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就當是對這地方的感恩吧,好嗎?【事實與偏見】

面對香港政府強行推動可將港人與在港外國人移送中國的《逃犯條例》修法,上萬港人走上街頭籲港府撤回法案。香港《蘋果日報》
面對香港政府強行推動可將港人與在港外國人移送中國的《逃犯條例》修法,上萬港人走上街頭籲港府撤回法案。香港《蘋果日報》

上世紀七十年代前,香港官場和警察貪污氾濫,自從1974年成立了ICAC後,貪污幾乎絕跡。滅絕了貪污後,香港做生意的交易費用和成本降低了,巿場交易變得更透明而增加了互信,令香港躍升為世界貿易中心。在有法治的香港貪污是件壞事,但是貪污在沒有法治的中國,做生意是必須的。獨裁國家像北韓古巴的經濟體系,都是沒有巿場機制的資源分配制度,若有自由巿場交易像今日的中國,必須依賴貪污促進和維繫巿場交易的自由運作。

可以隨時拉人歸案

在中國沒有法治,做生意沒有法律保障,有甚麼規則和業務上的爭執,只能靠官字兩個口的官員解圍。換句話說,這些官員可以隨時有權扼殺你的生意,或讓你的生意自由發揮來去無阻。在沒有法治只有人治的社會,人的權力大於一切,是你唯一的安全保障,做生意你唯有依靠有權控制你的官員保護你,否則你的生意寸步難行。這些官員不會免費保護你,你必須付出保護費才能得到他們的保護,這些保護費在法治社會是貪污,在人治的社會正確的叫法應該是交易費用(權力是昂貴的!)。但是既然官字兩個口,當官員要「執法」的時候,你付出的保護費用變成了官員的貪污,你變成了賄賂者是要鋃鐺入獄的。因此在中國做生意非常危險,因為你不知道中國幾時會有政治運動,像習近平借打貪腐打擊異己「執法」起來,你們這些在大陸做生意的人就分分鐘遭殃了。現在《逃犯條例》修訂將要來臨,在大陸做過生意或仍有生意的香港人,就有得震冇得瞓了。

最近建制派其中一個機構做了一個調查,調查結果是有九成商人反對《逃犯條例》修法,因為有這樣大幅度的商人反對,不敢公開調查結果。一般商人在大陸多少有生意,或做過生意,對這惡法的恐慌可以理解,不過,最惶恐的是那些大商家。你要知道,那現已下馬正在坐牢的中國大官員像周永康等,他們吃的都是大茶飯,對手必然是做大job大刁的香港大商家。這些大官被拉去審判供出貪款數目和來源(是誰給的?),因而那些香港大商家必然有名在案,未有引渡惡法之前,中國政府按兵不動,有了,中國政府便可以隨時拉人歸案,吃慣山珍海味的大富豪要吃大陸牢獄的清水淘飯,想到都標冷汗,怎會不驚惶失措!

動搖經濟磐石本體

我們說《逃犯條例》修訂通過後香港便玩完,是因為此惡法將香港法治的中門大開,任由中國政府在香港予取予攜,任拉任鎖,徹底摧毀了香港的司法制度,不僅危害了香港人的人身安全,也動搖了香港人的經濟基礎。要知道我們香港的經濟建基於兩條支柱,一是我們作為世界金融中心的地位,另一個是我們的地產物業巿場。先講金融中心地位。我們金融中心地位建基於我們的可靠的司法制度,而可靠的司法制度令巿場產生了互信機制,兩者的保障令金融市場業者交易無後顧之憂,一諾千金,促進了金融市場電光火石間億萬金錢交易暢通無阻的效率。我們可靠的司法制度和促成的互信,是為甚麼上海的金融市場,經過四十年的運作,仍無法取代香港金融中心地位的原因。要是通過了《逃犯條例》修訂,香港司法制度被破壞了,損害了我們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動搖了我們經濟磬石的本體,和削弱了港元作為世界流通貨幣的價值(我們金融中心地位變了,港幣使用和流通量少了,像涼了的咖啡,多少會影響其價值,雖然港元有美元聯繫滙率的保障)。

安全自由空氣消失

我們地產物業豐厚的價值更與我們的司法制度分不開。香港的地產物業價格高挺,是因為大陸人喜歡在香港置業。他們喜歡在香港置業因為香港有法治,有可靠的司法制度,他們買樓除了付出樓本身的價值,還願意付出附加費買香港司法制度予以的安全保障。我們香港人長期受司法制度安全保障,人身安全是理所當然,就像空氣的存在般理所當然,但是在大陸生活的中國人,沒有法律保障,人身安全永遠岌岌可危,怎會不願意出很高的價錢,買到高枕無憂的人身安全?他們來到香港感到如沐春風的安全和得意,呼吸到從來沒有的自由空氣,這自由空氣對我們是理所當然,對他們卻是珍貴無比的人生養分。他們怎會不出高價購買這份安全感,因而把我們的地產物業的價格扯高到瘋狂的地步?沒有過自由和安全的人,來到香港突然感到如釋重負的自由和安全,怎不會開心得意忘形而瘋狂?因此香港地產物業,被他們炒高至瘋狂的地步也是理所當然的。現在《逃犯法例》修訂要來了,那份安全的自由空氣要消失了,他們怎會不雞飛狗走,賣掉樓宇撤走資金,拿到別處擇善而棲!大陸人的資金撤走了,他們的物業賣掉了,香港的地產物業巿場還怎能持續瘋狂,不崩盤才怪呢!還在瘋狂炒樓的人士,惡法來臨像冷水當頭淋,應該是清醒的時候了吧!

是的,香港是快要玩完了,尤其是中聯辦硬來的專橫壓力下,野蠻無理不按法規,推動《逃犯條例》修訂要直往立法會大會通過,我們死硬了。但是,我們仍絕不能放棄最後的希望。若然為了挽救香港作最後一戰,我們都勇敢地站出來,六月九號我們給中聯辦晒冷大遊行!若我們有一百幾十萬人出來晒冷,我們可能有奇蹟,能夠阻止惡法通過。為了挽救香港,你能夠花三小時行出來嗎?花這三小時的時間,就當是對香港多年來的自由和安全感恩吧,好嗎?

黎智英/壹傳媒集團創辦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