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檔案

〈偷拍檔案085〉大陸妹來台賣淫 壹週刊臥底直擊偷渡實錄

2019年1月19日,當防堵豬瘟如火如荼之際,竟有一名男子,在「爆料公社」貼文,聲稱自己從中國偷渡回台,還警告人口走私才是防疫漏洞。

隨這名「坐桶子」偷渡客自首,偷渡搭上防疫熱潮,引爆台灣民眾廣泛關注。

從中國搭漁船偷渡來台,俗稱「坐桶子」,常見路徑有四種:廈門到金門、平潭到基隆、泉州到澎湖或台南安平。

早在2001年,為了解大陸妹來台賣淫偷渡管道,《壹週刊》曾派記者化身偷渡客,與走私大陸妹來台賣淫的人蛇集團周旋,親身體驗「坐桶子」偷渡回台。

距福州市四小時車程的平潭是外島,與中國本土只靠渡輪聯繫,是偷渡大本營。

2001年10月24日,《壹週刊》記者偽裝有案在身,不能光明正大回台的「老闆」,到平潭放消息看是否有人願安排。

放餌立即有人上鉤,綽號「二哥」男子出面,與《壹週刊》記者相約在小吃店討論。

福建平潭是偷渡大本營,《壹週刊》記者偽裝身分至該處打探。(圖:壹週刊)
福建平潭是偷渡大本營,《壹週刊》記者偽裝身分至該處打探。(圖:壹週刊)

「二哥」說:「從這偷渡到台灣十分安全,平潭可能有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曾用這種方式到台灣打工,甚至有不少人還去過台灣好幾趟!」。

「二哥」進一步以暗語解釋,現在只要有五、六個人就會出「馬」(船),平均兩、三天出發一次。

他並指著桌上螃蟹說︰「以前都是公的多,現在變成母的占多數,因為公的要打工越來越困難了。」。

「二哥」解釋,出發時,中國蛇頭通知集合,此時先付人民幣三千元訂金,然後將人帶上「大陸馬」,出發後半小時,換「台灣馬」,再付人民幣七千元。

「台灣馬」到台灣後,台灣蛇頭會先將人接走,打電話回大陸,確定人抵台,尾款人民幣一萬二千元再一次付清。

他再指螃蟹說︰「這母的可比公的貴人民幣五千元呢!」

為了直擊大陸妹上船過程,《壹週刊》記者要求先看大陸漁船接駁台灣漁船過程,再考慮採用此法回台。

「二哥」面有難色說,這些是秘密,他須與股東討論。

2001年10月26日中午,「二哥」通知我們當晚有船到台灣,也答應先前提出要求,條件是支付新台幣二萬三千元。

2001年10月26日晚間六時,「二哥」表示,可以出發了,但只能一人前往,不許帶手機,《壹週刊》攝影記者留在平潭,文字記者交付台幣一萬五千元訂金,隨即被帶上市場暗巷的一間二樓房間。

2001年10月26日晚間,二哥到房裡帶走文字記者,留下攝影記者。(繪圖:壹週刊)
2001年10月26日晚間,二哥到房裡帶走文字記者,留下攝影記者。(繪圖:壹週刊)

進入房間後,裡面已有三名大陸女子等候,還有一名年約二十歲男子持兩把刀控制她們行動。

這名男子也對《壹週刊》記者搜身,將所有隨身物品攤在床上檢查,連皮夾中的字條、簽帳單都仔細觀看,這才發現《壹週刊》記者是台灣人。

其中一名長相酷似王祖賢的大陸妹表示,她們三人都是江西人,並不知自己到台灣要從事什麼工作,只說都是老大安排的。

綽號「獨眼龍」的大陸蛇頭發現《壹週刊》記者是台灣人後,對記者要求感到詫異,因為沒人會查看偷渡船是否安全。

這時《壹週刊》記者察覺原來「二哥」沒跟股東商量,於是又向蛇頭解釋一遍,蛇頭見有錢賺也沒拒絕,還說願意介紹大陸妹讓《壹週刊》記者偷渡到台灣賣淫,價碼是一位新台幣十五萬元。

二哥將文字記者帶到蛇頭處等待,房內另有三名大陸女子,蛇頭小弟持刀控制眾人。(繪圖:壹週刊)
二哥將文字記者帶到蛇頭處等待,房內另有三名大陸女子,蛇頭小弟持刀控制眾人。(繪圖:壹週刊)

晚間十時出發。但《壹週刊》記者裝有新台幣二萬及少許美元的皮夾,被蛇頭扣住。兩名小弟騎著兩輛機車將記者連同大陸妹四人帶上一輛廂型車,朝沒有路的海邊開去,前進數公里後,所有人下車步行。

接應人在前帶路,要求所有人快步跟上,沿途經過沙灘,涉過海水,爬過礁岩,路況差到需要四肢並用。多名大陸妹摔傷,被岩石割破腳,不得不將鞋子丟棄,赤腳前進。

文字記者等人被送到集合地點後,一輛廂型車將眾人送至海邊。(繪圖:壹週刊)
文字記者等人被送到集合地點後,一輛廂型車將眾人送至海邊。(繪圖:壹週刊)

