待,這美端端的姿勢,《壹週刊》給一百分。
婷婷做接待,這美端端的姿勢,《壹週刊》給一百分。

記者問她「你是那個藝人嗎?」,她聽到停半秒,開朗笑說:「是紅豆吧,還是花生?」說完哈哈大笑,默認自己確實是藝人婷婷。她對被認出感到開心,笑說:「被你發現了,有很奇特,很shock嗎?是不是覺得不可能,而且又發現這人態度很…(指被認出了但態度正面)」

記者細看,她烏黑秀髮依舊,開朗又陽光,但又有大齡女子的沉穩,那也難怪,畢竟已41歲,歲月使人成熟。她甩了甩頭髮,記者發現她剪掉一側的頭髮,剪出「陰陽頭」髮型,說明她勇敢嘗試,心態還很young。

令人吃驚的是,在輝煌時期拍過少女內衣、內褲品牌曼波美臀廣告、代言過電玩、拍過電視劇的婷婷身材維持得很好,記者觀察,她從二樓走上三樓時,真的是翹臀依舊在,雖然20年過去,姐的翹屁屁可沒走鐘。

她不等發問就自表心情,「我會來這裡工作是上帝給的禮物,作服務業會讓人學會謙卑,作藝人有時候會被光環沖昏頭,就會驕傲。我想保持謙卑。服務業不是世俗上的高位置,若能委身低位置,就能謙卑。」

她說都會去教會,跟上帝學智慧,要一直學習。白天做藝人,晚上做花生(餐廳的工作)。問她為何在此工作,她嘆氣說:「long story.」

婷婷帶客人走上三樓,這背影很正,再給一百分。
婷婷帶客人走上三樓,這背影很正,再給一百分。

婷婷用心解說二、三樓的差別,不催促客人也無不耐煩,服務態度滿分!
婷婷用心解說二、三樓的差別,不催促客人也無不耐煩,服務態度滿分!

「現在有客人上三樓!」訪聊過程中,她的對講機不時響起,她工作第一,立刻捏起領口上的小麥克風回應,態度認真,絕對是模範員工。

工作告一段落,她打開話匣子自表衷腸,「我做這份工作將近六年,中間曾辭職過,會想回演藝圈也是最近才開始有的念頭。我想出唱片,自己在畫畫,想把畫畫當工作。不管做什麼,生活品質最重要。」最後她熱情邀請記者加入她臉書。

她最近創作新歌,還練跳舞,「我第一個挑戰是跳舞,最近會有跳舞的影片用直播的方式在Youtube發表,希望可以再發唱片。」

這樣一份固定周休日一,跟大家一樣「一例一休」的工作,《壹週刊》按照多數類似服務業的薪資判斷,每月薪水應不超過三萬。在訪問的一個半小時內,她帶了幾組客人到三樓,其他時間靜靜待在接待桌,沒有幫忙送餐或結帳,工作內容相對單純。

她約11點多走出餐廳,離開時牽著一隻黑色貴賓犬,狗狗沿路聞聞嗅嗅上廁所,她手拿垃圾袋耐心當鏟屎官,彎腰撿狗便。在暗夜的台北街道上,婷婷的身影和多數獨立謀生的女性上班族沒有不同,沒有閃亮亮的spotlight和掌聲,獨自認真活出踏實人生。

非尖峰時刻,婷婷坐在接待桌整理訂位資料。
非尖峰時刻,婷婷坐在接待桌整理訂位資料。

結束一晚的忙碌,婷婷牽著愛犬黑貴賓從餐廳走出。
結束一晚的忙碌,婷婷牽著愛犬黑貴賓從餐廳走出。

婷婷自帶水桶、塑膠袋遛狗,有注重環境衛生。
婷婷自帶水桶、塑膠袋遛狗,有注重環境衛生。

5月28日晚間,《壹週刊》記者再度到餐廳,婷婷答應九點休息時受訪。記者在樓下等待,時間一到,穿著短裙的婷婷蹦跳著下樓,感覺她有很多話想說,想趕快張開雙手擁抱這世界。她邊幫記者顧慮燈光問題邊興高采烈說:「我這樣可以嗎?Am I beautiful?等下不要妨礙客人進出…我是想把我的事情當作勵志的故事來講……」

她一雙長腿仍然纖細,脖子上和右手臂上的刺青,使她看來很年輕,記者讚她身材好,她說沒在記體重,也沒做特殊運動,因為天天都喜樂,凡事挑好的看,心情自然好,心情好,新陳代謝就好。不信?你可以試試。

問到幾件事她都說是long story,她到這裡工作是上帝的恩典,她充滿感謝,「以前當藝人覺得有光環,沒機會和人多相處,在這裡工作六年,作reception(接待),和同事互親互愛,是過去沒有也沒學過的體驗。」2012年她剛來上班時,甚至會以為自己被觀眾忘記,跟同事哭訴委屈,是同事陪她走過那段時光。

她絕口不提薪水多少,但是夠用,「我17歲就當平面模特兒出道,一個月都要花上10多萬元,後來我才知道,以前這種要有錢有知名度的追求不對,像每次拍完戲就要飛出去玩,現在不了,我要把債還完,再追求享樂。這是人生功課。」

開心受訪的婷婷一邊注意燈光是否夠亮,還提醒記者採訪以不妨礙她接待客人為優先。
開心受訪的婷婷一邊注意燈光是否夠亮,還提醒記者採訪以不妨礙她接待客人為優先。

2012年是她的關鍵年,這一年她半隱退、負債60萬、有恐慌症,發作時就癱在家不動,然後,宗教改變了她。原來,她曾有一段時間連房租都付不出,借住在一位教友家,「我住了幾個月,但教友信我容我,這點感動了我。」

在徬徨的時候她在雜誌上看到林書豪引用聖經羅馬書「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盼望不至於羞恥」,「很touch my heart,像幫我打開一扇接觸上帝的門,我受洗成為教徒,上帝治好了我的憂鬱症。」

她的改變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自己都覺得很勵志,她花六年慢慢還60萬負債,「現在還剩一點點,這件事一定要解決。」有演藝工作上門,她都推掉,最後上的節目是利菁《麻辣天后宮》和張小燕的節目。她講話愛落英文,她說帶位工作使她接觸很多老外,閒暇時她也練英文,是這份工作的意外收穫。

婷婷說,保持喜樂,新陳代謝好就不發胖。
婷婷說,保持喜樂,新陳代謝好就不發胖。

現在她希望能再站上舞台做自己擅長的事,但態度保守絕對不脫不露,「用flush(臉紅、激動)來吸引人,是animal(動物),會生情慾淫亂,你要有智慧,讓sprite(靈性)來帶你,要相信每個人有美善的樣子,不要只因為裸露才愛我。」

所以,她寫樂觀的歌「不要再寫悲哀的歌了,台灣很需要樂觀,我想為大家帶來希望力量盼望,正面的歌最強。要打造新的婷婷,從破碎中站起來。」

對現在的她來說,過去皆可拋,就像她25歲那年拍曼波美臀廣告,正是SARS疫情爆發,台北房價大跌時,她拿了代言費買下光復南路一間30坪的房子,後來賣了房子賺進300多萬,沒多久錢就用光。面對這些過去,她兩手拍拍,拍掉灰塵,給她機會,她會重來。現在,她想說的是「謝謝大家記得我,祝福大家充滿喜樂」。(撰文:李啟源、胡祐瑋、李筱雯   攝影:追蹤組)

婷婷將返演藝圈,敬請期待!(翻攝自婷婷臉書)
婷婷將返演藝圈,敬請期待!(翻攝自婷婷臉書)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