二十分鐘後,抵達灣口,一艘大陸漁船已熄燈在懸崖邊等待,《壹週刊》記者見採訪目的達成,表示不要上船,但接應人卻硬拉記者爬上懸崖,並怒斥:「不上船就把你踢到海裡!」、「少囉唆!信不信我把你丟海裡餵鯊魚!」。

誤上賊船又遭脅迫,《壹週刊》記者只好就範。

一行11人躲在魚艙裡,開船後,大陸妹受不了風浪開始嘔吐。 一小時後,大陸漁船在外海與一艘白色玻璃纖維製的台灣海釣船碰面,《壹週刊》記者雖再次表明不上船,最後還是被迫跳上台灣船。

此時,《壹週刊》記者在台灣船暗艙中,擔心若被發現多了一名偷渡客,後果不堪設想,只得與其他八女二男偷渡客躲在狹小、無法坐直的暗艙中。

這艘船比先前大陸漁船大,但外海風浪更大,所有人都受不了風浪,人手一個塑膠袋吐不停。漁船柴油味、十一人的汗味、嘔吐物味,混合在狹小船艙的悶熱空氣裡,讓人幾乎窒息。

當大陸船到外海與台灣船接駁時,文字記者被威脅若不上船就推入海。(繪圖:壹週刊)
當大陸船到外海與台灣船接駁時,文字記者被威脅若不上船就推入海。(繪圖:壹週刊)

沒水、沒食物,直到2001年10月27日下午一點四十分,這艘海釣船才停了下來。出船艙還是不見陸地,因為還要換另一艘小台灣漁船接駁。

這艘台灣小漁船魚艙,有僅容一人側身爬過的暗門,盡頭又是暗艙,所有人躲進去後,艙板就被關起,空氣不流通讓大家呼吸更困難。

2001年10月27日下午四時,漁船靠岸,不過十一人仍被留置在暗艙。

偷渡客們鬆了一口氣,開始交談,一名從福建福清來的男子表示,這次他花了人民幣三萬偷渡來台,對方保證一定會有工作。他並留下大陸電話,希望大家有空聯絡、在台聚會,維繫同舟偷渡的「緣份」。

文字記者被逼搭乘偷渡船,輾轉經17個小時,才抵達基隆八斗子。(繪圖:壹週刊)
文字記者被逼搭乘偷渡船,輾轉經17個小時,才抵達基隆八斗子。(繪圖:壹週刊)

晚間七時,魚艙門打開,台灣蛇頭將偷渡客兩人一組帶出,《壹週刊》記者出艙看到漁港,確認街景確是台灣時,終於鬆了一口氣。

離奇的是,十一人就這麼光明正大離開漁船、漁港,根本沒有海巡人員。

台灣蛇頭將人帶至港邊廢棄貨櫃後,兩輛接應計程車分批將五人帶走,只留《壹週刊》記者與蛇頭駕車離去,從車窗看到路牌,《壹週刊》記者才知這是基隆八斗子漁港。

上岸後,文字記者與眾人被帶到一旁的貨櫃屋內等車子來接應。(圖:壹週刊)
上岸後,文字記者與眾人被帶到一旁的貨櫃屋內等車子來接應。(圖:壹週刊)

在車上,蛇頭不解為何多了一名台灣人,打電話破口大罵大陸蛇頭,並問《壹週刊》記者可知台灣人偷渡行情是新台幣二十萬元,而非大陸蛇頭所說的人民幣二萬二千元,(約新台幣九萬元),要求補足差額,不然不放人。

沿路《壹週刊》記者解釋自己是被逼上船的,況且大陸蛇頭沒說明價錢,蛇頭於是要求支付人民幣二萬二千元差額。

記者打電話給《壹週刊》同事求援,雙方約在台北明曜百貨前交錢。

蛇頭當場對帳,新台幣九萬費用扣除出發前已付的一萬五千訂金,同時,被留在平潭的攝影記者,又被脅迫支付新台幣二萬五千,加上文字記者支付二萬四千後,蛇頭還要求新台幣四萬九千元。

為了記者安全,《壹週刊》決定付清尾款,並要求大陸蛇頭將留置在平潭的攝影記者釋回。

2001年,壹週刊記者被迫與人蛇集團從大陸偷渡來台,冒險獨家揭露大陸妹來台賣淫管道。

18年過去,2019年,偷渡客繼續用同樣管道來台,凸顯了豬瘟、罪犯、疾病等等,距離台灣,依舊只有短短幾小時航程。(撰文:朱中愷)

更多壹週刊報導

●〈偷拍檔案085〉人蛇與惡零距離 壹週刊記者遭綁票驚魂

警方查獲多名在台賣淫的陸籍女子。(圖:壹週刊)
警方查獲多名在台賣淫的陸籍女子。(圖:壹週刊)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會員《壹訂友》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